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千只鹤(第六章)

时间:2022-05-2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川端康成 点击:
千只鹤(全文在线阅读)  >   第六章

    森林的夕阳

    一

    近子给还在公司里的菊治挂电话。

    “今天直接回家吗?”

    当然回家,可是菊治露出不悦的神色说:“是啊!”

    “令尊历年都照例在今天举办茶会,为了令尊,今天请一定直接回家呀。一想起它,我就坐不住了。”

    菊治沉默不语。

    “我打扫茶室呀,喂喂,我打扫茶室的时候,突然想做几道菜吶。”

    “你现在在哪里?”

    “在府上,我已经到府上了。对不起,没先跟你打招呼。”

    菊治吃了一惊。

    “一想起来,我就坐不住了呀。于是,我想:哪怕把茶室打扫打扫,心情也会平静一些。本应先给你挂个电话,可我想你肯定会拒绝。”

    菊治父亲死后,茶室就没用了。

    菊治母亲健在的时候,偶尔还进去独自坐坐。不过,没有在炉里生火,只提了一壶开水进去。菊治不喜欢母亲进茶室。他担心那里太冷清,母亲不知会想些什么。

    菊治虽曾想窥视一下母亲独自在茶室里的模样,但终究没窥见过。

    不过,父亲生前,张罗茶室事务的是近子。母亲是很少进茶室的。

    母亲辞世后,茶室一直关闭着。父亲在世时,充其量一年由在家里干活的老女佣打开几次,通通风而已。

    “从什么时候开始没有打扫?铺席上再怎么揩拭,都有一股发霉味,真拿它没办法。”

    近子的话越发放肆了。

    “我一打扫,就想要做几道菜。因为是心血来潮,材料也备不齐,不过也稍许做好了准备,因此希望你直接回家来。”

    “啊?!真没办法啊。”

    “菊治一个人太冷清了,不妨邀公司三四位朋友一道来怎么样?”

    “不行呀,没有懂茶道的。”

    “不懂更好,因为准备得很简单。请他们尽管放心地来吧。”

    “不行。”

    菊治终于冒出了这句话。

    “是吗,太令人失望了。怎么办呢。哦,请谁呢,令尊的茶友嘛……怎能请来。这么吧,请稻村小姐来好不好?”

    “开玩笑,你算了吧。”

    “为什么?不是很好吗。那件事,对方是有意思的,你再仔细观察观察,好好跟她谈谈不好吗。今天我不妨邀请她,她果她来,就表明小姐行了。”

    “不好!这件事就算了。”

    菊治十分苦恼,说:“算了。我不回家。”

    “啊?瞧你说的。这种事,在电话里说不清楚。以后再说吧。总之,事情的原委就是这样,请早点回来吧。”

    “所谓事情的原委,是什么原委?我可不知道。”

    “行了,就算我瞎操心。”

    近子虽然这么说,但是她那强加于人的气势还是传了过去。

    菊治不禁想起近子那块占了半边Rx房的大痣。

    于是,菊治听见近子清扫茶室的扫帚声,仿佛是扫帚在扫自己的脑海所发出的声音似的,还觉得自己的脑子里像是被她用揩铺席边的抹布揩拭一样。

    这种嫌恶感首先涌现了出来,可是近子竟趁他不在家,擅自登门,甚至随意做起菜来,这的确是件奇怪的事。

    为了供奉父亲,打扫一下茶室,或插上几枝鲜花就回去,那还情有可原。

    然而,在菊治怒火中烧,泛起一种嫌恶感的时候,稻村小姐的姿影犹如一道亮光在闪烁。

    父亲辞世后,菊治与近子自然就疏远了。可是,她现在难道企图以稻村小姐作为引诱的手段,重新与菊治拉关系而纠缠不休吗?

    近子的电话,其语调照例露出她那滑稽的性格,有时还令人苦笑而缺乏警惕,同时听起来还带有命令式,实是咄咄逼人。

    菊治思忖,之所以觉得咄咄逼人,那是因为自己有弱点的缘故。既然惧怕弱点,对近子那随意的电话就不能恼火。

    近子是因为抓住了菊治的弱点,才步步进逼的吗?

    公司一下班,菊治就去银座,走进一家小酒吧间。

    菊治虽然不得不按近子所说的回家去,可是他背着自己的弱点,越发感到郁闷了。

    圆觉寺的茶会后,在归途中,菊治与太田的遗孀在北镰仓的旅馆里,意外地住了一宿,看样子近子不会知道,但不知从那以后她是不是见过太田遗孀。

    菊治怀疑,电话里近子那种强加于人的语气,似乎不全是出于她的厚脸皮。

    不过,也许近子只是企图按照她自己的做法,去进行菊治与稻村小姐的事。

    菊治在酒吧间里也安不下心来,便乘上了回家的电车。

    国营电车经过有乐町,驶向东京站途中,菊治透过电车窗俯视了有成排高高的街树的大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