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雪花飘来年滋味

时间:2022-01-2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哈哈 点击:
  “天寒地冻时,万物已雪藏。”大寒,一年中最后一个节气,大寒过后,又将迎来新一年的轮回。生活记载着岁月的年轮,一年又一年,年年过年年年过,过年越来越格式化的仪式感,似乎还缺点那儿时的年的味道。

雪花飘来年滋味
 
  冽冽冷风迎来今年的大寒节气,骑着电瓶车在飘雪的寒风中穿梭,挤过三五成群的人流,想着要置办的年货,忘却了冻僵的双手,好一个“冷”字了得!
 
  小雪花飘飘悠悠洒落,挂在枝头望着大街上熙熙攘攘,人让车,车让人,挤成一片,说笑声车笛声,好不热闹,一股又一股寒风吹过,丝毫没有影响人们逛街的兴致。
 
  商场里有序的给进入的人们量着体温,大家自觉的带着口罩,挑选着自己喜爱的年货,不一会功夫,满满一购物车吃的喝的玩的穿的戴的,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买不到的东西样样齐全。琳琅满目的商品摆放的整整齐齐,静静的等待着来人的挑选,摊主叫卖声中不时传来孩子们欢快的笑声,在这样美好、物质如此丰富的年代,生活如密一样甜的画面,让人们忘却了疫情的无奈。
 
  很幸运生活在我们这个富足的时代,我们齐心协力战胜疫情的挑战,我们懂得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我们懂得只要有一双勤劳的双手就能撑起一片蔚蓝的天。每到春节,每每看到人们幸福满满的笑脸,记忆中的儿时过年的情形不由得浮现在眼前。
 
  记忆中最奢侈的年货,大人们把自家养了一整年的大肥猪宰了,在自家院子里支一口特别大的锅,烧开水把猪毛退了,把猪蹄猪肉等各个部位分割好,把最好的送亲戚朋友,把猪下水猪头肉放上盐腌起来晾干,高高挂起来。剩下的大骨头煮满满一大锅,一家人说笑着围坐在一起,啃着大骨头喝着大骨头汤,那鲜美的味道,足以让大人们忘记一年的辛劳,那暖暖的大口肉香的滋味足以让馋嘴小孩们一辈子都忘不掉,更加盼望着过年!
 
  到了年三十那天,小伙伴们东一家西一家满院子乱跑乱喊,揣着爷爷奶奶婶婶大爷们给的几毛钱压岁钱到处显摆,磕着瓜子,提着点着蜡烛的小灯笼,七大姑八大姨家忙着串门子拜年,时不时地小蜡烛倒掉,烧着了灯笼窜出来的小火苗苗吱吱作响。东家西家串了一遍,不一会功夫把棉袄棉裤的兜兜装满,瓜子花生芝麻糖一样都不少。
 
  过年那几天,大街上都会搭戏台子,村子里男女老少,远的近的个个扛着个大板凳来听戏,戏台上生旦净末丑,锣鼓喧天,小伙伴们也不管唱的什么剧什么腔什么调,什么送香茶,什么穆桂英挂帅,也早早的钻在大人堆里似乎有模有样在认真的听唱,不会功夫便坐不住了,便向大人们要个几分钱买个糖葫芦,吃着笑着知足的跑开。
 
  印象中每年过年,都特别的冷,似乎都要下一场鹅毛大雪,厚厚的铺盖着大地,小伙伴们雪人儿一般在雪地里打雪仗。记忆中的棉鞋常常是湿透的,小脚丫和小手都冻红冻烂了,还不忘满屋檐下去打像冰棍一样又粗又长的凌锥吃,咯嘣咯嘣,大牙都要被咯掉,凉凉冰冰的一点甜味也没有,但那却是儿时的乐趣!
 
  忘不掉每到过年,被冷落的依然是那似乎还未曾翻开的寒假作业,没有补习班,没有小饭桌,每天像自由自在的小燕子一样飞来飞去,白天和小伙伴们玩藏老猫,跟着看炸米花的老头一锅一锅“砰砰砰”炸响整个村庄,晚上听老人们讲奇奇怪怪的鬼故事,吓得都不敢出门。老师布置的寒假作业和老师说的话早已忘掉九霄云外,放寒假时雄心勃勃狠下心制定的学习计划乖乖的贴在墙上,每天睡觉前都不敢偷看一眼。自劝自的想现在过年呢,还早呢,等过完年再写吧!眼看着年快过完了,快开学了,小伙伴们可急坏了,开夜车没日没夜的写呀写呀!
 
  每逢过年,儿时的记忆仿佛就在昨天,过去就盼望过年,可以尽情的吃好吃的,可以看大戏,尽情的玩耍。现在每天都像过年,每天都变着花样,吃各种各样的好吃的,火锅、烧烤,奶茶,麻辣烫……。
 
  每每看到大街上穿着时尚的俏男靓女刷着抖音,小孩们骑着滑板车俏皮地跟着大人们后边,精神抖擞的爷爷奶奶们哼着小曲跳着广场舞,幸福满满的生活,记忆着雪花飘来的年滋味,亦勿忘儿时的那年的味道!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