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从《开端》说说什么是设定系推理(2)

时间:2022-01-2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新京报书评周刊 点击:

  但其实对作者来说,是一种全新的挑战。

  《晚安,人面疮》虽然发生在日本,但其实和现实中的日本没有太多关系,它本质上是一个完全超现实的架空世界。与之相反的是,还有一些作品虽然舞台背景设置得很悬浮,但具体的故事却多少有所依托的。

  比如米泽穗信的《折断的龙骨》。

  《折断的龙骨》,[日]米泽穗信著,黄晶晶译,现代出版社2021年4月版。

  这部小说故事发生的时间被设定在欧洲中世纪,舞台则是爱尔兰北部一个虚构的小岛。时间和舞台都距离我们现代社会相距甚远,但是作者所依托的是大量有关中世纪的历史故事、文艺作品,这些额外的信息会减少读者进入故事的难度,作者不用像《晚安,人面疮》一样刻意地介绍这种“人瘤病”的发病原因、引发的社会问题、人们的生活现状等,读者看到中世纪设定,虽然也不熟悉,虽然是完全虚构的小岛,但多多少少脑海中还是会浮现出领土战争、骑士、黑魔法等关键信息。

  而且,和现代社会完全分割的设定也避免了大数据、手机、指纹等难以处理的问题。所以,当米泽穗信在《折断的龙骨》中抛出“剑与魔法的对决”、“完全密室之中的杀人”这些桥段时,神秘感和悬疑感是十分强烈的,读者也完全不知道哪些地方会出现超自然,哪一处解答又是完全符合自然规律和科学逻辑的,这种代入感是非设定系的不可能犯罪作品天然无法达到的。

  由此,我们可知,世界观的设定并不一定是作者为了满足某一种诡计的实现(这样的作品有,但是不可取),而是为了除了诡计的实现外,也必须满足故事的交代。

  看设定系的推理作品,有时候会获得两种完全不一样的乐趣。一种是本格推理的游戏感,一种是对科幻、恐怖、历史这些元素的好奇。

  前几年大火的《尸人庄谜案》,就是同时满足了两部分读者的期待。

  《尸人庄谜案》,[日]今村昌弘著,吕灵芝译,磨铁|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9年9月版。

  作者今村昌弘将传统的被暴风雪隔绝的山庄,设定成了被丧尸围住从而隔绝的山庄。作品的底色还是传统本格推理的味道,甚至可以一路追溯到阿加莎的《无人生还》,在封闭空间内,一群人面对生死的考验,以及在有限时间内抓住凶手逃出险境的紧张感始终贯穿整部作品。而加入了比暴风雪更加具有主动性的丧尸之后,首先感官上的刺激会更加强烈,其次谜题的复杂程度也得到了升级。

  小说中最能兼具“设定”和“推理”两个类型优势的拷问便是:“如果是人干的,那么他是如何……;而如果是丧尸干的,丧尸又怎么会做……”

  将“设定”和“推理”融在一起,产生1+1大于2的效果,《尸人庄谜案》就是最好的例子,它的成功也证明了现代的读者对于这种作品的认可。

  04

  巧妙的人物设定

  前面介绍的几本作品都是世界观的设定。现在我们回看《开端》这部作品,它虽然是设定系,但显然不是整个世界观的设定,而是只有主人公,或者包括主人公在内的几个人身上产生了超现实的元素。

  具有超现实能力的人物,如何处理发生在现实中的案件——这就是设定系推理的第二个分类:人物设定。

  人物设定,最常见的自然就是《开端》这样的Time Loop,时间循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当属日本作家西泽保彦的《死了七次的男人》。

  《死了七次的男人》,[日]西泽保彦著,马杰译,新星出版社2017年7月版。

  故事上来就交代了男主角身上的“特异功能”,他可以循环一天9次,而且每一次都是24小时。不管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哪怕只是很无聊地发呆过一天,同样会循环。故事的案件是男主角跟随母亲去外公家参加新年聚会,聚会中家里的亲戚都出现了,外公也要交代自己的遗嘱。就在这个时候,外公被杀了。而主人公“我”则进入了循环。这是一个机会,“我”想在这9次循环当中,找出杀人凶手,阻止外公的死亡。

  ——这个设定不难看,还是基于阿加莎模板故事的变种。在阿加莎的故事当中,往往是一群人集合在大宅子内,然后发生杀人命案,接下来的时间就是找出凶手。《死了七次的男人》将拥有一个循环设定的人物放置在这种经典密闭环境内,看看能有什么化学反应。

  这本书在豆瓣上也有8分左右的高分,除了这一设定让传统本格瞬间活泼起来之外,最后的诡计部分也和这一设定息息相关,两者相辅相成,令人赞叹。

  作者西泽保彦我们在之前的专栏中就介绍过,当时主要介绍的是他笔下另外一个系列“匠千晓系列”(一个侦探不够,那就四个|悬疑之疑),那是完全现实背景的现代推理。而在出道之初,西泽保彦其实写过好几本设定系推理,当时一度成为“SF推理”的代言人。

  所谓“SF推理”,即科学幻想推理,但这个定义略显生硬,并不能完全展现设定系推理的灵活度。如西泽保彦还写过一本《完美无缺的名侦探》,故事中“名侦探”的设定是别人和他在一起忍不住就想说心里话,说着说着线索越来越多,然后自己推理出了真相。这个故事中并不存在硬性设定,只是主人公身上的某种气质,改变了故事的走向。

  类似的设定还有大山诚一郎的《全员嫌疑人》,这本书日文原名叫《华生力》。华生,大家想必不陌生,是福尔摩斯旁边的助手,何为“华生力”呢?就是拥有这种能力的人,站在谁旁边,谁就会像福尔摩斯一样聪明。所以这本书的主角虽然是刑警,但不是自己破案,而是依靠自己的能力让身边人完成破案。

  《全员嫌疑人》,[日]大山诚一郎著,曹逸冰译,河南文艺出版社2021年10月版。

  这种较软的设定其实并不直接影响故事,只是在传统的推理小说桥段中,加入了一些诙谐幽默的元素,顺便来一点小逆转而已。

  设定系的来源是脑洞小说,日本的脑洞小说前辈是新星一,但他并没有将脑洞放置在推理小说的题材中去深入,倒是他的后辈乙一,多少兼具了新星一的脑洞设定,作品短小精悍之余又有诸多推理元素的乐趣。

  比如《只有你听到》,主人公在脑海中拨打电话,没想到真的打通了;比如《伤》,主人公可以转移别人的伤到自己的身上……这些有的是纯粹有趣脑洞的发散,有的归结到推理小说的诡计乐趣上,让乙一的小说散发出别样的魅力。

  05

  所有推理小说,都是设定系

  设定系的推理小说种类繁多,因为设定本身就没有固定套路。在一篇文章中,无法将所有优秀的设定系推理小说一一罗列,希望有机会可以单独再分门别类介绍一下。

作品集开端影评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