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法庭上呐喊的少年

时间:2021-10-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张雅文 点击:
  这是一起典型的校园暴力引发的恶性案件。

法庭上呐喊的少年
 
  石帆(化名),17岁,出生在黑龙江大庆辖区的某县小镇,入狱前正在读初三,学习很好,本该有一个不错的前程。
 
  母親,在我最需要的时候,你在哪里
 
  石帆从小身体瘦弱,性格内向而软弱,别人欺负他,他从不敢反抗。上小学,一帮男生逼着他给他们写作业,不写就打他,他只好忍气吞声地趴在桌子上一本接一本地写下去,直到全部写完为止。他受了委屈从不向别人哭诉,总是咽进肚子里默默地忍受,因为他无处倾诉。
 
  10岁那年,在外打工的父母离婚了,他被判给了父亲,跟着爷爷奶奶在农村生活,此后多年,他再也没有见过母亲。直到他进监狱以后,母亲才第一次来未成年犯管教所看他。可是,母子俩的见面却很不愉快。
 
  他第一次见到玻璃窗外的母亲,感到很陌生。七八年没见到母亲,他不记得母亲的模样,更谈不上有什么感情。
 
  母亲却记得儿子,虽然儿子长高了,长成了1.8米的大小伙子,她却记得儿子的眉眼,更记得母子连心的感受。她看到儿子因杀人被关在大牢里,痛心不已,失声痛哭。
 
  但母亲犯了一个情绪化的错误,她把对前夫憋闷多年的怨恨像开闸泄洪似的,向铁窗里的儿子倾泻开来——她埋怨前夫没有管教好孩子,才使儿子走到今天,还说她得了一身病,都是他们爷儿俩造成的……石帆听到母亲数落父亲的“罪状”很反感,好像母亲来这里并不是为了看他,而是为了发泄她对父亲的怨恨。
 
  2016年12月,母亲最后一次来看他,在会见室里一见面,母亲又开始数落父亲的“罪状”……
 
  这个沉默寡言、很少反驳的少年,再也听不下去了。他从小就跟父亲的感情最好,父亲对他管教得很严。父母离婚后,全靠父亲一人打工赚钱支撑着这个家。家里有爷爷、奶奶还有小叔,小叔得了双侧股骨头坏死,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爷爷得了胃癌,他上学又处处需要钱……全家人的生活担子全部压在父亲一人身上。他犯罪以后,法院判决他家赔偿受害人家属22万元,父亲借遍了所有的亲属,仍然凑不够这笔钱,父亲向母亲求救,母亲却说她没钱……这些在少年心底沉积多年的愤懑,终于火山般地爆发了。
 
  “我不允许你这样诋毁我爸爸!我爸爸辛辛苦苦地抚养了我,而你呢?你口口声声地说我爸爸没有管教好我,那我问你,在我最需要母亲的时候,你在哪里?当别人欺负我、打我、骂我是没娘的孩子时,你又在哪里?这么多年,你想过你这个儿子的死活吗?我犯了罪,法院判我家向受害人家属赔偿22万元,我爸爸哭着向受害人家属赔礼道歉,求爷爷告奶奶四处借钱,借遍了所有的亲朋好友,就差给人家下跪了,仍然没有凑够22万元,可你呢?爸爸找到你,希望你能为我出点儿钱,你却说你没钱,一分没出……现在,你有什么资格来数落我爸爸?我告诉你,请你再不要来了,我再也不想见到你!”说罢,石帆转身向身后的小门走去,把母亲一个人丢在那里。
 
  备受欺凌的少年走上人生的歧途
 
  父母离婚之后,他成了没妈的孩子,生性怯懦的他变得越发软弱,同学更加肆无忌惮地欺负他。在县城上中学要住宿,一些霸道的学生经常向他收“保护费”,把他堵到厕所里逼他交钱,他不交就打他。他的吃饭钱经常被他们抢去,他常常饿肚子。
 
  为此,他找过老师,学校教导主任也曾找过派出所。派出所警察却说,这些学生十二三岁,都不到14周岁——法律规定的追责年龄,没法管,只能靠学校说服教育。
 
  可是,对这些调皮捣蛋的学生,老师根本管不了。有的人被停课一两个月,之后又来学校捣乱,在学校里打架斗殴、收“保护费”,搞得校园里乱糟糟的,想学习的学生都无法安心学习。
 
  打他的学生得知他找了老师,越发怀恨在心,变本加厉,四五个人多次把他堵在寝室、厕所或过道里,对他拳打脚踢。他对他们毫无办法,只能把仇恨深深地埋在心里。
 
  其间,学校里发生了一起捅人事件:一个不满14周岁的学生拿刀捅了向他要钱的学生,因不满14周岁没有被判刑,从此以后,再也没人敢欺负捅人的学生了。
 
  这件事在学校里引起了极坏的负面影响,也给了石帆一种错误的暗示:既然靠老师、靠派出所都解决不了问题,就只能靠自己来解决了!
 
  石帆爱看小说,尤其爱看网络小说。他看到一篇网络小说中的主人公从小被人欺凌,后来开始反抗,最后变得越来越强大,再也没人敢欺负他了。小说里的主人公说:“一个被欺负的人,是永远不会成功的,必须学会反抗!”他从小说主人公身上看到了自己。
 
  2015年1月2日,本是一个新年伊始的大好日子,15岁的石帆还有半年初中毕业,就要考高中了,他的学习成绩不错,他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可就是在这天,他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一个最不想见的人——令他饱受欺凌的同村少年。
 
  这个少年欺人成性,一见到石帆就像猫见老鼠似的,以不屑的口气命令他:“哎,我没钱了,晚上6点,多带点钱去我家!我在家里等你!”
 
  石帆没有回答。
 
  “听见没有?你哑巴呀?”少年又怒斥了一句。
 
  石帆回到家里,在网上看了一会儿小说,看看小说中的受气包主人公是如何开始反抗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