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傀儡主人(第二十一章)

时间:2021-09-0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海因莱因 点击:
傀儡主人(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一段时间以来,“寄生虫计划”看样子已经偃旗息鼓了。虽说泰坦星人仍然控制着红区,可它们一出红区就会被察觉。而我们虽然知道每只鼻涕虫都控制了我们的一个人,像把他当成了人质一样,但已经不拿这个当成硬闯蛮干的理由了。眼下的情形可能会持续很长时间。
  联合国一点忙也帮不上。总统希望的仅仅是一项简单的合作,也就是在全球范围内实施裸背计划。可他们互相推诿,把这件事推给委员会进行凋查。真正的原因很简单:他们不信任我们。只有被烧伤的人才知道火的厉害――这种事总是对敌人极其有利。
  有些国家由于自身的社会习俗而免遭鼻涕虫的侵袭,芬兰人习惯于成群结队,脱个精光,急切地钻进蒸汽浴池,天天如此,不这么做的人就会引人注意。日本人同样喜欢共浴。赤道附近的海洋相对而言也很安全,非洲大部分地区也一样。法国人早已成为狂热的裸体主又者――至少周末如此,鼻涕虫想在法国藏身恐怕没那么容易。
  然而,在那些有禁忌需要遮蔽身体的国家就大不一样了,鼻涕虫大可以安全潜藏,直到它的寄主身上变味。比如英联邦国家,加拿大、英国等,尤其是英国,他们会说:“老兄,难道你就找不到别的乐子了吗?想脱掉我的内衣?现在?去你的!”
  他们将三只鼻涕虫附体的猴子空运到伦敦,我知道,英国国王颇想效仿美国总统,给大家作出榜样,但是英国首相在坎特伯雷大主教的怂恿下,坚决不让国王这么做。大主教甚至不屑于看我们的猴子一眼。对他来说,道德规范比凡夫俗子的生死更重要。在邻居的冷眼下,英国皮肉是暴露不得的。
  除了老头子挑选我一块儿做事的场合,我接触不到核心机密。我看这场同泰坦星人的战争,就和一般人看飓风一样,只看到他目力所及的很小一部分。
  我一般不直接见老头子,只从他的副手奥德菲尔德那儿接到任务,因此我不知道玛丽已经卸下了护卫总统的重任。我在部门的休息室与玛丽不期而遇,我高声喊道:“玛丽!”跌跌撞撞地跑向她。
  她对我甜美地款款一笑,朝一边挪了挪,给我腾出地方。“你好,亲爱的!”她呢喃道。她没问我这一向在做什么,也没责备我不和她联系,甚至没提我们多久没联系了。玛丽总是这样,让大坝后面的水自个儿管好自个儿。
  我可不行,我叽哩呱啦说个不住:“真是太棒了!我还以为你仍在给总统掖被子服适躯睡觉呢。你来这儿多久了?用不用马上回去?嘿,我来给你拨号点饮料吧――噢,你已经有了。”我开始拨号选一种老式饮料,可又发现玛丽已经替我点了。饮料冒了出来,正送到我手里,“啊?怎么会有饮料?”
  “你一进门我就点好了。”
  “你点的?玛丽,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你很了不起?”
  “没有。”
  “很好,那么我要说了:你真了不起!”
  “谢谢。”
  我又说:“我们需要好好庆祝一下。你什么时候闲下来的?嘿。难道你没有可能休假吗?他们不能指望你周复一周地一天二十四小时值班,一刻也不得闲。我要马上到老头子那儿,告诉他――”
  “我在休假,萨姆。”
  “告诉他这么做不行――啊?”
  “我现在就在休假。”
  “真的?休息多久?”
  “随时待命,听候召唤。眼下所有假期都是这样安排的。”
  “可是,你休息多久了?”
  “从昨天起。我一直坐在这儿等着你出现。”
  “昨天!”我昨天一育在给那些不感兴趣的高官要员做小儿科报告,“呃,求求你,”我站了起来,“待在这儿别动。我马上回来。”
  我冲到作战指挥部办公搴,要求见老头子的第一副手,再三申来我有要事找他。进门时奥德菲尔德抬眼看着我,粗暴地问:“你想干什么?”
  “头儿,你瞧,安排我讲的催眠故事最好还是取消了吧!”
  “怎么了?”
  “我是病人,按规定我早就该休病假了。从现在起我得请假了。”
  “要我说,你是脑子有病。”
  “对,我就是脑子有病。有时我有幻听,总觉有人跟着我,还老做梦和泰坦星人在一起。”令人遗憾的是,最后一点我说的是实话。
  “发神经的事儿,在本部门里算不上请假理由。”他向后一靠,准备就这一点同我展开讨论。
  “喂,准我休假,还是不准?”
  他在桌子上的文件堆里但翻了一阵,找到一份文件把它撕得粉碎。“好吧,随时接听电话,听候调遣。出去吧。”
  我退了出去。再次进休息厅时,玛丽抬起头,满含温情地望着我,我对她说:“拿上东西,我们走。”
  她没问上哪儿,听话地站了起来。我抓起饮料大口喝下一半,泼掉了剩余的一半。找们起身走了出去,默默地漫步在城市的人行道上。
  过了一会儿,我问:“嗳,你想在哪儿结婚?”
  “萨姆,我们以前讨论过这个问题。”
  “当然,眼下我们就要把这事儿办了。在哪儿结婚?”
  “萨姆,萨姆我亲爱的,我会答应你的,可是我不得不告诉你,我现在还是反对这么做。”
  “为什么?”
  “萨姆,我们直接去我的公寓吧。我想给你做饭。”
  “行,你可以做饭,不过不是在你的公寓。而且,我们还是得先结婚。”
  “求你了,萨姆!”
  我听到有人说:“再加把劲儿,小子,她快顶不住了。”
  我四处环顾,发现我们正在一大群粗坯面前当众表演哩。
  我挥舞着胳膊,差点儿把刚才给我出主意的那个年轻人打翻。我恼怒地喊道:“难道你们这帮人就没别的事可干了吗?去喝一杯吧!”
  又有人说道:“要我说,他应该赶紧接受她开出的好处。过一阵子,恐怕就没这种好事了。”
  我抓起玛丽的手臂,带她匆匆忙忙地离开这里。
  路上我一语不发,直到把她让进一辆出租车,关上驾驶舱和乘客席的门后,我哑着嗓子低声说:“为什么不和我结婚?说说你的理由。”
  “为什么要结婚,萨姆?我是你的,你不需要一纸婚约。”
  “你说为什么?因为我爱你!这就是结婚的理由,该死!”
  她好一阵子没作声。我还以为是我冲撞了她。等她开口时,我几乎听不到她的话,“你以前没说过呀,萨姆。”
  “没有吗?呃,我一定说过的,我敢肯定。”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