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鸽子的眼睛(第五节)

时间:2022-01-2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森村诚一 点击:
鸽子的眼睛(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五节

  本山武夫收到高野平作的第二封信后不知所措了。平作再一次提到的车鸽已经不复存在。

  当时本山是在长野听得车鸽的声名,觉得这倒是讨她喜欢的好礼物,便信步向平作的家中走去。

  本山原以为车鸽马上会到手,就像去土产商店买东西一样方便。可是到平作家一看,才知道车鸽是全国民间工艺品爱好者垂涎的东西,于是本山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他自己也想得到一只。

  由于订货接连不断,平作打算暂时停止接受新的预约,但鉴于本山有特意登门的热诚,平作同意接受本山的两只订货。

  然而平作要等两三个月以后才能将完成品寄出,本山也就不当回事地把自己的住址和名字留下了。当时本山做梦也不会想到这件事便在日后留下蛛丝马迹。

  平作寄给本山的两个车鸽中有一个是“瞎眼鸽子”,而本山没有拆包便原封不动地将它送给了津上富枝。

  本山看到津上富枝从包里拆出来的是只瞎眼鸽子,便表示日后用自己那一只完好的车鸽来和她交换。可是就在这个时期里,富枝的公寓失火,“瞎眼鸽子”也烧掉了。

  本山买到的“瞎眼鸽子”怎么会在津上富枝的公寓里烧了呢?人们当然会想到这是因为本山和富枝有一定的关联。

  这就是说,本山把特意去拜访制造者才得到的民间工艺品送给了津上富枝,人们要是由此而得出他俩有相当密切的关系,本山也无法可想吧。

  这可大告不妙。现在,和富枝之间哪怕存有一点点关联都是不妙的。

  本山本以为自己遇上了非常好的时机——富枝住的公寓失火,自己和富枝有关联的一切都被烧光了。不料正因为一切都被烧得精光却有留下了蛛丝马迹,真叫人啼笑皆非。

  “早知有今日,当初不该送她车鸽之类的土产。”本山悔恨也没用了。但彼时彼刻,他绝对需要去讨好富枝。

  失去车鸽的原因也可以有多种,要是不想与富枝所居的公寓失火的瓜葛,那末说是被炉火烧了也行,说是失窃了也行,哪怕说是不慎遗失了也毫无关系。

  还可以说自己讨厌“瞎眼鸽子”,一气之下把它捣毁了。

  不过,对那位具有名匠气质、毕生精心制鸽的老人来说,这种不痛不痒的借口不会使他满意的,老人大概会彻底追查瞎眼鸽子的下落,那可就麻烦了。本山不想再一次在老人面前露脸,因为这种做法也将孕育着极大的危险性。

  本山也考虑过在老人登门之前先逃之夭夭,然而本山对自己现在的住处是中意的,他为这所房子花费了不少钱。再说,突然搬家的话,就会引起附近人们的猜疑。本山想,只要自己和富枝的关系不露馅,自己是绝对安全的。

  由于乔装的缘故,那张与富枝一起被通缉的“剪辑”照片上的人与本山似象非象。知道冢本就是本山的人,世上恐怕只有津上富枝一个人,而这个富枝……

  这是一桩无懈可击的犯罪案子,它经过精心的策划和严密的安排。

  然而就是这么一只没做好的鸽子小玩具,它将从根本上来摧毁本山。

  “畜生——”本山嘴里哼着。他一心在考虑:难道想不出社呢们办法可以躲避高野平作吗?

  从信上的口气来看,平作也许明天就会来。即使自己马上搬家也来不及了。

  自己得为了这么一只瞎眼鸽子而舍弃眼下舒适的住房吗?本山总觉得不甘心。

  “该死的制鸽大王!一两只瞎眼鸽子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却要特意跑来换掉,实在叫人难堪。”

  本山口中嘟哝着“倒霉、可恨”,心里忽然产生了灵感。

  “对!怎么连这样简单的办法都不曾想到呢?”

  “我真笨,我真是大傻瓜!”

  本山独自放声大笑起来。

  无论哪一个制作者,他不可能记得自己究竟是忘了给哪一只鸽子装眼睛的吧。

  从第一次来信的内容判断,平作好象同时给好几个订货人发出了询问信。可能由于本山一个人没有给回音,平作就认定本山是对象了。可见平作也在摸索:瞎眼鸽子究竟寄给了谁?

  这么说来,本山只需把手头这只完好的鸽子的鸽眼去掉寄还,平作就该感到满意了吧。

  本山重新一遍又一遍地端详自己手中的车鸽。

  塑料做的鸽眼背后有一根针,这根针插在野木瓜草蔓做的鸽体上,鸽眼就是则和么和鸽体相连的。本山一边注意不伤着个体一边把鸽眼拽下,针也很方便地拔掉了。

  用放大镜仔细观察了鸽眼的遗迹,找不到针刺的痕迹,因为针尖是插在草蔓间隙里的。

  对本山来说,这是一种偶然造成的幸运,如果针尖伤着野木瓜草蔓,按就会留下装过鸽眼的痕迹。尽管平作不至于那么仔细察看,但本山的做法照样是冒着危险的。

  “现在这样,绝对安全无疑了。”本山怀着自信,将“弄瞎了的”鸽子寄还给平作。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