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父与子(第06节)

时间:2022-06-1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屠格涅夫 点击:
父与子(全文在线阅读)  >   第06节

       巴扎罗夫回到敞廊,一坐下,便忙着喝茶。兄弟俩默不作声,只是看着他。而阿尔卡季悄悄地忽而瞅一眼父亲,忽而瞅一眼伯父。

    “您走得很远吗?”最后,尼古拉-彼得罗维奇开口了。

    “我到了山杨树旁的一个沼泽地,在那里我还惊起了五只山鹬。阿尔卡季,如果是你遇上,准能打下它们。”

    “您不会打猎?”

    “不会。”

    “您本人是研究物理的?”帕维尔-彼得罗维奇从旁问。

    “物理学。总的说来,自然科学我都喜欢。”

    “听说最近以来,日耳曼人在这一领域取得很大成就?”

    “是的,在这方面德国人是我们的导师,”巴扎罗夫随口应道。

    帕维尔-彼得罗维奇为了嘲讽才用“日耳曼人”来替代“德国人”一词,可是谁都没能觉察出来。

    “这么说,您对德国人是很推崇的喽?”帕维尔-彼得罗维奇以出奇的高雅语调说。他内心的怒气正待发作,他那贵族的秉性难以忍受巴扎罗夫随随便便的模样儿:这个医生的儿子,不单没有一点儿对长者的敬畏,甚至答话有气无力,心不在焉,傲慢而粗暴。

    “那儿的学者都是些实干的人。”

    “是呀,那么您对俄国的学者就不那么恭维了?”

    “可能是这样。”

    “这倒是值得赞扬的谦让精神,”帕维尔挺直腰干,头往后一仰。“不过,方才阿尔卡季-尼古拉耶维奇说您不承认任何权威,这又怎样解释呢?是他的话不可信?”

    “我为什么要承认?为什么非信不可?如果言之有物,我自当同意,很简单。”

    “而德国人都是言之有物的了?”帕维尔-彼得罗维奇问的时候脸上显示出一种与事无关、超然物外的表情,似乎他自己远离尘世之外。

    “并非所有的德国人,”巴扎罗夫说着,打了个短短的哈欠,显然不想斗嘴皮子。

    帕维尔-彼得罗维奇瞅了瞅阿尔卡季,仿佛在说:“你的朋友真懂礼貌!”

    “至于我,”他竭力显出超然的样子说,“并不赞赏德国人。且不说那俄罗斯的德国人,众所周知,他们是什么样儿的,就是德国的德国人我也不喜欢。从前的还能说说,那时他们有过席勃……还出过哥德……我弟弟就特别欣赏……可如今只出些化学家和唯物论者……”

    “一个好的化学家比之任何诗人有用二十倍,”巴扎罗夫抢白他。

    “哦,原来如此,”帕维尔-彼得罗维奇像昏昏欲睡似的在嘟囔,只是稍稍抬高了眉尖。“那么说来,您是不承认艺术的了?”

    “艺术要么是赚钱,要么是无病呻吟,没别的!”巴扎罗夫带着轻蔑的冷笑说。

    “啊,先生,您真风趣。总之,您是否定一切的了?您只信仰独一无二的科学?”

    “我已奉告,我什么都不相信。您指的是什么科学?泛泛的科学吗?科学一如手艺,有具体的门类,而泛泛的科学是不存在的。”

    “先生高见。那么其他方面,如人人遵循的规范,您对此当然也持否定态度了?”

    “怎么,这是审问吗?”

    帕维尔-彼得罗维奇的脸色白了……尼古拉-彼得罗维奇认为应及时进行调解。

    “以后再找机会细谈吧,敬爱的叶夫根尼-瓦西里伊奇,到时再聆听你的意见,同时也陈述我们的意见。从我来说,得悉您从事自然科学很为高兴,我曾听说利比赫①在农肥方面有重大发现,请您在农事中多多帮助我,提出些有益的建议。”——

    ①利比赫-尤斯都斯(J-F-vonLiebig,一八○三——一八七三),德国化学家,写过农业理论及实践方面的一系列著作。

    “愿为您效劳,尼古拉-彼得罗维奇,然而我们离利比赫还远着哩!在读他的著作之前先要学会入门知识,可是我们连最简单的东西都不懂。”

    “好哇,依我看,你真是个十足的虚无主义者!”尼古拉-彼得罗维奇暗暗想。“但无论如何,请允许我遇到问题时向您讨教,”他说,“现在,哥哥,我们该去找总管商谈事务了。”

    帕维尔-彼得罗维奇站了起来。

    “是呀,”他谁也不看地说,“在农村住了五年,离开了那些才智非凡的人,快成庸才了!你努力不把过去所学遗忘,但人家说你学的是一堆废物,时兴的人早不弄这种无聊东西了,你不过是个背时的老顽固。有什么法子呢!看来年轻人比我们聪明得多。”

    帕维尔-彼得罗维奇慢慢转过身走了,尼古拉-彼得罗维奇跟在他后面。

    “怎么,他在你们这儿总是这样吗?”兄弟俩走后,门刚关上,巴扎罗夫便问阿尔卡季,口气冷冷的。

    “我说,叶夫根尼,你对他太不客气了,”阿尔卡季回答,“把他得罪了。”

    “对这些县邑贵族我难道要去恭维不成?妄自尊大,目空一切,虚张声势!既然如此,就该留在彼得堡上流社会的圈子里……得了,愿主保佑他。我今天捕到一种稀有的水生甲虫,Dytiscusmarginalus,你认得吗?待会儿我拿给你看。”

    “我曾答应过给你讲他的历史,”阿尔卡季说。

    “甲虫的历史吗?”

    “别瞎扯、叶夫根尼,是说我伯父的历史。你将看到他并非你所想象的那种人,他不应被嘲笑.而应得到同情。”

    “我不想辩驳,但为什么他这样地使你感兴趣呢?”

    “对人对事应该讲公道,叶夫根尼。”

    “由此你想作出什么结论?”

    “不,且听我说……”

    于是阿尔卡季讲了他伯父的历史。读者可从下面的一章里读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