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我知道他不是故意变成植物人

时间:2022-06-2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东东枪 点击:
  陈老师44岁那年变成了植物人。吕大夫跟陈老师的爱人黄老师说,不用太难过,只要保证足够的光照,按时浇水,定期修剪,陈老师的生命还能维持很多年。

我知道他不是故意变成植物人
 
  保证光照,按时浇水,定期修剪,并不难。于是,之后的那些年里,黄老师就每天都让陈老师晒3个小时的太阳,给他浇8杯水,还每月修剪一次枝叶。
 
  陈老师就长得很茁壮,搞得很多植物人家属都来参观,学习经验,大家都说:保养得可真好,从来没见过这么健康的植物人,黄老师你辛苦了。黄老师就把自己的经验都详详细细地告诉他们。
 
  黄老师其实很自豪,虽然也不知道这自豪能换来什么,能换来一个什么人把她做的一大锅排骨吃完吗?
 
  起初,陈老师原先单位的领导还来探望过几次,问黄老师有什么困难没有,黄老师说“没有没有,让您惦记着了”。那几年,逢年过节,领导还会派个人来,送两桶食用油什么的。后来就不来了。
 
  不来就不来吧,黄老师对陈老师说。陈老师什么也不说,还那么茁壮着,安静着。
 
  无聊的时候黄老师就跟陈老师说话,把他们结婚时买的单人沙发摆到了陈老师的床边。她觉得陈老师虽然闭着眼睛看不见,但是一直在听。有时候电视里演《感动中国》什么的,黄老师坐在沙发上看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就用胳膊肘碰碰床上的陈老师,说:“哎,你听见没有?这一家子可够惨的……”
 
  陈老师老不说话,黄老师都习惯了。但偶尔也抱怨,说:“嫁给你真是倒了霉了,还不如块木头呢!”说着就笑了,“你不就是块木头吗……”笑着笑着,就把自个儿给笑哭了。
 
  有个别的几次,黄老师跟陈老师吵了架,指着他鼻子说:“你这样像话吗?你看看你,今年都57岁了知道吗?怎么还老是这么个小孩子脾气?说不理人就不理人?”
 
  任她怎么吵,陈老师也不理她,黄老师就更生气,自己坐在床边掉眼泪,朝陈老师喊:“我都哭成这样儿了,你也不心疼是吗?你倒是来哄哄我啊!”
 
  哭完了,也就好了,第二天继续给陈老师按时浇水。逢年过节时,黄老师把自己打扮得很漂亮,也会把陈老师打扮得很帅气。她会趁着商场促销的时候去给陈老师买衣服、买皮鞋——陈老师喜欢穿那种老式的长长尖尖的黑皮鞋。
 
  回来的时候隔壁的赵主任和老伴正挽着手出门,看见她了,说黄老师,逛街去啦?黄老师就笑着说:“是啊是啊,给陈老师买了双皮鞋。”
 
  黄老师觉得很幸福。
 
  除夕夜,黄老师跟陈老师一起开了个联欢会。黄老师做了满满的一桌菜,有豉椒排骨、白切鸡、芸豆猪手汤。联欢会上的节目全是黄老师一个人表演的,除了几段黄梅戏就都是邓丽君的歌,唱得最好的是那首“绿草苍苍,白雾茫茫”……后来还给当晚的节目都评了奖。得一等奖的是陈老师,节目是哑剧《沉默的植物人》。
 
  听黄老师说,当年她追陈老师时,周围的所有人都不同意,说:“他不就是帅点儿吗?徒有其表,容易轻浮,有什么好的?”年轻的黄老师说:“可我就是喜欢帅的啊,能好多长就好多长吧,其实我也轻浮着呢。”
 
  听黄老师说,陈老师对黄老师可好了。有一年黄老师过生日,陈老师在石家庄出差,竟然没告诉一起出差的领导,偷偷跑回来了。陈老师知道黄老师爱吃烧鸡,还在石家庄买了一只又大又肥的烧鸡回来,放在手提包里,到家才发现把文件都弄油了。
 
  黄老师那时候不知道陈老师会变成植物人,她说没关系,陈老师不是故意的。
 
  就像吕大夫说的那样,陈老师的生命果然又维持了很多年。
 
  那些年,陈老师一直在做一个很长的梦。在那梦里,他和黄老师是两只鸟,每天除了晒太阳和飞翔,剩下的所有时间都在亲嘴儿。在梦里他想:这么逗的梦,等醒了真该跟黄老师好好说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