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外戚传下·传·汉书(5)

时间:2021-12-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班固 点击:

  卫后日夜啼泣,思见帝,而但益户邑。宇复教令上书求至京师。会事发觉,莽杀宇,尽诛卫氏支属。卫宝女为中山王后,免后,徙合浦。唯卫后在,王莽篡国,废为家人,后岁余卒,葬孝王旁。

  孝平王皇后,安汉公太傅大司马莽女也。平帝即位,年九岁,成帝母太皇太后称制,而莽秉政。莽欲依霍光故事,以女配帝,太后意不欲也。莽设变诈,令女必入,因以自重,事在《莽传》。太后不得已而许之,遣长乐少府夏侯藩、宗正刘宏、少府宗伯凤、尚书令平晏纳采、太师光、大司徒马宫、大司空甄丰、左将军孙建、执金吾尹赏、行太常事太中大夫刘歆及太卜、太史令以下四十九人赐皮弁素绩,以礼杂卜筮,太牢祠宗庙,待吉月日。明年春,遣大司徒宫、大司空丰、左将军建、右将军甄邯、光禄大夫歆奉乘舆法驾,迎皇后于安汉公第。宫、丰、歆授皇后玺绂,登车称警跸,便时上林延寿门,入未央宫前殿。群臣就位行礼,大赦天下。益封父安汉公地满百里,赐迎皇后及行礼者,自三公以下至驺宰执事长乐、未央宫、安汉公第者,皆增秩,赐金、帛各有差。皇后立三月,以礼见高庙。尊父安汉公号曰宰衡,位在诸侯王上。赐公夫人号曰功显君,食邑。封公子安为褒新侯,临为赏都侯。

  后立岁余,平帝崩。莽立孝宣帝玄孙婴为孺子,莽摄帝位,尊皇后为皇太后。三年,莽即真,以婴为定安公,改皇太后号为定安公太后。太后时年十八矣,为人婉瘱有节操。自刘氏废,常称疾不朝会。莽敬惮伤哀,欲嫁之,乃更号为黄皇室主,令立国将军成新公孙建世子礻象饰将医往问疾。后大怒,笞鞭其旁侍御。因发病,不肯起,莽遂不复强也。及汉兵诛莽,燔烧未央宫,后曰:“何面目以见汉家!”自投火中而死。

  赞曰:《易》著吉凶而言谦盈之效,天地鬼神至于人道靡不同之。夫女宠之兴,由至微而体至尊,穷富贵而不以功,此固道家所畏,祸福之宗也。序自汉兴,终于孝平,外戚后庭色宠著闻二十有余人,然其保位全家者,唯文、景、武帝太后及邛成后四人而已。至如史良娣、王悼后、许恭哀后身皆夭折不辜,而家依托旧恩,不敢纵恣,是以能全。其余大者夷灭,小者放流,呜呼!鉴兹行事,变亦备矣。

译文:

  孝元帝的王皇后,是成帝的母亲。王氏家族一共封了十名列侯,五个大司马,外戚中没有比他们家再兴旺的了。王皇后的外戚单独有自己的列传。

  孝成帝的许皇后,是大司马车骑将军平恩侯许嘉的女儿。元帝悼念母亲恭哀皇后在位时间很短便惨遭霍氏的毒手,特意挑选了许嘉的女儿许配给皇太子。许氏刚进太子宫中时,皇上派中常侍和黄门中那些亲信的人前去侍奉,这些人回来后讲述了太子欢喜的样子,元帝心中大喜,对左右说:“斟酒来为我祝贺!”左右都山呼万岁。遇了很久,许妃生下一个儿子,夭折了。等到成帝即位以后,册立许妃为皇后,许皇后又生下一个女儿,也夭折了。

  起初皇后的父亲许嘉从元帝时就被任命为大司马车骑将军辅佐朝政,已经有八九年了。等到成帝即位后,又封舅舅阳平侯王凤为大司马大将军,和许嘉并立。杜钦认为按照旧例皇后的父亲地位应比皇帝的舅舅尊贵,就劝王凤说: “车骑将军地位极其显贵,将军您应当敬重他,不要违背他的意愿。哪怕是细小的过节,也会导致相敌对的大祸,不能不小心。当年卫将军的荣耀胜过盖侯,近代的事,年长的人还经常议论纷纷,希望将军好好考虑。”后来,皇上打算衹任用王凤一人,就赐许嘉文书说: “将军身份尊贵,不应被官位所累。赏赐黄金二百斤,以特进的职位立于朝廷。”又过了一年多,许嘉薨,谧号为恭侯。

