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夜·浮士德

时间:2022-07-1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歌德 点击:
浮士德(全文在线阅读)   >    夜

  
哥特式的陕隘居室,穹窿屋顶,浮士德不安 地坐在书案旁的靠椅上。 浮士德   
唉!我到而今已把哲学,   
医学和法律,   
可惜还有神学,   
都彻底地发奋攻读。   
到头来还是个可怜的愚人!   
不见得比从前聪明进步;   
夸称什么硕士,更叫什么博士,   
差不多已经有了十年,   
我牵着学生们的鼻子   
横冲直闯地团团转——   
其实看来,我并不知道什么事情!   
这简直叫我心内如焚,   
我虽然比一切纨绔子弟,   
博士、硕士、文人和僧侣较为聪敏;   
没有犹豫和疑惑使我苦闷,   
我对地狱和魔鬼也不心惊——   
然而因此我的一切欢娱都被剥夺干净,   
别妄想有什么真知灼见,   
别妄想有什么可以教人,   
使人们幡然改邪归正。   
我既无财产和金钱,   
又无尘世盛名和威权;   
就是狗也不愿意这样苟延残喘!   
所以我才把魔术钻研,   
看是不是通过神力和神口,   
将一些神秘揭穿;   
使我不用再流酸汗,   
把自己不知道的东西对人瞎谈;   
使我对于统一宇宙的核心   
有所分辨   
使我能观察一切活力和种原,   
不再凭口舌卖弄虚玄。   
哦,团的月光,   
但愿你瞧见我的痛苦是最后一遍,   
我多少次中宵不寐,   
坐候你在这书案前。   
幽郁的朋友,   
然后我见你照临着断简残篇!   
唉!我但愿能在你的清辉中   
漫步山巅,   
伴着精灵在山隈飞舞,   
凭藉幽光在草地上盘旋。   
涤除一切知识的浊雾浓烟,   
沐浴在你的清露中而身心康健!   
唉!我还要在这监牢里坐待?   
可咒诅的幽暗墙穴,   
连可爱的天光透过有色玻璃   
也暗无光彩!   
更有这重重叠叠的书堆,   
尘封虫蠹已败坏,   
一直高齐到屋顶,   
用烟熏的旧纸遮盖;   
周围瓶罐满排,   
充斥着器械,   
还有祖传的家具堵塞内外——   
这便是你的世界!这也算是一个世界!   
你还要问,为什么你的心   
在胸中忧闷无比?   
为什么一种无名的苦痛   
窒息你一切生机?   
上天创造生动的自然,   
原是让人在其中栖息,   
你反舍此就彼,   
而甘受烟熏霉腐与人骸兽骨寸步不离。   
起来!快逃吧!逃往辽阔的境地!   
难道这种神秘的书籍,   
诺斯塔大牟士的亲笔,   
还不够作你的伴侣?   
认识星辰的运行,   
接受自然的启示,   
那时你心灵的力量豁然贯通,   
好比精灵与精灵对语。   
凭这枯燥的官能,   
解不透神圣的符记!   
飘浮在我身旁的精灵哟,   
回答吧,如果你们已把我的话儿听取1   
揭开书卷,看到大宇宙的符记。   
哈哈!这一瞬间欢愉涌来,   
使我茅塞顿开!   
我感到年轻而神圣的生命幸福   
重新流遍我的五官百骸。   
写这灵符的莫不是位神灵?   
它镇定了我内心的沸腾,   
用快乐充沛了我可怜的方寸,   
又凭着神秘的本能,   
使我周围的自然力量显呈。   
我莫非是神?我的心境如此光明!   
我从清晰的笔划中间,   
看见活动不息的大自然展示在我心灵之前。   
现在我才领悟出先哲的名言:   
“灵界并未关闭;   
只是你的官能阻塞,心灵已死!   
后生们,快快奋起,   
不倦地在旭光中将尘怀荡涤!”   
观察符记   
万物交织一体浑同,   
此物活动和生活在彼物当中!   
天力上升下降,   
互相传送金桶!   
将锡福芬香之翼鼓动,   
从天上直透地下,   
万籁和鸣响彻太空!   
洋洋大观!唉!不过是一场幻景!   
我从何处把握你,无限的自然?   
从何处得你哺乳?你一切生命之源,   
天地之根,   
我焦渴的胸怀所追奔——   
你澎涌,你浸润,而我的渴慕竟自枉然?   
愤然改翻篇页,目视地灵的符?   
这道符?给我以多么不同的感应!   
地灵啊,你对我更觉亲近;   
我已觉得力量大增,   
仿佛饮新酒而振奋。   
我有勇气到世界上去闯荡,   
把人间的苦乐一概承当。   
不怕和风暴搏斗,   
便是破斧沉舟也不慌张。   
有云层簇起头上——   
月光已经隐藏——   
室内熄灭了灯光——   
烟雾喷涌!   
红光围绕头顶掣动——   
从穹窿的屋顶,   
刮来透体的寒风!   
至诚召请的神灵,我觉得你在我周围飞行,   
请你显圣!   
哈!我的心竟这般震荡不宁!   
这种新的感觉   
把我的一切官能都已搅昏!   
我全心全意向你输诚!   
急急现形!那怕牺牲我的性命!   
握卷神秘地念出地灵符咒,淡红光焰一闪, 地灵在火焰中出现。 地灵   
谁在召唤我? 浮士德 (掉过头去)   
面目多么可憎! 地灵   
你大力把我吸引,   
老在我的境界上纠缠不清,   
可是如今—— 浮士德   
唉!你真使我恶心! 地灵   
你苦苦地祈求见我,   
要倾听我的声音,瞻仰我的容颜;   
我听从你强烈的心灵呼唤,   
慨然出现!你这超人却吓得胆战心寒!   
心灵的呼声何在?   
哪儿是那创造和吞吐宇宙的胸怀,   
涌起冲天的欢快,   
与我们神灵一气沆瀣?   
你在哪儿,浮士德?   
你的声音曾竭力刺入我的耳间,   
难道你现在被我的气息环绕,   
就筋酥骨软,   
蜷缩得和可怜虫一般? 浮士德   
火焰的化身,我难道对你退避?   
我就是浮士德,和你相似! 地灵   
在生命的浪潮中,在行动的风暴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