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云水寒梅,不为繁华易素心

时间:2021-12-0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幽雪 点击:
  坐落于庭院清阁的一剪寒梅,是万木凋零,满眼饥渴中的一抹惊喜。穿过尘世的喧嚣与繁华,穿过千山暮雪,穿过魏晋的风云,穿过唐风宋雨,流经楚辞汉赋,从三千年的唐诗宋词中穿越而来,落满庭院,落满衣衫。落满文人墨客饱蘸的笔端,或疏或浅,或浓或淡。
云水寒梅,不为繁华易素心
 
  一树嫣红,点燃千树梦幻,风雪中傲然怒放的火焰,横斜清瘦的虬枝,是与世无争的高风亮节,是伴雪而生的风华绝代。是皑皑白雪下匍匐的娇媚,是庭院轩窗的一抹浮影疏斜。是与生俱来的清绝与风雅,令人不敢逼视。
 
  踏雪寻梅而来,叩响重门虚掩的庭院。寻觅一缕絮雪清幽的香魂,捡拾岁月匆匆的背影。千百枝寒梅傲雪竞放,迎风飘舞。或依石弄影,或临水斜横。温婉清扬的花朵,蕴含无限冷幽的芬芳,在不同诗人的笔下,呈现不同的风骨与气质。每一笔都是诗意的酣醉!
 
  人在梅园穿行,雪影落梅,暗香盈袖。千层冰雪下的韵致,是梅的俏,是梅的雅。茕茕傲立,不染铅华。
 
  断桥边一枝寒梅正值怒放,触景生情,蓦然回首,记起南宋诗人陆游的《卜算孑.咏梅》: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爱国诗人陆游笔下的梅是开在荒郊驿外的寒梅,栉风沐雨孤独的开落,受尽世人的冷落。这灵空妙笔正是诗人自己政治生涯的失意,仕途坎坷的惆怅,满腹才华无处施展,一腔热血报国无门。宦海浮沉,诗人茫然四顾,感叹身世漂零,但下阕却表达了诗人如梅一样不慕繁华,孤标傲世的高洁品质。被狂风骤雨摧残的梅花,缤纷凋零,化作尘泥,但香骨依旧。这是梅的命运,也是词人的命运。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这是北宋诗人林逋的词《山园小梅》中的千古绝句。林和靖又名林逋。终生隐居孤山,修篱养鹤,依山种梅,在仕途浮沉里让他看淡名利。看透红尘消长,彻悟生命的真!一生以梅为妻,以鹤为子,耕种冰莹玉洁的傲骨。
 
  短暂的过往沉醉,再回到现实。我飘的思绪在清香氤氲的酣梦中吟哦。
 
  世间有百媚千红,我独爱你这一种凌霜傲雪之梅。你的风华与绝代,你的清寒与风雅,你的清逸与自持,你的冷艳与孤傲,你与世隔绝的纯净与灵空。令人景仰,倾慕之至。
 
  立于飞雪花影之间,雪色袭人,残香如梦。亭阁楼台,冬意缱绻。“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梅俗了人。”冰魂玉魄的寒梅是雪的晶莹,轻扬曼妙的雪花是梅的洁白。形近,神似,都是一种绝美。这正如诗人高启的梅花诗: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这是将雪与梅比作匹配的高士与美人。更有宋代王安石的“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千百年来,梅的节操,梅的品格,梅的风韵,梅的秀雅不知温润过多少支生花的妙笔。曾几何时,踏雪寻梅,竟成了冬日的一种时尚,多少文人雅士纷至沓来。冰洁无尘的梅,以超凡脱俗的气韵在瀚墨里飘香。
 
  冬夜与友人围炉窗前,品茶叙旧。一枝盛放的白梅斜枝疏影入轩窗。梦一般缥缈,诗一样惬意。就学庭前一株梅吧!落尽尘埃,行走在千年的风景里。看尽繁华,风骨犹在。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