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江湖儿女》:如何理解贾樟柯的电影江湖?

时间:2021-09-2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獠 点击:
  贾樟柯的电影总是能引发诸多争议,这一次的《江湖儿女》似乎风波更甚。
 
  贾樟柯的电影总是让人翘首以盼,但大多数人看过之后,心里仍然会默念:老样子啊,似乎和上次也没什么分别。

《江湖儿女》:如何理解贾樟柯的电影江湖?
 
  不喜欢他的人骂他装逼、闷骚,拿国人的伤痛与愚昧去迎合歪果仁和电影节评委。
 
  喜欢他的人高呼:他是国内仅存的现实主义旗手;失去贾樟柯,我们就失去了呐喊的标准口型。
 
  大部分人并未看过他以往的作品,只是在众人或赞或贬的舆论推动下走进影院,在影片戛然而止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电影没头没尾的,就这么结束了?
 
  原谅我的心直口快,我讲出了观众真实反应。
 
  然而拿了那么多奖的贾樟柯真的徒有其名么?又或者是这一届观众真的不行?
 
  也许是大伙儿看惯了国产主旋律与好莱坞商业片,对于标准格式的文艺片(闷骚片)有些水土不服。
 
  那么怎样才是贾氏电影的正确打开方式呢?不妨从头聊起……
 
  1、贾樟柯的乡土情结
 
  正式让贾樟柯走入大家视线的是1998年的《小武》,和之后的《站台》《任逍遥》并称故乡三部曲。它们让贾樟柯代表中国电影的新生力量走向了世界,并在欧洲电影节上屡获提名与奖项,也顺便在非官方的盗版碟片界捧红了毫无表演经历的王宏伟与赵涛。
 
  “非常多的人的生活状况被遮蔽掉了,若干年后想想大多数中国人是怎么生活的,如果你从当时的银幕上寻找,全是假的,全是谎话。”这便是贾樟柯扛起摄像机的理由。
 
  “我觉得中国需要一些非常彪悍的个性的人,彪悍到可以独立的与这个时代共舞,参与到里面,改变它,影响它。而不是穿上盔甲,说我是独立的,眼睁睁看着所有的事情覆水难收。”
 
  可以说,这个时期的贾樟柯很纯粹,也很勇敢。没有如今神通广大的网络,如我般的众多小资(资金的“资”)青年把他奉若神明,一切皆因为他的低调与神秘。大家只见其片,不闻其声,不见其影,连他长个啥模样都不太清楚。
 
  这便是“神秘”的力量!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导演可以两年一部的拍出如此与众不同的闷骚电影,完全突破了那个港产武侠与枪战片肆虐的年代里普通影迷对于电影的认知。他竟然比王家卫还小众与高冷,摇晃的摄影,莫名其妙的长镜头与空镜头,土的掉渣的腔调,沉默到尴尬的人物对白……这一切是那么的质朴,却又令人耳目一新。
 
  比起墨镜王来说,他更加神龙见首不见尾。大家对他的印象只能是,一个饱含乡土情结的山西导演,通过“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走向了世界。
 
  然而,他能走出自己的世界么?
 
  2、贾樟柯的微观世界
 
  2004年,贾樟柯完成了新电影,片名就是《世界》。
 
  多么大气与响亮的片名,他真的要走出山西走向世界了么?
 
  观众们迫不及待想要看看贾樟柯镜头里全新的世界……没成想居然只是“北京世界公园”里的微缩景点!我们都把望远镜举起来了,你就给我们看这个?
 
  那一刻,我的内心是失望的。表面上是因为我没能看到我期望中的“世界”,里子里却是那个年纪的我仍然没能读懂贾樟柯心中的“世界”。
 
  佛祖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世界之大,我们无可想象;世界之小,我们同样无法理解。
 
  贾樟柯的“世界”既无比粗犷宽阔,又无比的精致狭小。我们想窥视,他却想目送……
 
  3、贾樟柯的城市视角
 
  第三次重新认识贾樟柯,是《二十四城记》与《海上传奇》。
 
  这里有他对于除故乡以外其他城市的认知与记忆,上海、成都,沿海、内陆……地域的变化并没有改变他讲述中国的视角,这永恒不变的视角便是——“时间”。
 
  60年代,70年代,80年代……直至新世纪……
 
  贾樟柯永远在讲述关于时间的故事。时间的流逝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感悟、怎么样的变化,是好的、还是坏的?并非单纯的非黑即白,也不是只为煽情的念旧情结。镜头里只有质朴的讲述,一段段平凡真实的回忆,却掩饰不住一颗颗或冰或烫的心灵。大时代中快速变革的中国,留下的不只是伟人们的丰功伟绩与官员们的豪言壮语,更多普通人的悲欢离合与酸甜苦辣同样值得记录与感怀。
 
  如此珍惜“时间”与感伤“时间”的贾樟柯,怀着悲天悯人的情感,下一次他又会把目光投向哪里?
 
  4、贾樟柯的江湖情怀
 
  如果我没记错,《三峡好人》《天注定》再加上本次的《江湖儿女》,贾樟柯已经三次取景于三峡库区了。其中《三峡好人》与《江湖儿女》主要提到了重庆市的奉节县,局部取景于巫山县,比如那座“一、二、三,亮!”的大桥。别问我为什么这么清楚,因为我是一名身在重庆的城市规划工作者。
 
  也许是偶然,又或者是必然,贾樟柯把视点移到了更为险峻难行的内河长江中上游。为什么?因为这里有实体的“江湖”。
 
  三峡成库前,这一段长江是“江”;而成库后,它变成了“湖”。
 
  “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世界“殊”了么?哪一方面?正面的还是负面的?
 
  当官媒一味报道万众欢庆、世人皆赞之时,贾樟柯蹲在那三峡之巅的奉节与巫山,看潮起潮落、云卷云舒,他的镜头里真实的记录了当地百姓的不舍与离去,拿起与放下,沉默的、淡然的……颠沛流离,背井离乡。
 
  “每个人有自己的时代,每代人都有他们的任务……面对要拆除的县城,拿起摄影机拍摄这颠覆坍塌的变化,或许是我的天命。”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