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真心与谎言的迷宫,戏剧和现实的重叠

时间:2021-10-2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Mélancolie 点击:

  《驾驶我的车》名义上来讲是改编自村上春树的同名原作,但实际上契科夫的《万尼亚舅舅》我觉得更是中心灵魂。滨口导演在这部作品所展示的野心真是非常之大,大胆地同时基于两大名家的作品进行改编,编织了一个更大的框架,将两部原作融合在了一起,打上了滨口龙介自身鲜明的烙印。可能其他导演对于改编作品相只是简单当了裁缝,滨口导演在本片在我看来已经成为了一个织梦者,以自己的思考和感受驾驭名作并拓展为自己的广阔世界。

驾驶我的车

  本片在主要剧情上分了三条线穿插推进:

  1.作为一名舞台剧演员兼导演的主人公家福与作为剧本家的妻子从亲密相处到怀疑猜忌的过程,并最终完结于妻子的意外身亡。这一部分是为全片最为重要的基石,也是后两条线故事线的源头与终点。

  2.作为导演来到广岛指导《万尼亚舅舅》戏剧演出,与剧院的的演员和工作人员所产生的各种连接,特别是与妻子旧识高槻的交流,挖掘了亡妻所不为人知的过往。这部分窃以为是本片最精妙的部分,不仅以戏中戏的方式呈现了《万尼亚舅舅》,同时以《万尼亚舅舅》的剧本做了隐喻,对于现实的人物关系做了映射。

  3.自己与女司机渡利在行驶中互相深入,互相解救对方的过程。这一部分应该是改编自村上的原作部分,我其实本身是没有看过《驾驶我的车》这篇村上的原作的,对于本片与《驾驶我的车》原作的连结知之甚少,还请多多宽容指正。

  前面也说到,本片不是基于原作的改编,而是滨口导演的一种借壳探讨,甚至我认为可以算得上是原创故事。本片的核心,在我看来,是对人与人之间的复杂关系的建立与维持和理解他人的困难性探讨。以家福为视点,无论是妻子音还是高槻还是渡利,抽象到更宏观的层面来讲,都是一段关系中的相互试探与猜测,只不过因为角色的不同,在关系中的付出、索取乃至心态有着很大的差异。但究其本质,都是自我对他人画像侧写与他人真实人格的冲突与修正。

  --------------------------------------------------------------------------------

  夫妇线——真心与谎言的迷宫

  滨口导演用了足足40分钟的时间,铺垫了这对夫妇的相处关系,甚至还刻意放在了演员表之前。

  影片的开头非常有神秘感,黯淡的凌晨、摇曳的身姿、不知所言的故事。只有在寂静的深夜,潜藏于不知名暗处的精灵才会一显身姿,伏于身畔,耳语那些欲望的呻吟。家福望着妻子半裸的胴体,却看不真切,仿佛处在现实和梦境间的裂缝,任凭那些虚幻的触须在自己的脑子里留下烙印。

  【她有自己的原则,她会要求自己能做某些事情,不能做某些事情。】

  【她可以偷偷溜进他家,但不能在那里xx。】

  【没错。】

  荒诞的故事是妻子对自己的谶语,至少在当时,妻子还是非常自信自己不会陷入欲望的漩涡,尽管欲望之海已悄然没过了她的的膝盖。

  家福在出差的意外间撞见了妻子的偷情现场,但最终没有声张,仿佛无事发生过。但内心的裂痕避无可避。越是不能正视现实的痛苦,越要面对内心的崩坏。

  但实际上,家福撞见的那刻,妻子也同样通过镜子看见了他。因此在家福回家后,续写了自己的故事。女孩终究是越过了自己设定的边界线,想起了自己作为八目鳗的前世。

  但是这一切发生后,两位当事人的内心在各种无端的揣测与翻涌,却要在表面上维持风平浪静的假象。即便在言语上密不透风,行为的细节却早已变质,海市蜃楼总归是会被撞破。妻子决定踏出这一步,无论现实在主观上的好坏,终归是不可掩盖的真相,只有真相的忽视才是最大的伤害。但在一切成行之前,她却意外迎来的生命的的终结,一切结束。

  其实通篇下来,妻子对家福的爱是毋庸置疑的,但问题是在于,人是无法拥有另一个人的。越是爱之深,越不会将自己认为自己的丑恶恶心的部分展现给对方,只会顺应着去表现对方想要看到的自我。但这些难以名状的黑暗并不是不存在,人是无法自己否定自己的,你只能分割开来,让不同的人去回应你不同的部分。也不要期待能有世界上另一个我,能无缝全盘接受,毕竟二重身的传说,最终都只剩唯一的留存。

  --------------------------------------------------------------------------------

  万尼亚舅舅线——演出上映于现实与戏剧的重叠

  滨口导演以一种近乎“断章取义”的方式将《万尼亚舅舅》打散并重新以自己的视角做了再诠释。影片非常巧妙地将《万尼亚舅舅》的人物关系与对应演员之间的关系关联起来,使得同一个情节场景在现实和舞台上双重上映。滨口导演再一次给我们展示了他最熟悉的魔法,但这次不再是梦与现实的交融,而是舞台与生活的重叠。

  场景一。高槻的第一次试镜。阿斯特罗夫——高槻,万尼亚——家福,叶莲娜——Janice(家福音)。

  这一幕其实很明显,是家福撞见妻子家福音偷情回忆的具像化。这段三角关系被直接地套用高槻饰演阿斯特罗夫对叶莲娜表白这段试镜中。一方面以这些戏剧角色去展现高槻、家福乃至音在当时的心理活动,作为观众更能以《万尼亚舅舅》的戏剧角色的理解丰满影片的人物形象;另一方面高槻以表演的的形式重新演绎家福回忆中类似的剧情,引发了家福与高槻的人物冲突。特别是最后家福作为导演的对表演突然打断,这契合了《万尼亚舅舅》中万尼亚对阿斯特罗夫的打断情节,但在现实中是不合时宜的,这也表明了家福内心的动摇。

  再以试镜的表演先谈谈高槻的的人物形象。高槻的表演是充满攻击性的,他习惯以更加主动的的方式去“侵入”目标。所有的肢体接触都是从高槻发起,在第一时间就展现过量的情感,这种激进在其他人物里是缺席的,这也是高槻在片中最特别的地方,这种激进我会在最后总结详细再做对比展开。

  场景二。高槻与Janice迟到后第一次排练表演。万尼亚——高槻,叶莲娜——Janice(家福音),教授——家福。

  试镜结束后,家福出乎意料地将万尼亚的角色给了高槻,这一戏剧角色的转变也正是代表着这核心三角关系又出现了再平衡。万尼亚暗恋着作为教授妻子的叶莲娜,但同时对于教授又饱怀尊敬,从上帝视角来看,无疑这样的关系才是最贴切现实的人物关系。

  但其实全片本就是贯穿的家福的视点。在过去,他认为自己无法把握妻子的身体与内心,因此他认为自己是万尼亚,总是在艰苦地追逐妻子剪影。但在第一次在酒吧高槻对家福的坦白中,高槻直言了自己对家福的嫉妒,对于家福而言,他才终于能明白妻子不仅不是抓不住的镜花水月,反而双方都是对方的束缚。但对于高槻来讲,他不过是音的弃子,是真正的求而不得。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