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千只鹤(第一章)

时间:2022-05-1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川端康成 点击:
 
 
    菊治踏入镰仓圆觉寺院内,对于是否去参加茶会还在踌躇不决。时间已经晚了。
 
    “栗本近子之会”每次在圆觉寺深院的茶室里举办茶会的时候,菊治照例收到请帖,可是自从父亲辞世后,他一次也不曾去过。因为他觉得给她发请帖,只不过是一种顾及亡父情面的礼节而已,实在不屑一顾。
 
    然而,这回的请帖上却附加了一句:切盼莅临,见见我的一个女弟子。
 
    读了请帖,菊治想起了近子的那块痣。
 
    菊治记得大概是八九岁的时候吧。父亲带他到了近子家,近子正在茶室里敞开胸脯,用小剪子剪去痣上的毛。痣长在左Rx房上,占了半边面积,直扩展到心窝处。有掌心那么大。那黑紫色的痣上长着毛,近子用剪子把它剪掉了。
 
    “哟!少爷也一道来了?”
 
    近子吃了一惊,本想把衣襟合上。可是,也许她觉着慌张地掩藏反而不好意思,便稍转过身去,慢慢地把衣襟掖进腰带里。
 
    她之所以吃惊,大概不是因为看到菊治父亲,而是看到菊治才慌了神的吧。女佣到正门去接应,并且通报过了,近子自然知道是菊治的父亲来了。
 
    父亲没有直接走进茶室,而是坐在贴邻的房间里。这里是客厅,现在成了学习茶道的教室。
 
    父亲一边观赏壁龛里的挂轴,一边漫不经心地说:“给我来碗茶吧。”
 
    “哎。”
 
    近子应了一声,却没有立即站起身来。
 
    近子那些像男人胡子般的毛,掉落在放在她自己膝上的报纸上。菊治全都看在眼里。
 
    大白天,老鼠竟在天花板上跑来跑去。靠近廊子处,桃花已经绽开。
 
    近子尽管坐在炉边烧茶,神态还是有点茫然。
 
    此后过了十天,菊治听见母亲对父亲像要揭开惊人的秘密似地说,近子只因为胸脯上长了块痣才没有结婚。母亲以为父亲不知晓。母亲似是很同情近子,脸上露出了怜悯的样子。
 
    “哦,哦。”
 
    父亲半带惊讶似地随声附和,却说:“不过,让丈夫看见了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婚前取得谅解就好嘛。”
 
    “我也是这么说的呀。可是,胸脯上有块大痣的事,女人家哪能说得出口。”
 
    “可她已经不是小姑娘啦。”
 
    “毕竟难以启齿呀。就算婚后才发现,在男人来说,也许会一笑了之。可是………”
 
    “这么说,她让你看那块痣了?”
 
    “哪能呢。净说傻话。”
 
    “只是说说而已吗?”
 
    “今天她来茶道教室的时候,闲聊了一阵子……终于才坦白了出来。”
 
    父亲沉默不语。
 
    “就算结了婚,男方又会怎样呢。”
 
    “也许会讨厌,会感到不舒服吧。不过也很难说,说不定这种秘密会变成一种乐趣,一种魅惑吶。也许这个短处还会引出别的长处来呢。实际上,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毛病。”
 
    “我也安慰她说这不是毛病,可是她说,问题是这块痣长在Rx房上。”
 
    “唔。”
 
    “她觉得,一想到生孩子要喂奶,这似是她最感痛苦的事。
 
    就算丈夫认可,为了孩子也……”
 
    “这是说因为有块痣奶水就出不来吗?”
 
    “不是……她说,孩子吃奶时,让孩子看见,她会感到痛苦。我倒没想到这一层。不过,设身处地想一想,当事人不免会有各种想法的啊!婴儿从出生之日起就要嘬奶,睁眼能看东西的头一眼,就看见母亲奶上这块丑陋的痣。孩子对这个世界的第一印象、对母亲的第一印象,就是Rx房上的丑陋的痣——它会深刻地缠住孩子一生的啊!”
 
    “唔。不过,她也过虑了,何苦呢。”
 
    “说的是呀,给孩子喂牛奶,或请个奶妈不也可以吗。”
 
    “Rx房只要出奶,长块痣也无大碍嘛。”
 
    “不,那可不行。我听她说那番话以后,泪水都淌出来啦。
 
    心想,有道理啊!就说咱家的菊治吧,我也不愿意让他嘬有块痣的奶。”
 
    “是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