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时间:2021-12-0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尔托 点击:
 
飞机从阴沟里经过,
雨上升至月亮;
大街上一扇窗
向我们披露一位裸体女人。
 
在鼓起的床单的羊皮袋里
整个夜在呼吸,
诗人感到他的头发
往上窜,越长越多。
 
天花板迟钝的脸
凝视那些躺倒的躯体
在天空和人行道之间,
生命是一顿深奥的饭菜。
 
诗人,那令你劳作的
同月亮无关;
雨是新鲜的,
肚子挺不错。
 
看吧就像玻璃杯上升
在大地的所有吧台;
生活是空的,
脑袋在远处。
 
不远处一位诗人在想。
我们不需要月亮,
脑袋是大的,
世界是满的。
 
每一个房间里
世界在颤抖,
生命分娩某种东西
它朝着天花板上升。
 
纸牌使空气浮动
在玻璃杯四周;
葡萄酒的烟,诗的烟
和夜里烟斗的烟。
 
在每一个颤抖着的房间
那天花板的斜角里
胡乱拼凑的梦
那海上的烟聚到一起。
 
因为这里生活有问题
思想的肚子也一样;
酒瓶碰撞那些
空中集会的头颅。
 
文字从梦中滋生
像一朵花,或一只玻璃杯
装满形式和烟。
 
玻璃杯和肚子在碰撞;
生活是明亮的
在变成玻璃的头颅里。
 
诗人们热烈的聚会
在绿呢毯四周,
虚空在旋转。
 
生活穿过
浓发丛丛的诗人的思想。
 
大路上只有一扇窗;
纸牌敲响,
窗内那位发情的女人
故意敞露她的肚皮。
 
(树才 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