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涉嫌对象

时间:2021-09-1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森村诚一 点击:
东京空港杀人案(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七章 涉嫌对象

  1

  “大竹专务不是自杀?”

  山路警官和渡边警官,从调查组成员——航空部公务员吉村君那里,打听到极其富有价值的情况。

  “大竹专务对于飞机失事,抱有怀疑态度。对于委员会有关第四引擎检查后提出的报告,持不同意见。他要求与我见面,听取我的观点。在事故原因还没有弄清楚之前,他不可能自杀。他的死,肯定是他杀!”

  吉村君的观点,旗帜鲜明,从他充满自信的口吻里,似乎知道凶手是谁。渡边警官接着问道。

  “大竹专务被杀,你事先想到过吗?”

  “没有,可是……”

  猛然间,吉村君吞吞吐吐起来,与刚才说话时的口吻判若两人,好像有什么顾虑。

  两名警官敏感地意识到,吉村君一定遇到过什么。

  “请大胆说!哪怕芝麻绿豆的事情,也没关系。”

  渡边警官一个劲地追问。遇到这种场合,如果性急,证人就有可能缩手缩脚,一声不吭。可年轻的渡边警官,生来就是一个急性子。

  “其实……”

  吉村君支支吾吾。可最终,他还是下了决心。

  “因为我也有过这样的经历。”

  “怎么?同样的经历?你的意思是说……”

  正在一旁记录的山路警官,用眼睛瞪着看他。

  “我也差点遭人暗算!大约一个月前的一个早晨,我去上班,在地铁站台上等车。就在电车呼啸驶入车站的时候,有人在我背后猛推了一下,我被推落在站台下边的电车轨道上。幸亏我的命大,掉落在停车区域的前边,才没有被电车压死。”

  吉村君说到这里,也许想起当时那可怕一幕,脸部肌肉不由得抽搐起来。

  “你是不是与别人有过怨仇呢?”

  “根本没有那回事。打那以后,我时常提心吊胆的。我仔细回忆过,也实在想象不出究竟是谁想暗害我?”

  吉村君环视一下周围,仿佛那个暗害他的杀手就在附近。公务员在常人眼里,高人一等,目空一切。可吉村君的目光里,却全然没有骄横,而是充满了惧怕。这种诚惶诚恐的模样,无疑是真情的流露。

  “会不会因为人群的相互间拥挤,不小心将你推下去的?”

  上班族担心迟到,往往争先恐后地朝站台涌去。潮水般的乘客人流,在各地铁站台司空见惯,屡见不鲜。

  “绝对不是那回事!这与相互推搡和拥挤的力量完全不同,是决意要杀害我。虽然凶手害我未遂,但当时的情景,我至今记得清清楚楚。”

  从外表看上去,性格内向的吉村君,态度非常认真。

  “请问,你那被害未遂与大竹被害,有什么必然关系吗?”

  正在记录的山路警官,突然发问吉村君,以致吉村君吓了一跳。

  “那,那……”

  吉村君说话,再度磨磨蹭蹭起来。两名警官的视线,不约而同地一起射向他,似乎在大喝一声,快说!

  “如果你们再深入调查下去,一切自然会明白的。按我现在所处的位置,不能随意地说三道四。其他,我也确实提供不出什么证据。你们说的那个情况吗,可能有疑点。”

  语无伦次的吉村君,说完立即站起身来,满不在乎地望着二位警官朝他射去的威严目光。

  此后,两名警官无论怎么好说歹说,吉村君就是一言不发。他之所以这样做,不是为了明哲保身,而是担心自己的轻率发言有可能给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

  两位警官在找吉村君谈话之前,曾向有关部门打听过他的人品、工作表现以及其他情况。通过今天与他的交谈,吉村君还是可以信赖的。

  警官的职业特点,就是对事物的敏感性,比常人要强得多。与人接触时,只要对方在谈话中间稍出现前后内容不一致,就会引起他们的怀疑。尤其是善于捕捉说话破绽的山路警官,已经察觉到眼前的吉村君为明哲保身隐瞒了一些重要情况。

  倘若这推测是真的,那又是什么原因使他保持沉默的呢?吉村君断定大竹专务之死是他杀,其理由是他也遭到过暗算,只不过是暗杀未遂。就凭这一点,他与被害人之间肯定有什么特定关系。再则,他说话时的表情,似乎有什么难言之处。

  专案组全体警官得知这一情况后,才开始感到大竹专务被害的背后笼罩一团巨大的黑雾。

  2

  在从霞关的国家航空部回来的路上,渡边警官说。

  “吉村君说了,如果深入调查下去就会一清二楚的。他还说,有些事是不能随便说三道四的。”

  距离航空部不远的地方,就是东京警视厅。他们打算顺便到那里休息一会儿,正逢午间休息。从周围的国家机关大楼里三三两两出来的男女公务员,为呼吸新鲜空气,朝日比谷方向走去。男的穿长袖衬衫,女的穿短袖衬衫。正午时分,火辣辣的太阳高挂在天空。两个警官没有穿外套,衬衫的袖子早已卷到肘部。

  “嗯。”

  山路警官点点头,鼻子下面又是汗涔涔的。这大概是热的缘故吧?

  “作为全日航公司的首脑之一,在追查飞机失事原因最关键的时刻自杀,确实难以令人置信!八月十一日,距离大竹专务怀疑飞机失事原因与吉村君会面,没有几天。”

  山路警官连连点头。他没有插话,担心打断渡边警官的思路。

  渡边警官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突然,他睁大眼睛。

  “据说大竹专务是不满委员会提出的检查报告,而要求与吉村君见面的。这大概是吉村君能够给予大竹满意回答的唯一人物?至少吉村君也不同意那份检查报告,而且其手里还有可能掌握着什么补充说明的内容。因此,大竹专务要求与吉村君见面。”

  “……”

  “可他们见面后没过几天,大竹专务就死了。因此,古村君断定大竹专务的死是他杀。其理由是,自己有被害未遂的经历。A被害,B被害未遂。以此为由,B断言A死是他杀。既然如此,刺杀A与B的凶手应该是同一个人。或者说,两名凶手之间至少应该有什么联系。杀害A与B动机应该是相同的。也就是说,A与日有共同点。”

  “大竹专务与吉村君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共同点?大竹君对引擎的检查报告不满意,而吉村君则握有补充其不满意的材料。共同点,大概就是这……山路君!”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