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逃命的狍子

时间:2022-05-2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许廷旺 点击:
  §1§
 
  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猎人,乌力罕当然知道如何能逮住一只活狍子,他布下天罗地网,只要把狍子赶入包围圈,捉住狍子就只是迟早的事。

逃命的狍子
 
  乌力罕担心的是,这对受到惊吓的狍子会很快从这片土丘里消失。
 
  中午时分,乌力罕再次看到了那对狍子。雄狍在前,雌狍在后。
 
  两只狍子上到土丘顶,可它们并没有马上下去,而是长时间观望着。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雌狍平伸着长长的脖颈,发出类似于呼唤的叫声。
 
  乌力罕大概猜到了。只有小狍子才能让两只狍子即使意识到危险重重,仍不愿离开此地。
 
  乌力罕心花怒放!不过一旦两只狍子找到小狍子,它们会很快离开这是非之地。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雌狍突然放慢脚步,它平伸着修长的脖颈,冲着沟底发出轻轻的吼叫。
 
  乌力罕一惊,难道有小狍子出现了?只有小狍子出现了,雌狍才会表现出焦急、亲昵的动作。
 
  果不其然,从沟底跑出一只小狍子,径直扑向雌狍。
 
  不知为什么,雌狍也好,小狍也好,都突然放慢了速度,再看小狍,平伸着脖颈,小心谨慎地接近雌狍。与此同时,雌狍也伸着头,嗅闻着小狍。
 
  动物通过嗅闻彼此身上的气味来判断是否熟悉与陌生。
 
  显然,眼前的小狍并不是两只大狍要找的那只。太好了!乌力罕惊喜交加,“腾”地从地上跳了起来。
 
  §2§
 
  两只狍子如惊弓之鸟,雄狍纵身蹿向沟底,雌狍紧紧尾随着雄狍。小狍一愣神,转身向两只大狍追去。小狍对两只大狍无比信赖,它清楚地意识到,只有紧紧跟上两只大狍,才能化险为夷。
 
  猎狗霎时如一头猛兽扑向雄狍。雄狍临危不乱,及时发出警告叫声,并迅速改变了奔跑的方向。雄狍后蹄蹬地,一个强有力的弹跳,上了土丘。
 
  雄狍的尖叫提醒了后面的雌狍与小狍,而雄狍缓慢的动作又为一大一小两只狍子赢得了时间,它们先后出现在了土丘顶。
 
  小狍寸步不离地跟着雌狍,雌狍也一改最初的一味逃窜,有意放慢脚步,让小狍跟上来。小狍身子紧紧贴在雌狍身上。
 
  小狍由于过度紧张大大影响了雌狍的动作。
 
  雌狍尽量避让小狍,一边用长长的脖颈把小狍护卫在胸前,一边用嘴巴不时嗅闻着它,好像在安慰、鼓励它。雄狍断后,护卫着一大一小两只狍子。
 
  乌力罕与猎狗兵分两路,前后围堵。
 
  雄狍时而冲锋在前,时而断后,时而引开猎狗,为雌狍和小狍赢得逃生的机会……
 
  雄狍好像识破了乌力罕的诡计,虽然每次都游离在包围圈边缘,却迟迟不肯进入。更可气的是,在雄狍的带领下,三只狍子凭借着有利地形,与乌力罕捉起了迷藏。
 
  乌力罕疯了,歇斯底里地诅咒着,诅咒猎狗无用;诅咒自己人心不足蛇吞象……
 
  §3§
 
  远处传来“哗哗哗”的流水声,水声是从沙巴尔河传来的。沙巴尔河在这里甩了一个近九十度的大弯儿,而两边是如屏障似的土丘。
 
  这里是一个天然陷阱。
 
  情急之下,三只狍子等于主动钻进了陷阱。乌力罕喜形于色,天要绝狍子啊!猎狗已把三只狍子逼到岸边。
 
  水流湍急的沙巴尔河像一道天然屏障挡住了狍子的去路。湍急的河水令小狍惊恐万状,它迅速掉转身子,一低头,脖子伸到雌狍腹下,似乎这样就安全了。
 
  雌狍急得在原地打转儿,可长长的脖颈始终勾着小狍。
 
  雄狍回头看了一眼,猎狗已近在咫尺,龇牙咧嘴,冲它们发出排山倒海般的吼声。远处,乌力罕疾步跑来,手中甩动着套索。
 
  雄狍轻轻瞟了一眼河面,目光转向雌狍。那一刻,两只大狍子的目光相对,它们似乎读懂了对方的眼神,只见雄狍张着嘴,摇晃着身子,径直撞向猎狗。草地上,从来没有一只狍子敢与猎狗为敌。这出乎意料的一幕,竟然令猎狗不知所措,夹着尾巴逃跑了。
 
  哪知,雄狍这招是假的。它驱赶开猎狗,猛地转身,向小狍撞去。乌力罕惊呆了,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路上,两只大狍子对小狍无微不至地照顾,难道至关重要的时刻,两只大狍要用小狍为自己换来重生的机会?
 
  小狍看到两只气势汹汹的大狍子,害怕了,向河岸边跑去。小狍离河岸的距离近之又近,汹涌的河水让小狍胆战心惊,可又没有勇气跨过汹涌的河面。小狍转身向两只大狍发出哀求的叫声,两只大狍连看都不看小狍,如一团飓风般扑了过去。两只狍子的力气太大了,小狍一下被撞飞。
 
  两只大狍与小狍首尾相连的身子就像一段优美的弧线。当优美的弧线下落时,奇迹发生了,小狍安全地落到对岸。
 
  雄狍也安全着陆,不过,几番挣扎,才上了岸。
 
  雌狍似乎再也没有多余的力气,它拼着全身的力气,尽力伸着长长的脖颈顶住小狍。因为过于用力,青筋暴露的脖颈随时都有断裂的危险。可惜,随着小狍落向对岸,雌狍再也无力坚持了,身子如自由落体般坠入河中,“砰”地激起万丈水花。
 
  再找雌狍,水面上只是泛着弱小的水花……
 
  雄狍、小狍低着头,追着水流,发出呜咽的泣声。
 
  乌力罕震惊了,两只大狍救了小狍,雌狍付出了生命。但它们原本是陌生的。
 
  乌力罕颓然蹲坐在地上,套索无声地滑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