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工作狂”也是一种现代心理病

时间:2022-04-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刘墉 点击:
  经济不景气,一个老学生失了业,只好去开出租车。
 
  “直到开了出租车,才了解什么是自由职业。”他笑嘻嘻地对我说,“因为我要开就开,不开就不开;反正车本来是我的,可以当工作,也可以当休闲。”

“工作狂”也是一种现代心理病
 
  他太太在旁边却插了嘴:“得了吧!只怕是更不自由了,连休闲都成了工作。以前说好接我,再迟也迟不过三十分钟,现在一迟到就是一个多小时。”
 
  “那有什么办法?”做丈夫的一瞪眼,“路上正好有人拦车,想想时间还可以,就载了。却没想到他去的地方远,又堵车,当然会迟到。”
 
  “下次你把计费表按下,只要空车灯不亮就成了。”我打圆场。
 
  “我是按下了啊,可她还是不满意。”
 
  “我当然不满意,上车先看你一张臭脸,再看看计费表,好像该我付钱似的。连一家人上个星期去阳明山赏花,都按下计费表,然后一路说如果载客,能赚多少钱。”
 
  他们的话让我想起许多年前,跟一位大明星一起吃饭。
 
  “你们知道吗?人出了名,连吃顿饭都能赚钱,好多地方请我去,只要露个头,吃两口,就包个大红包给我。”大明星得意地说。
 
  桌上的人却立刻有了反应:“喂!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跟我们这些老朋友一起吃饭,也要我们付你钱吗?”
 
  明星刚要解释,却听那人的太太说话了:“其实啊,也别说人家,我先生还不是一样?每次训儿子,训一半,就看表,说如果人家到他律师楼谈话,照那时间,已经要收多少钱了,好像连跟儿子说话,都要计时收费的样子。”
 
  人们不但自己会算,还会帮别人算。
 
  有一次到朋友家去。男主人叫孩子拿出在学校画的画给我看。
 
  “真好!真好!”我看了直赞美。
 
  “叔叔给我画!”小丫头举起彩色笔,要我画,却被她老爸一手挡了回去:“怎么能麻烦刘叔叔,他是大画家,怎么能随便画?”
 
  “这有什么关系?”我说着接过笔,为那孩子连画了好几张。
 
  “天哪!这要是你当众挥毫,要值多少钱哪!”老朋友在旁边一个劲儿地说,“框起来,框起来,将来卖!”
 
  为了儿子回国长住,有个比较舒适的环境。我最近特意找了一位设计师,重新装潢老旧的房子。
 
  “我一共有两户,紧挨着,左边给儿子当办公室,右边当住家。”我问设计师,“是不是应该在中间开个门,使他在家里听到办公室有电话,也能赶过去接。”
 
  “不!”设计师居然斩钉截铁地说,“家是家,办公室是办公室!不能家不像家,公司不像公司,想要集中精力工作不行,想要完全放松也不行。”
 
  这位设计师的话多有道理啊!
 
  爱自己,就是爱家庭,就是爱工作。不“以公害私”,也不“以私废公”,就是尊重自己、尊重家人、尊重工作。
 
  如果一个成功的企业家、领导者,也能做个成功的丈夫和父亲(或妻子和母亲),不是更值得我们称许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