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傀儡主人(第二十二章)

时间:2021-09-0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海因莱因 点击:
傀儡主人(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我再次提起服用时兆延长片时,她没有反对,只是建议我们将剂量降到最小。这种妥协其实很好―一如果两人觉得剂量太小,什么时候都可以多服一点。
  我把药制成注射剂,这样药效来得更快。平常用药后我会看一座钟,只要秒针不动了,我就知道药力已经在体内发挥作用了。不过小屋没有钟,我们又没戴指表。这会儿太阳刚刚升起,我俩整夜没合眼,一直依偎着靠在壁炉前低低的半月形大沙发里。
  我们又躺了好一会儿,感觉很舒服,朦朦胧胧的。我半心半意地想,不知时光延长药起作用没有。接下来,我意识到太阳已经停滞了,不再上升;又看到一只鸟拍动着翅膀在观景窗前飞着,却老是飞不过去。倘若我多盯着看一会儿,我能看见翅膀的每个震动。
  我的视线移回妻子身上,欣赏着她修长弯曲的四肢和起伏有致的线条。皮拉塔蜷曲在她的肚子上,毛茸茸的一团,爪子蜷缩着,像袖手取暖。一人一猫都睡意朦胧。
  “弄点早饭,怎么样?”我说道,“我饿死了。”
  “你弄吧,,”她答道,“要是我动一动,会惊着皮拉塔的。”
  “你可是说过爱我。敬重我,要为我做早饭的。”我边说边搔她的脚心。她喘息着抽回两腿,猫抗议地尖叫一声,跳到地板上。
  “哎,亲爱的!”她说着坐起来,“你让我动得太快了,你瞧,我让它不高兴了。”
  “别管他,老婆,你嫁的人是我。”话虽这么说,可我清楚是我的错。在其他没有服药的人面前,吃了时光延长片的人的动作应该很当心。我没有考虑到这只猫:它肯定觉得我俩的动作像喝醉了的“蹦蹦跳”玩具。我小心地、慢慢地蹲下来,想哄哄它。
  佴无济于事。它向它的小门飞奔过去。我本来可以抓住它,在我看来,它的动作就像糖蜜在慢慢流动。但这样做的话,它会更害怕。随它去吧,我进了厨房。
  你知道吗?玛丽是对的,“时光延长片”对蜜月毫无益处。我先前感到的是狂喜,极乐,服药后带来的却是不正常的幸福感。虽然我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但这是药物造成的强制性的安乐感。我用化学药剂伪造出的感觉取代了真实的幸福感,这是个真正的损失。
  的确,有些珍贵的东西是不能或不应该操之过急的。和往常一样,玛丽又对了。但是,不管怎样,这仍旧是美好的一天――或者说一个月,全看你怎么想。不过,我真希望当初能紧紧抓住真实的感觉。
  晚上晚些时候,药效退去。我感到有些烦躁,这是药效减退的标志。我找到了指表,看着时间检测我的反应能力。测出恢复正常以后,我给玛丽测量,她却告诉我她已于大约二十分钟前恢复了正常。我还以为我按各人体重配出的剂量很准确呢。
  “你想再用一次药吗?”她问我。
  我将她拥入怀中吻着,答道:“不,老实说,我很高兴药劲儿过去了。”
  “我太高兴了:”
  我的胃口很好,一般说来,药效过去之后,不管在服药期间吃了多少顿饭,都会胄口大开。
  我刚说起我的胃口,玛丽说:“等会儿,我去叫皮拉塔,它一整天都不在家。”
  在刚过去的一天――或者说“一个月”里,我一点都不想它。用药以后就是这样,只觉得幸福,其他什么都不管。
  “别担心,”我安慰她,“它经常整天不着家。”
  “它以前可不这样。”
  “跟我在一起时,它经常这样。”我答道。
  “我想我让它觉得受委屈了――我知道,全怪我。”
  “那它很可能去了老约翰家。每次我侍候得不周到,它都用这一套来惩罚我。它不会有事的。”
  “可已经是深夜了,我担心土狼会逮着它。”
  “别犯傻了,东面这么远的地方怎么会有土狼?”
  “或许会碰上孤狸什么的。你介意吗,亲爱的?我要出去找它。”她朝门走去。
  “穿上点衣服。”我叮嘱她,“外面冷得刺骨。”
  她犹豫了一下,然后回到卧室,拿上去村子那天我为她买的便服,走了出去。我给火添了把柴之后进了厨房。
  她走时一定没有关门。我正在犹豫不决:是吃快餐好呢,还是充分享受做饭的每个环节的乐趣,就在这时,我昕到她说道:“坏猫,你让妈妈担心死了。”呢哺的声音充满爱意,大家哄婴儿和小猫时都这么说话。
  我喊道:“把它抱进来,关上门!”
  她没有作声,我也没有听见门关上的声音,于是我回到起居室。
  她刚进屋,怀里却没有小猫。我刚要说话,却看见了她的眼神,直勾勾的,充满难以名状的恐惧。
  我说了声,“玛丽!”向她走去。
  她好像看见了我,却转身向门走去,动作急促而不连贯。就在她转身的一刹那,我看见了她的肩膀。
  便装下的肩膀圆圆地隆起。
  我不知道自已在那儿站了多久。很可能只有一瞬间,却令我永远刻骨铭心。我扑向她,抓住她的手臂。她望着我,眼神不再是惊恐万状,而是死一样的呆滞。
  她用膝盖顶我。
  我紧紧抓住她,勉强躲过一劫。我知道,不能用抓住对方上臂的办法来对付一个危险的对手。可这是我的妻子啊。要我用“佯攻――躲闪――格毙”的招数来攻击玛丽,我办不到。
  但鼻涕虫却决不会对我良心发现。玛丽,或者说鼻涕虫使出了浑身解数来对付我,而我却竭力避免伤害她。我既要阻止她杀掉我,又要杀掉鼻涕虫,同时还必须防止鼻涕虫抓住我。那样的话,我就再也救不了玛丽了。
  我松开一只手,一拳打在她下巴上。这一击本可以把她打昏的,可她连动作都没放慢,我再次抓住她,像熊那样张开四肢抱紧她,让她动弹不得却又毫发不伤。我俩扑倒在地,玛丽压在我身上,我用头用力顶她的脸,免得被她咬着。
  我就这样搂着她,凭借粗壮的肌肉钳制住她强壮的身体,不让她动弹,接着我试图用神经压迫来麻痹她,可她知道我想干什么,像我一样对关键部位了如指掌。我没被她压麻痹就算幸运的了。
  我只有一个办法:捏死鼻涕虫。我知道这对寄主会产生毁灭性的后果。她也许不会死,也许会。但肯定会受到重创。我想先让她失去知觉,再用比较温和的手段把鼻涕虫拿下来杀死……用高温或电击的办法,就能迫使它脱离寄主。
  利用高温――
  但我已经没有时间把这个想法付诸实施了,她的牙齿咬住了我的耳朵。我腾出右手向鼻涕虫抓去,却什么也没发生。我本以为手指会触到一团黏糊糊的东西,却发现这只鼻涕虫有着坚韧的角质外皮,感觉像是抓住了足球。当我碰到鼻涕虫时,玛丽猛一抽搐,咬下我耳朵上的一块肉,但她没有出现剧烈痉挛,说明鼻涕虫仍活着,还在控制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