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我本一株莲

时间:2022-03-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安然 点击:
  我非人,亦非佛,我是湖心的一株莲花。
 
  终年静卧于冷月之下清湖之上,望着云朵在波心投下寂寞的影,春去秋来,冬至夏归,常伴青灯,无意人为花事,只因我心中所欣所向,与缠绕寂寥之意,常人必不能解。

我本一株莲
 
  直到那一年,我在众多游赏之人看到那个男子,他眉眼明澈,如台上戏子小生,转身回眸之际带着雅而不凡的气质。眼神流转湖中,停留在我绽放不久的花瓣上。他幽然叹道:“清茗微漾阶上香,冷媚湖中一点芳。宁独身伴古佛,哪管世间万千波,竟是如斯寂寞。”一语点透我的内心无限事,我欣喜若狂,竟忘了与他本是殊途。欲语还休,本是不会说话的物件,说来只会让人讶异。若我是清丽女子,便让我随他离去,直至终老。奈何我是枝莲,就让我为他开出一段姹紫嫣红,倾尽半世之情,再留半世思念。
 
  却不料,那之后的数年间,只增添了无限凄凉忧郁,再无缘相见。我瑟缩于湖心,再无心盛开,便一日接一日颓靡下去,渐渐露出了枯萎的光景来。我心中明了,自己不再受用,亦无人称赞,必将被移出这佛下莲池,我安然闭目,人非我,焉知我之乐。
 
  佛叹道,孽缘,与他再相见罢了。
 
  我终是再次见到了他,他泛舟小湖中,用冰冷的钢铁嵌入我的身体,连根拔起,遂上岸对身旁的人说,新移进一株莲,这株无用之物拿去扔掉。他哪知,我等的身也疲心也倦,只为再见,可等来的是消亡。那一夜,我在无人的小巷,开出绝美的花朵,纵是惊艳无人赏,我等待黎明的淡出。
 
  深夜之际,他再次路经,驻足停留,他必是认出了我,才摘下一朵花,放入怀中,吟道:“已颓无一用,但见花多情。芳飞浓夜里,娇绪瓣中凝。今生无缘故,来世聚浮萍。”
 
  我知道自己即将死亡,重新归于佛,于这冰凉的月色。而遇到他,我这一生最美的景,那一刻,我是湖心盛开的莲,他是岸边清雅小生,我的世界春暖花开。
 
  那一刻,我的世界春暖花开 朱锡琴
 
  赶着大学生自主创业的热潮,毕业后我在母校的附近开了一家专门设计和制作真丝围巾的公司,公司全部有十几个人,我亲热地喊他们“伙计”。
 
  由于我们前卫的设计理念和一流的真丝材质,我们的围巾一路畅销,并在春节前一个月接到了国际大订单,200万条的丝巾。
 
  要在一个月内赶制出200万条的丝巾绝不可能,我聪明地想到了临时再找一个加工店代加工。可到了交货的时间我傻了,临时代加工的产品根本达不到客户的要求。面对堆积如山的围巾、等待开工资的员工、等着结账的供货商,我一筹莫展。
 
  最后我请大家吃了一顿散伙饭,我对我的“伙计”们说了公司泰山压顶的处境,公司没有办法给你们开出工资,公司有什么你们只管拿去吧,以后大家各走各的。说完这些我扭头就走,我怕那滚烫的泪烧了我自己也烧了大家。
 
  后来我去公司整理东西准备回老家过年,发现东西都在,独独少了那200万条的丝巾。没有撬盗的痕迹,我知道是他们拿走了丝巾,我没有悲伤,这个世界本就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们也需要拿这些东西换些钱过日子不是?
 
  当我赶到火车站的时候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我的“伙计”、我的校友,甚至我的老师都在售卖我的丝巾。我的“伙计”走过来拍着我的肩膀说,“伙计”,以后永远也别说散伙的话……
 
  外面的世界是寒冷的,那一刻我的世界春暖花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