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书斋·浮士德

时间:2022-08-0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歌德 点击:
浮士德(全文在线阅读)  >   书斋

浮士德 (偕卷毛犬同入)  
  
我已离开原野,   
深夜笼照上空,   
唤起胸中更好的精神,   
顿使我感到诚惶诚恐。   
心猿意马都已收缰,   
不再有任何放浪;   
爱人之念顿生,   
爱神之念发扬。   
安静吧,卷毛犬,不要乱跑!   
你在这门槛上嗅些什么?   
快到火炉背后去卧倒,   
我将最好的坐垫给你度过今宵。   
你在外面山路上娱乐我们,   
不住东蹦西跳,   
现在作个斯文的佳宾吧,   
接受我东道主人的照料。   
哦,在这狭小的书斋中   
重燃起柔和的灯光,   
于是我的胸怀也转光阴,   
心情也自开朗。   
理性之声复发,   
希望之花开放;   
汕然生起对生命之流   
和生命之源的渴望。   
卷毛犬,切莫乱哼!   
这狺狺吠声   
与包罗我整个心灵的神韵不称。   
我们见惯了这样的人,   
他们嘲笑自己不懂的事情,   
甚至对美善的东西也喃喃不平,   
常常困扰他们自身;   
为什么狗儿也学人一样的呻吟?   
唉,我纵然以无上的善愿,   
仍然感不到胸中迸射出满足的源泉。   
川流为何这么快地枯干,   
使我们又觉得焦渴欲燃?   
我对这点是饱有经验。   
不过可以弥补这种缺陷:   
我们学会尊重超世的本原,   
我们景慕启示的简篇,   
这在新约圣经中出现,   
别处没有更高贵更优美的可言。   
我急欲翻阅原书,   
本着真诚的情愫,   
把神圣的原文,   
译成亲切的德语。   
展开一卷古书,着手翻译。   
我写下一句:原始有名!   
写到这儿就停顿!谁帮助我继续前进?   
这名字我不能评价过份,   
如果我精神上得到正确的启示,   
必须另译从新。   
我改译为:原始有意。   
这第一行要十分仔细,   
下笔切莫躁急!   
这意字怎能把万物创造化育?   
应当译成:原始有力,   
可是我刚把它写在纸上,   
就已经醒悟到它并不合适。   
蓦然间豁然贯通,心领神会,   
放心地译作:原始有为!   
卷毛犬,你要和我同居此房,   
切莫狺狺,   
切莫汪汪!   
一个伙伴乱叫乱嚷,   
就不好留在我的身旁。   
我们当中有一个   
必须离此他往。   
我不愿把客人逐放,   
不过你可以自由出去,门儿开敞——   
可是我看见什么光景!   
这情形是如何发生?   
是幻影?还是真形?   
卷毛犬变得硕大无朋!   
它昂然立起,   
不再是狗的姿形!   
原来我带回来一个妖精!   
它大得可以与河马比并,   
眼睛冒火,獠牙森森。   
哦,我已经将你认清!   
对于这种下流的地狱丑类,   
正好应用所罗门的咒文! 精灵 (在走廊上)   
房里囚着一个!   
留在外边,莫跟进去!   
地狱的老山猫正在战栗,   
好比上了镣铐的狐狸。   
但要留意!   
要飘上飘下,   
飞来飞去,   
等他解脱缧绁。   
我们既然于他有益,   
就莫让他坐困在那里!   
因为他对我们大伙儿   
曾经做了许多好事。 浮士德   
要对付这个畜牲,   
我得念四大咒文。   
火神快燃烧,   
水神快旋转,   
风神快消散,   
土神用劲干。   
谁若不识它们,   
这四大元素,   
不识它们的力量  
和性质,   
就算不得高人,   
休想把妖精降服。   
火神,   
请消隐于焰火!   
水神,   
请澎湃地汇合!   
风神,   
请如流星一般发光!   
英苦布斯!英苦布斯!   
请来室内相帮!   
快快出现,使这一切终场!   
在这畜生的身中,   
并未含有四大元素。   
它泰然蹲着对我狞笑;   
看来我还未使它感到痛苦。   
你就听着,   
我要念出更厉害的咒语。   
你这个家伙,   
莫不是地狱的亡魂?   
快看这咒文!   
一切魑魅魍魉   
都得向它投诚!   
它的躯体在膨胀,鬃毛倒竖。   
邪恶的怪物!   
这个你能念读?   
它从未传来,   
也从未说出,   
远可流贯九霄,   
力能洞穿万物。   
它被禁锢在火炉背后,   
膨胀得和巨象一般,   
整个房间都已充满,   
快要化成烟雾而消散。   
切莫升上天花板!   
快伏在主人的脚边!   
你看,我的威吓并非徒然,   
我要烧你,用神圣的火焰!   
切莫等待   
我用三位一体的明火!   
切莫等待   
我用法术当中最厉害的一个! 靡非斯陀   
烟雾消去后,从炉后出现游学书生的装束。   
何必闹嚷呢?请问主人有何吩咐? 浮士德   
原来这就是卷毛犬的核心!   
一位游学书生?这情形真叫我忍俊不禁。 靡非斯陀   
我向博学的先生致敬!   
您简直弄得我大汗满身。 浮士德   
你叫什么名号? 靡非斯陀   
我觉得这样问何其渺小!   
您是位鄙视言辞的人,   
只探讨本质的奥妙,   
而远远抛弃一切外表。 浮士德   
像你这号材料,   
一提名字,本质便见分晓,   
比如叫作什么蝇神,坏蛋和骗子,   
难道不是非常明了!   
得啦,究竟你是谁?请即奉告。 靡非斯陀   
我是那种力量的一体,   
它常常想的是恶而常常作的是善。 浮士德   
你说这谜语有啥意义? 靡非斯陀   
我是经常否定的精神!   
原本合理;一切事物有成   
就终归有毁;   
所以倒不如一事无成。   
因此你们叫作罪孽、毁灭等一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