  许皇后生性聪慧,擅长于写隶书,自从做了太子妃到册立为皇后,常得成帝宠幸,后宫女子很少能被皇上召见。皇太后和皇帝的那些舅舅们担心成帝没有后嗣,这时又屡次发生灾异,刘向、谷永等人都上奏说过错出在后宫。皇上认为他们说的有道理。因此减省了皇后寝宫和掖庭的开支。皇后就上疏说:我出身于布衣粗食的贫贱之家,而且年幼无知,不懂道理,有幸能够离开平民之家,在后宫裹执埽洒扫以侍奉陛下。承蒙陛下错爱,身居本不该得的皇后之位,我却不能洁身白好,不能恪尽职守,尸位素餐,屡次违背法规,破坏制度,以至于虽被处以流放的刑罚,也不足以当其罪。于是在壬寅大长秋宣读诏书:“皇后应遵循礼法,服饰车马,取于官署的财物,以及制作应用物品,对外戚家族进行赏赐,都要按照孝元皇帝以前的旧例。”我心中暗自思忖,自从做皇后以来,赏赐家人从未超过制度,每次都和陛下商讨决定,造件事陛下可以查证。如今时世不同,制度也会发生变化,有增有减正好互相补充,衹要不超过汉家定制就可以了,在细节问题上,很难做到完全一致。孝元皇帝和孝宣皇帝,能够事事相同吗?官吏们不懂得这些道理,现在一旦得到了这样的诏书,就会使得我动不动便出现过错。如今宣布不能从官署拿取财物,大概是指未央宫乃陛下所居之处,不属于我所有,所以我不能取其财物。但若说就连私府也不能从其中取得财物,我就不理解了。既然我有幸被赏赐了封邑以自养,也就是从中稍稍得到了一些财物,在情理上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韶书中还说,制造一切应用物品,其奢俭程度应与孝元皇帝以前相合,但官吏们一定不会明白这层意思,就衹是让我制作东西时完全与旧时相同。假如我打算打造某种屏风想放在某处,或者旧例裹不允许,或者根本就没有先例可寻,官吏们就一定会拿韶书上的词句来约束我。这两件事确实是不可行的,希望陛下明察。

  官吏们妒嫉狠毒,必然要突出表现自己。我那时处在尊贵的地位上,他们还拿着不要紧的事来控制别人,何况现在他们越发过分,又有了这样的韶书,一旦挟制起我等,如何诉说其中的委曲?陛下见我身为皇后,就始终不肯给我丝毫补给。如果不在私府中稍微获得些财物,那么我还能仰仗什么?旧时,皇后常私下裹强取侍者的布帛,以及车马服饰,声称拿给待诏修补,然后收归已有。宫人们都心中暗自怨恨,我也耻于去做造等事。旧例又有用公牛祭祀祖父母的事,戴侯、敬侯都承蒙圣恩得以用太牢礼祭祀,现在也应当按照旧制,愿陛下能够可怜我家!

  现在官吏刚刚接到诏书,就扬言一定要让皇后知道这些,不能再像往日那样从私府中拿取财物了。他们一开始就要控制我,恐怕是不合入之常情了。如今若是衹减少车马用度,以及不在未央宫拿取财物,按照旧例赏赐外家,也就可以了。其余的规定则逼迫太急,怎么办呢?我的命不好,偏偏正赶上依照孝元皇帝前的旧例。那时与现在相比,不尽相同。旧时赏赐给外家酒肉,需卜表奏请才能决定。还有,原来每年赏赐杜陵梁美人家一石酒、一百斤肉,我觉得太少,赏赐田八子时应比梁美人多。这样的事还有很多,无法一一列举出来。希望能得到皇上召见,把这些事详详细细地全部讲出来,请陛下明察!成帝就按照刘向、谷永的话回答皇后说: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