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王家卫的影像世界

时间:2021-11-1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天使2号 点击:
  王家卫被称为“后现代电影大师之一”,非线性叙事结构、光怪陆离的影像表征、反传统的镜头语言、迷幻感的背景音乐以及众生杂语的独白方式等,都是王家卫电影的标签。看王家卫的电影需要一些耐心和热枕,需要调动所有感官去感受情绪与氛围。
 
王家卫的影像世界

  王家卫说,“由于《重庆森林》的成功,我们其实可以轻而易举地复制所有的东西,拍一部再版。但是,这种游击战式的拍摄方式,第一次是有意思的,如果一次又一次的重复,就会变得像每天都去抢银行一样,没了刺激感。我们想要不一样的东西,所以拍摄了这样一部《堕落天使》。”
 
  《重庆森林》在世界电影范围受到了诸多关注,《堕落天使》的名声虽然没有《重庆森林》大,但我却觉得《堕落天使》是王家卫拍的最好、最有价值、最值得欣赏的一部电影,《大话西游》中的经典台词“一万年”就模仿了《堕落天使》里面的台词,把情感量化、用精准数字表达似乎也是王家卫风格的一个标签。
 
  一、镜头
 
  王家卫和杜可风在开拍第一天才决定使用广角镜头。那时,李嘉欣被认为是香港最美的女人,但她当时拍戏的经验很少,在排演的时候她表演的很好,一旦把镜头放在她的面前,她就开始紧张,失去了她的魅力。她一直在吃面条,她紧张得脸和手一直在抖,王家卫和杜可风都很崩溃,这时王家卫说不如利用好李嘉欣的紧张,来尝试一些不同的镜头。于是便选用了广角镜头,正好李嘉欣饰演黎明的助理,抖动的样子很吻合经常吸烟的状态。王家卫对杜可风说,不如一直用这个镜头,或许这部片子是关于距离的,他们之间虽然距离很近,但看起来却相隔甚远。“有的人是不太适合接近的,知道的太多反而没兴趣。”
 
  同时,摄影机时常会做一些短促的运镜,剪辑师把一系列这样的镜头组合在一起,呈现出不和谐的跳接,却与画面里的人物情绪没有直接的关联,这种没有动机的运镜,产生一种断层感与即时感,正如片中的交流与正面情绪总是以极快的速度就消失殆尽。
 
  二、人物
 
  相同的地点,相同的时代背景,王家卫创作了两部不同温度的电影—《重庆森林》和《堕落天使》,有人说这两部电影是姐妹篇,但它俩的关系更像是硬币的两面,换句话说,这两部电影是香港的两面。《重庆森林》许多人都互不相识最后却由于种种巧合接近,《堕落天使》里所有人都相识,却是越想接近越疏离。
 
  我们常常以为肢体接触给人物关系推动带来积极的作用,《堕落天使》里的肢体接触比《重庆森林》里面多的太多,但《堕落天使》里的关系却都以失败告终。黎明送莫文蔚回家,以为两个人会在一起,黎明却说:我没说过我喜欢你,只想找个伴,就今晚。看到金城武和杨采妮两人骑着摩托在夜晚的香港穿梭,我们以为这是两人全新关系的起点,以为两人的关系逐渐走向明朗,杨采妮却告诉他自己仍然惦念着前男友,不过是找金城武来暂时填补一下心里的空缺。
 
  王家卫在和张叔平探讨电影的时候,张叔平说这部电影太冷漠了,没有人的气息,所以王家卫安排了金城武爸爸的角色。金城武爸爸扮演者真的是那间房子的代理人,他有一张既有用又有趣的脸,他可以讲很多方言,当时他一直和金城武讲台湾话,他们两个相处的很好,王家卫想如果把金城武戏弄爸爸的情节加进去一定很有趣。后来,金城武爸爸的扮演者在电影播出后火了,好多人来这里看他。
 
  三、城市
 
  王家卫说,这部电影都是在夜晚拍摄的,夜晚的香港最迷人,没有人知道夜晚的香港会发生什么,但他熟知香港的每一条街每一个小巷,故事就在这里发生了。当时的香港正处在后工业时期,物质生活非常丰富,当然也带来人物精神生活的极度空虚。王家卫十分喜欢刻画小人物或者社会边缘人,他塑造人物的能力很强又很特殊,五位没有名字的天使就是在都市中的边缘人,失重感、孤独感在夜晚的香港格外明显。飞驰的摩托、巴士,无不在诉说着这个时代的快速变化,发呆的人物、广角的镜头又无不在诉说人物的孤独感、疏离感。
 
  光脚黎明,王家卫说黎明不善表达,他拍杀手杀人,张叔平让他把袜子和鞋脱掉,当时黎明因为歌唱的好又很帅,当时特别特别火,所以对自己形象很在意,他就不肯脱掉鞋和袜子,问张叔平为什么,张叔平说因为你是一个人,两个人都要疯掉了。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