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外婆失踪一百八十八天

时间:2021-12-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余言 点击:
外婆失踪一百八十八天
 
  1
 
  外婆失踪的第三十天,在精疲力竭、漫长的寻找后还是一无所获,大舅小舅他们终于绝望了,外婆像是从人间蒸发一样,彻底地失去了踪迹。
 
  外婆在的时候,他们并不珍惜外婆,然而当外婆离开之后,他们才发现心里空荡荡的。原来那个人对自己是如此重要。
 
  外婆年轻的时候就啰唆,年纪大了更加啰唆。两个舅舅相互推诿着,不愿意把外婆接去一起生活。外婆总是一个人生活。
 
  那一天她像平时一样出门上街买盐,回家时走错了方向找不到回家的路,就此失踪了。平时被大家所遗忘的外婆,在失踪之后,每个忽略她的人才忽然意识到她的存在。于是全家出动,到处搜寻,贴寻人启事,在县城的电视台登广告……用尽了一切办法,却一无所获。
 
  持续了整整一个月,对外婆的寻找暂时告一段落。
 
  生活还要继续,大舅妈和表弟继续出门打工,我也返回了长沙。大舅留在家中,得空就和小舅一南一北出门寻找外婆,顺便沿路张贴寻人启事。我们每家各出了一万赏金,总共三万,不时会有人打电话过来提供消息。刚开始时,两位舅舅听到消息都会兴奋地赶过去,却发现流浪的老人并不是外婆。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不管何时何地,只要接到提供线索的电话,无论多远,舅舅们都会立刻动身前往。尽管一次次失望,却依然一次次怀抱希望。2
 
  平时,外婆看见什么就会念叨什么,大家向我妈妈抱怨外婆像《大话西游》里面的唐僧一样啰唆,让我妈劝劝外婆。
 
  妈妈遵从大家的意见,去劝外婆:“妈,你以后别那么啰唆了啊,大家都不喜欢。”
 
  外婆沉默了半晌,神色怅然,下定决心:“好好好,我以后少说点儿话。”
 
  一次雨后,她一个人走在乡村的小路上,看到路边一个废弃的用来蓄肥的粪池里积满了水。由于土壤肥沃,池底和四周都长满了茂密的长草,如果不注意看,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外婆停下了脚步,蹙着眉自言自语地说:“这个粪池怎么还没回填,太危险了!”
 
  她颠着小脚去了小舅家。小舅家院子里堆着很多木板,她要求小舅拉点儿木板去把粪池封住。小舅挺不乐意地说:“妈,那个粪池又不是我们家挖的,这不是多管闲事吗?”
 
  外婆不依不饶:“不行啊,必须得填上,要是有人不注意,掉进去多危险啊,那可是要出人命的!”
 
  小舅被她在耳边反复念叨得没办法,拉了几块木板架在粪池上。外婆从上面走了一下,确定很稳固,才点头表示满意。
 
  从那天起,外婆又恢复了啰唆的状态。大家一致认识到,要求外婆不要啰唆,她最多只能坚持一段时间,而压抑之后的反弹更加让人觉得恐怖,所以也就没人敢要求她少说了,由着她像平时一样啰唆。虽说有点儿烦,但只要忽略她的话就好了。
 
  没有人意识到,当忽略一个人讲的话时,其实就是在忽略这个人。有时候外婆讲了半天话,大家依旧各忙各的,根本没有人听她讲,她的脸上总会闪现出一些失落的神情。但根本没有人在乎。3
 
  大舅和小舅相对无言地坐了片刻,看着空落落的院子,轻轻地说了一句:“真安静啊。”
 
  小舅眼眶一红——往日总是嫌吵,然而当房子里真的安静下来,却又显得那么空旷,仿佛心里也空落落了。
 
  院子的木门响了一声,小舅妈走了进来,看见两个男人蹲在那里,说道:“哎,找了你们半天没找到,原来在这儿。都什么时候啦,饭好了,赶紧回家吃饭。”
 
  小舅“嗯”了一声,依然沉浸在伤感的情绪中没有起身。
 
  小舅妈有些不悦:“人都不在了,你还在这房子里面待什么待!就你哥儿俩每天费着劲地想找人,家里也不管,也不看看日子都过成什么样了!要我说,她走丢了更好!省得每天啰唆烦人,还不用伺候她养老送终!”
 
  “闭嘴!”小舅怒吼一声站了起来,抽了小舅妈一个耳光。
 
  小舅妈捂着半边脸,呆呆地看着小舅,一时间有些蒙了。自从嫁给我小舅以来,小舅一直对她言听计从,平时她嫌弃外婆,不给外婆好脸色看,小舅也不怎么管,现在他居然动手打她了。
 
  “那是我妈!我只盼着她还活着!你要是再敢说这种没心没肺的话,就给我滚!”小舅丢下这句话,摔门而出。
 
  每个人都那么渺小,世界少了谁都能够继续运转。生活还要继续,经历了最初的激烈和动荡之后,日子也渐渐地平淡下来。4
 
  往年过年的时候有外婆在,一家人在一起都热热闹闹的。然而今年过年,大家围着热气腾腾的火锅,却没有人说话,只能听到锅里汤烧开之后咕噜咕噜的声音。
 
  春节过后,小舅接了一单生意,要送货去邻县一个小镇,小舅自己开车去送货。
 
  农村的小镇隔几天赶一次集,每逢集日,整个村镇的人都来到街上,挤得人山人海、摩肩接踵。
 
  小舅的小货车陷在人群中走不动,他坐在车上,视野开阔。他百无聊赖地看着街头的景色和人群。
 
  街道的尽头,一个老人拄着拐杖沿着街边一路走来,身上穿着不知道从哪找来的棉衣棉裤,外面还套着层层疊叠的衣服,手上端着一个碗,每经过一个商摊,她就伸出碗乞讨。经过一个早餐摊的时候,老板给了她两根刚刚出锅热腾腾的油条。她把一根放进碗里,另一根拿在手上吃。她仰头看着太阳,绚烂的阳光洒在她的脸上。她十分享受地微微眯着眼睛,光芒落在她苍老的面庞上,是那样温暖和清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