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危险的命运共同体

时间:2021-10-2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森村诚一 点击:
恶魔的圈内(全文在线阅读)  >   危险的命运共同体

  1

  搜查总部的搜查工作,是从凶手对被害人有所了解的观点进行的。很明显,凶手是在了解被害人手头有大量现金才闯进来的。被抢的金额不详。但从剩下来的存折、后来从银行的金柜中发现的约值四千万元的二十块一公斤重的纯金生金、合计五千六百万元的定期存款证书和股票来看,估计被害人手里的现金不会很多。

  可能是强盗发现现金意外的少,盛怒之下就将被害人杀死了。不管怎样,在被害人的熟人这条线上,首先从向被害人借着钱和借过钱的人入手,列表逐个进行调查。

  可是,被害人的文件盒里的明细的债务人名单,却未被凶手拿走。

  凶手是债务人的话,一定会把名单拿走的。因此,出现了凶手不是债务人的意见,但不能对债务人置之不理。

  可是,和被害人多少有点关系的人,经过调查全都没有嫌疑。

  对附近的有前科的人、与暴力团有关系的人。可疑的人、季节工人等,也都挨个儿进行了调查。调查结果,这些人也都没有作案的嫌疑。

  剩下的就是走街串巷的流动人口。可是,流动人口从哪里得到的一个独居老太婆悄悄地攒了钱的情报呢?再说,从厕所的窗子进去,也给人以事先经过调查的感觉。不能不考虑这是一桩事先经过一定程度的侦察的犯罪案件。

  凶手像是带着手套,从现场没有采取到被害人以外的可供鉴别的指掌纹。

  各方面路子都堵死了,眼看就要进入迷宫的当儿,搜查总部的一个搜查员接到了一份搜索申请书。警署内部的联系,也不一定很畅通,什么样的情报和这个案件有关系也不清楚。

  搜索申请书有些是“没有发现尸体的杀人事件”,但只东京市内一年就有七千起失踪事件,也不能一一都去核对。

  牛肠刑警注意到了这份搜索申请书。该失踪者失踪的日子,和老太婆被害的日子相吻合。

  失踪者的名字叫宫下克司,即将年满二十的年轻人。是目前流行的无固定工作的打工者,和二十二岁的姐姐住在一起。搜索申请书就是姐姐提出的。

  住所在新宿区大久保二条,在邻接警察署管区,但离被害人的住所不很远。

  这个失踪者和本案件有无关系还不清楚,但二者发生在同一天引人注目。

  牛肠在向搜查会议提出之前,一个人对失踪者的身边进行了一点调查。

  2

  这是一起不期而遇的事件。彼此双方都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遇见他们是偶然,得到这样的结局也是偶然。

  “我当时想,我不下手,对方就要下手。”

  从现场跑回来的矢桐全身颤抖着对洋美说。对手是三个凶暴的流氓。对在温室里长大的少爷矢桐来说,对方就一个人他也不是人家的对手。

  “这我知道,你是为了保护我而战斗的。”

  宝井洋美非常感激。冒着生命危险保护她这样一个出卖肉体的陪客女郎的男人,过去从未有过。

  在矢桐本人来说,是出自自卫本能而刺伤对方的。但在洋美看来,矢桐像是为了保护她而拿起武器进行战斗的。矢桐若不进行战斗,她肯定要成为三只饿狼的猎物。

  矢桐的手,沾上了对方的血,衣服上也溅上了血点。作为凶器使用的登山用的刀子,掉在了司机座位的地上。

  “先把刀子扔掉吧!”

  危险过去之后,洋美沉着下来了。车子停在了空地的草丛旁边,洋美下车去扔刀子。

  “没事儿了,我埋得深深的。”

  洋美为了使矢桐放心,小声说道。

  “不知他们怎么样了。”

  矢桐这时才想起了他刺伤的对手的情况。

  “没事儿,一定去治疗了吧!”

  “医生会去报告吧?”

  “他们去医院的话……”

  “你是说他们不去医院吗?”

  “是对方无理取闹,我们是正当防卫。因为他们要强xx妇女才被刺的,这是不好对医生说的。而且他们都像是流氓,我想他们不会去找医生的。”

  “假如……陷入没有必要去报告的状态的话……”

  “你指的什么情况?”

  “就是……刺死了的话。”

  “我想不会死的。就是死了,你也是正当防卫,我为你作证,我听说有证人对正当防卫是有利的。”

  洋美意识到,对矢桐来说,现在她处于绝对优势的立场。她盘算着,很好利用这种立场的话,一下子变成富贵之身就不是梦想。

  “咳,我干了一件荒唐事。”

  有生以来第一次刺伤了人的矢桐有些惊慌失措。

  “没有事儿,你不必担心。当时又没有别人在场。那几个人在一瞬之间大概也没来得及记下我们的车号,我们不是也没有记下他们的车号吗。”

  洋美这么一说,矢桐才意识到,只记得对方坐的是一辆半旧的皇冠车,车的颜色和号码全不记得。自己所刺的人的面孔,也只记得是尖下巴,长脸。再次见到恐怕也认不出来。

  “今天晚上你就这样回去有危险,先到我家把血洗掉,好好休息一下再回去吧!”

  矢桐已经完全听洋美摆布了。

  “没事儿,没什么可担心的,有我守着你。我们今夜虽然是初次见面,但已经是‘命运共同体’了。”

  洋美的话,矢桐完全是服服贴贴接受了。

  “现在让我来驾驶,你休息吧!”

  洋美得意地微笑着握起了方向盘。

  这天夜里,住在洋美房间的矢桐,疯狂般地向洋美要求交媾,像是想借两人的交欢来排遣他心中的不安。

  洋美也热烈接受。与其说是互相要求,不如说是互相贪婪,互相迷恋。二人不是在和睦中融洽交合,而是在男女格斗般的粗野结合中考验同甘共苦的伴侣。

  对洋美来说,无疑是征服了巨大猎物的确认仪式,男方进入她的肉体越深,意味着征服得越牢靠。

  “我们已经不能分离了。”

  洋美像打麻药般地在对方的耳边继续说道。

  揪心的日子过了好几天了,传媒仍然没有报道这个事件。

  “嗬,还是我说对了吧。他们一定是偷偷地去治伤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