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苏筱看不到自己也是那个回不去村庄的屠龙少年

时间:2021-09-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小马过河 点击:
  今天刚看完《理想之城》,里面苏筱和夏明讨论了一个可能是每一代人都会纠结的问题,就是到底是先适应规则,等自己有权制定规则后再改变规则,还是一直坚持自己认为正确的原则,不在原则面前低头妥协。苏筱认为当前者变成掌权的规则制定者的时候,已经像长出鳞片的屠龙少年一样回不了头了,所以这在她内心认为是她和夏明的人生路线不同,夏明是污浊的,而她是干净的。但是苏筱并不知道为何屠龙少年会长出鳞片,实际也看不到其实自己也是那长出鳞片的屠龙少年。

理想之城
 
  恶龙是野心在对欲望的极度渴爱的浸淫下生长出来的物种,贪婪残暴并且有巨大的力量,并占有无尽的财富,而想杀死恶龙本身就是野心,杀死恶龙后发现恶龙占有的财宝更是没有不被滋生出的占有的野心腐蚀的,人只要有“想要什么”或者“想成为什么”就一定会有一个价格,你觉得自己不会被腐蚀,只是还没有达到自己内心想要的那个价格,这个价格除了金银财宝之外,还有屠龙后获得的名望、他人的认可和赞美、对外境的掌控感即权力、自己内心的那个理想之城,人只要内心有期待和希望,就会有能腐蚀你的东西,除非你是霍比特人。人们如果仔细审视一下就会看到理想实际只是欲望的美化,理想之城只是自己构建的欲望之城。就像苏筱,赵显坤的一句话问她和宝钢的年度钢材供应价格,就让她构建出来未来美好的前程和理想,一种突然被拔高到一定高度看到不一样视野的人会自动的说服自己背离自己的初衷,让苏筱自动无视了在去之前路上和汪炀说过的话,苏筱的野心在这种对欲望的极度渴爱的浸淫下长出了第一只有鳞片的翅膀,即贪婪。
 
  苏筱的贪婪还表现在一直希望获得一种对周围人的掌控感,周围人要按照她的意志和思想行动,一次做不到就两次,坚韧不屈,百折不挠,这其实是对权力的渴望。其实苏筱一直处在一种打工人思维,所以内心对于平台、职位这些非常看重,而夏明则对于这些很淡然,他早就可以去集团任职但是他并不想去,一是集团烂事太多夏明不想参与,二是因为夏明一直想独立,而且以夏明的能力本也不会屈居人下给人打工,但苏筱看不到,只是以自己的思维希望夏明走自己给夏明划定的道路,就像和夏明说希望夏明出任合并后天字号公司的总经理,否则天字号没有灵魂。这种话如果是赵显坤说还比较恰当,而苏筱这么说就太别扭了,仿佛自己已经是赢海集团的女主人,不过这种有主人翁责任感的打工人确实是老板喜欢的,既不享有老板的收益,又能站在老板的角度给老板操心,当然人要以后自己想当老板也需要经历这一步。夏明内心估计觉得苏筱太傻太天真了,就算苏筱想给赵显坤打工,不代表所有人都愿意;就算苏筱认为赵显坤是舵手,希望紧紧追随,但是不代表所有人都应该上赵显坤的船。不过口头上只是暗讽了苏筱一下说他要想去集团早就去了。苏筱在夏明面前,完全无法掌控局面,总是感觉被夏明掌控,这种掌控感的缺失也让苏筱无法和夏明相处下去。
 
  如果说汪炀看到苏筱有一颗登顶的心(这个说法也是对贪的美化表达),那个时候还只是个种子,在她同意加入集团的时候,这颗种子就发芽了。当然苏筱认为她贪的是干净的,但只要有贪婪就没有干净的,因为贪婪虽然看起来是喜欢自己喜欢的,无可厚非,但还有另一面就是会排斥抹杀自己不喜欢的,这就是屠龙少年的第二只有鳞片的翅膀——嗔恨以及由此引发的残暴,恶龙对于影响自己占有金银财宝的人都不会留情。
 
  那什么是苏筱不喜欢的?是任何与她的理想、理念相背离的人和物。当苏筱的贪婪被激发以后,实现她野心的路径就很清晰——建功立业。苏筱的贪婪蒙蔽了她的眼睛,真正想提拔年轻干部的领导不会像赵显坤一样把苏筱提起来放到一个高位,相反是要保护的。一般人可能认为连升多级是好事,但是除非这个人真的才能冠绝古今,否则不是什么好事,就像古代皇帝并不着急立自己心仪的孩子成为太子,因为一下就成了其他人攻击的靶子。但赵显坤为什么这样做?就是因为他只想要一把快刀,不由他出面却能执行他的意志,斩断他不想要的东西,至于这把刀未来是否完好,是否能持续使用他并不在意,终究只是个工具。就像秦孝公用商鞅变法,对既得利益群体改革重组不合适自己出面,但终究要有人来做,像商鞅这样有野心实现自己的理想,又根本不再乎自己性命的人正好是理想的工具。
 
  苏筱看不到这些并不奇怪,即使许峰告诉她他们都只是别人的刀,苏筱和赵显坤讲许峰要走赵显坤毫不关心的态度也证明了许峰的说法,但是苏筱也不在意,因为她内心高傲,本就看不上许峰,自认为即使自己是别人的刀,终究也能挥舞出自己的一番天地,而她看不到当她挥舞出自己的一番天地的时候,她就已经变成了恶龙。但苏筱不会看不到她去集团必然和夏明、汪炀会站在对立面,她自己在天成干了那么久,子公司虚假分包“损公肥私”她不是不知道,夏明也和她讲过黄礼林经营天科的背景故事,这是所有者与经营者天生对立的矛盾,法律上虽然很清楚,天科是赢海这个股东的,但是实际经营者是黄礼林,对于经营者而言如果认为实际没有得到股东什么帮助,那么在事实上是否还认可赢海作为股东可以持续占有管理者对天科的经营收益就成了一个问题,一旦不认可,就会出现经营者套取公司利润的情况,就像电视里的虚假分包等情况以及现实中国企领导中饱私囊的情况。夏明知道虚假分包这种做法无疑是递了一把刀给赵显坤,赵显坤随时可以把他们送进监狱,不是长久之计,所以夏明一方面通过拿群星广场等类似项目让赵显坤觉得管理层给他赚的比自己拿走的多,从而不追求管理层责任,和赵显坤进行微妙的博弈;另一方面则花了很长时间策划把天科做亏损,让集团主动剥离天科,正大光明的占有自己经营公司的收益,这也是管理层想独立的通常套路,不好的东西没人愿意要,天科真做好了,股东根本就不会放,股东不想让经营者干了,只会把经营者赶走,这类案例看看当年国企和集体企业改制,在国家和集体手里基本都亏的干不下去,但是改制前后都是同一帮人,改制完在自己当家作主以后公司发展的就风生水起,还能上市。你再品品《大江大河》里的宋运辉和雷东宝的命运波折,两位杰出的有主人翁责任感的高级打工人一个被离职,一个进监狱,等他们年过半百,是否会发现自己的努力感觉像是一场空?是否会看透主人翁责任感?如果他们看透了主人翁责任感,是否会翻身当家做主人,如果他们做主人,又会演绎什么样的故事呢?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