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雄狮少年》与《西西弗神话》

时间:2022-01-0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懒残僧 点击:
  和S1论坛的小伙伴组团二刷了《雄狮少年》的粤语版,在散场的时候听到后排的小姐姐在讨论,“就算阿娟拿到了舞狮大赛冠军,结局还是继续打工。”一个月来,在网络上关于《雄狮少年》的争议始终不断,对于无脑刷“乳化”的人可以不必理会,但是持小姐姐这种说法的人一样很多。其实我听到《莫欺少年穷》的歌词“如何上山,如何下山,求神无用,命苦矫情”,以及阿娟的独白“师傅,山路望不到尽头,我只能往前走”,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了《西西弗神话》,也就是加缪那部在文青中流传甚广,却没几个人敢号称自己读懂了的书籍。
 
  《西西弗神话》讲的加缪所崇尚的人生态度,以希腊神话中的西西弗斯作为引子。在希腊神话中,西西弗斯触犯了众神,诸神为了惩罚西西弗斯,便要求他把一块巨石推上山顶,而由于那巨石太重了,每每未上山顶就又滚下山去,前功尽弃,于是他就不断重复、永无止境地做这件事。以加缪为代表某些哲学家,只要稍一思考,就会得出“人生无意义”,就如同西西弗斯一般,生命就在一件无效又无望的劳作当中慢慢消耗殆尽。所以,加缪写出了《局外人》这部书,主角莫尔索因为认识到“人生无意义”的荒诞,成了一个现代社会中“没有心”的人。以冷漠的态度对抗整个世界。
 
  然而,《局外人》只是加缪在找回自我的存在主义之路上的一个需要超越的中点而已。之后加缪又写了《鼠疫》,书中虚构的疫情中,生命一个接着一个毫无理由的消逝,验证了虚无主义者眼中世界的荒诞。加缪在《鼠疫》中树立了形形色色面对末日审判的角色,而书中的主角内尔纳几乎是其中之一,他是小镇的医生。我认为,贝尔纳就是加缪笔下西西弗式的人物。当疫情来临时,贝尔纳并不知道如何治好鼠疫,但他却马不停蹄在为每一个患者治疗。生命在他眼前消逝,而他所有都努力全是白用功,就如同西西弗的荒诞劳作一般。
 
  然而贝尔纳所传递出来的,是一种人生态度,是加缪心中的英雄主义,当你认知到人生终究是一片虚无时,你还有勇气对抗这个世界。就像《雄狮少年》中师傅所说的“别认。老了怎么样?我不认。体力不够用怎么样?我不认。我希望阿娟也别认。”当今社会,拥有智识的人越来越多,许多人不免思考人生意义的问题。每当他们触及人生无意义的领域,总是如同曾经的哲学家一样充满焦虑。认真思考这件事,本身就令人不爽。于是一头扎进奶头乐里,主角南征北战拥得无数后宫,每逢爽文虐主,总是无数差评。然而,荷马却说,西西弗斯是最终要死的人中最聪明最谨慎的人。
 
  加缪在《西西弗神话》中的原文是“西西弗斯无声的全部快乐就在于:他的命运是属于他的。他的岩石是他的事情。同样,当荒谬的人深思他的痛苦时,他就使一切偶像哑然失声。荒谬的人知道,他是自己生活的主人。我把西西弗斯留在山脚下!我们总是看到他身上的重负。而西西弗斯告诉我们,最高的虔诚是否认诸神并且搬掉石头。他也认为自己是幸福的。这个从此没有主宰的世界对他来讲既不是荒漠,也不是沃土。这块巨石上的每一颗粒,这黑黝黝的高山上的每一矿砂唯有对西西弗斯才形成一个世界。他爬上山顶所要进行的斗争本身就足以使一个人心里感到充实。”
作品集雄狮少年影评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