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消失在地图上的名字 (组诗)

时间:2021-11-2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零雨 点击:
 
 
崆峒
 
梦走得很远又回来。黎明
过了,接近中午时分,模仿鸟
在模仿人语。依然
街上一栋房子,蝼蚁
模仿人声
跨过木质楼梯,在镜子里
悬荡。梦到午夜
 
战到崆峒,最后一兵一卒
这是老人到过最远的地方
夏天有雪,遗失
脚的人很多也有人遗失
手,遗失头颅的人
都留在崆峒。今天
老人遗失一张入场券
 
崆峒。这里旅馆
愈来愈多有些人搜集入场券
纪念品还有表演那一年的战役
把地图推向北方
北方
已经接近地平线 天空
那样远
 
脸上有胎记的人寻找亲人
有刺青的人也是。
它们包围着眼睛,好象
从胎里带来独具的慧眼,或者
梦做得过多
狗狂吠
有一种梦时常出现
月圆之夜。跨过
木质楼梯,张望
自己的影子
这时为狗所噬的月亮边缘锐利
仿若一个恶质的梦走得够远却
又转过身来
 
 
 
蓬山
 
到达篷山的路途仍然遥远──
梦在地上行走,从群居的窗下
逃脱
 
大量移民涌入蓬山。秋末
捕获青色之鸟
架设铁板上
用一截年轻的树干
──它童年的双趾曾
落印在他胸膛──以及
一截小马般奔驰的火苗
 
青色之鸟它的羽毛首先死亡
然后双眼然后语言
 
在冰冷的渡口,蓬山
不远
赶路的人占据每一个
冬天的巢。就这样
梦罢。就梦着青色的鸟
从林中振翅飞起并且回头
向梦说话
 
 
 
骊山──
据云骊山远望如一匹黑色骏马 
 
黄昏那边有一匹黑色的骏马仍用
备战的姿态向前跨跃
 
这边街上他们贩售微笑,经年
贩售幽王媬姒明皇杨妃还有新起的摇滚
乐手。丢弃的罐头
被拿来当做玩笑的游戏
有人悄悄到山谷那边,寻找
干净的水源直到暗黑
仍没有回来
 
黑色的骏马他的头高昂嘴嘶吼
他的脚踩过许多战场的尘土。只要
十元。孩子
只要十元一个铜板他便
呜呜咽咽发出童稚的笑声
 
 
 
阳关──
失眠之夜见黎明而喜
 
先是一只大鸟不知为什么在对面
犀叫然后一个有翅膀的东西快速 
擦过屋角黎明这匹白马就堂而皇之
闯进室内又高昂着他发亮的
额头
 
我打一个村庄又一个
村庄走过,疲惫
却不能睡去
每天记录上都有这样一匹
上好的马儿出现。但
最好的种马,据说最好
西出阳关那儿有一匹至少
有一匹牠是上了翅膀且解
人语
 
而有多久多久时日我不曾
开口说话,纵使你一再劝酒
激昂且几度有人用绳索割伤了
我的脚
 
 
 
虞渊
古传虞渊为日落之处又名羽渊
 
到虞渊去探视被囚禁的日
那永不安份的翅膀是牠的
罪名
 
牠的羽毛蜷伏黑暗一角,流血
锐利的箭镞紧紧扣住要害
它说,连在梦里呼吸也是
疼痛的
 
而即使除去翅膀,即使
天空不能承受
一个头颅,做梦
我的颈项依然在聆听:路经
黑夜的白画
呼唤我
 
 
 
昭关──
坐208公车思及子胥过昭关
 
左手推窗,一夜冰雪
右手推窗
一夜冰雪,一夜
 冰雪。覆盖昭关
 
然后我的头发一根一根叛变
我的容颜遍布逃亡的辙迹
后面,追逐的人还在寻觅
嗅犬的声音渐次逼近
镜子里,我已是祖父了
 
有人呼唤我童年的乳名,企图
认出我,且
加以严峻的刺伤
 
今夜,我要渡过昭关,行经
最险恶的地形,且拥抱
那最温暖的陌生
守门的人──冷漠
打量我,仿佛
那雪的温度就是我内心的温度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