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青春因我爱你而开始,也因我爱你而枯萎(2)

时间:2021-10-2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灰狼 点击:
 
  木子站在不是很高的院墙边喊着林夕。
 
  很快院子里传来了争吵的声音,木子又喊了一声林夕。
 
  黑夜里,院墙外,他看不见林夕的脸,他听到了林夕的哭声,他看不见林夕摔倒在地时有多痛,他听到了林夕摔倒在院子里的声音,风声,哭声,谩骂声......
 
  那一夜,所有的悲伤前所未有的翻涌着,像是遥远遥远的海面在翻涌起海浪.
 
  木子不再喊林夕了,他听见心裂开的声音,像是夜里绽放开的花朵。
 
  冷冷的风在耳畔吹过,那些翻涌的悲伤固执的不肯离去,可是他的理智告诉他该离开了。他进不去林夕出不来,僵持着只会让林夕更心痛,他站在院墙外大声喊着,林夕,你别哭了,我走了。
 
  在没有星星的夜里,他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他一路走一路流着泪,虽然眼泪是最没有用的东西,但他除了流泪却什么也做不了。
 
  那一夜,木子在这座破落的小县城的小旅馆窗户下站了一夜,他在等着天亮。
 
  木子发信息告诉林夕,我一定要带你走,只要你愿意跟我走。
 
  林夕打来了电话说不要打电话发信息联系,他们像是影片里的间谍约定了暗号,因为他们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电话就会不在林夕手里了。
 
  早晨10点钟,林夕给木子打了电话,告诉他先回到他们一起生活的那座城等她,她会想办法离开。
 
  木子坐上了离开的汽车,走到一半的时候林夕发来了信息说,我在医院,他们要我打胎。
 
  那你愿意吗?
 
  如果你不愿意,我现在就回去带你走。
 
  好,我等你。
 
  汽车路过离人亭的时候木子跳下了车,租了一辆私家车返回了那座小县城。
 
  再联系林夕的时候,电话已是无人接听。
 
  我是不是应该报警?
 
  那是她父母,再说以什么理由报警,失踪吗?
 
  站在街边的木子带着墨镜冷漠的看着来往的行人,自问自答地说,这座城就这么大,最应该去的地方就那几个,那就开始找吧,这一次就算与全世界为敌,我也在所不惜。
 
  林夕打来了电话,电话里的林夕很轻松地说,你先回去吧,我想多陪几天我妈妈,可以吗?
 
  只要是你决定的,我都依你。
 
  那颗悬着的心落地了,摔在了腊月里水泥地面上,那么冰冷那么痛,可是这一次木子没有流出泪,他只是笑笑走向了车站。
 
  坐在了火车站旁的网吧里,带上耳麦,一遍又一遍的单曲循环那首我爱她。
 
  无声无息地泪水一次有一次迷糊了视线,屏幕上是一行行不知所云的字和闪烁的光标,木子删掉了留在屏幕上的字:
 
  我爱你,从开始到结束,
 
  我爱你用了一秒钟,却用尽了我一生的力气,
 
  我的青春因爱你而开始,也因爱你而枯萎。
 
  我走过很多地方的路,最难走的是去你家的路。
 
  我对你的爱廉价的跟我眼泪一样,我不想哭,可是我真的忍不住,
 
  原谅我的恨,我知道悲剧正在上演,而我却是那个与故事无关的主角。
 
  一个星期后,午夜0点的候车室木子收到了林夕的信息:
 
  你别来了,孩子今天流下来了,你要恨就恨我好了,不要恨她,那是我妈妈。
 
  这一次木子没有感到悲伤,他慢慢地起身走向售票窗口退掉了抵达林夕家乡的车票,走出候车室凄冷的街上飘着一层白白雪。
 
  木子带起墨镜一脚踩在了雪地上,脚下发出了枯叶破碎的声音。
 
  他一边走着一边像是喝醉酒的人自言自语着:
 
  如果可以谁的心里愿意装着恨,你是我最爱的女人,你叫我如何恨?
 
  雪地上留着一行弯曲的脚印,它们固执的留在雪夜里,像是一个孤独的的不愿散场的说书人,在诉说着这世间所有的爱与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