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司马相如传下·传·汉书(4)

时间:2021-08-2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班固 点击:

  使者说:“为什么说这话呢?倘若像你们所说的,那就是巴、蜀之民没有必要改变原先那些类似夷狄的服装习俗了。我总是不爱听这种话。然而这个事情重大,因此不是旁观者所能了解的。我的行程紧急,没有机会给你们捆解释了。请允许我给先生们粗略地陈述一下其中的情形:

  “大凡世间有异乎寻常的人才,然后才有异乎寻常的事业;有异乎寻常的事业,才有异乎寻常的功勋。异乎寻常,原本是平常的人见到之后以为奇异的。所以说异乎寻常的东西开始出现时,众民感到恐惧;及至它获得成功,天下便平安了。

  “从前洪水翻腾,泛滥漫溢,人民趋高避低到处迁移,地面崎岖不得安居。夏禹为此忧愁,便堵塞洪水疏通江河,分散深水赈济救灾,从此水流向东方,归入大海,天下永宁。当此费力之时,难道辛苦的衹有人民吗?夏禹烦于思虑,亲自参与劳作,手脚上磨出了老茧,腿上看不到肌肉,皮肤长不出汗毛。因此美好的功业显于万世,美名称颂流传至于今日。

  “贤明的君主践履大位,难道仅仅琐碎狭隘,拘泥于文字,牵涉于流俗,沿着古代的传说和记载,讨好当世、人云亦云吗!必将有崇高宏大的议论,能够开创基业传给后代,为子孙万世制定法度。故其能奔走趋赴而包容众物,勤于思索而与天地并列。况且《诗经》中不是说过:‘普天之下,没有什么地方不是王的领土;四海之内,没有哪一个不是王的臣民。’所以天地之内,八方之外,浸润有余,若有哪个有生命的东西没有受到滋润,那是贤明的君主认为耻辱的事。如今疆界之内,卿大夫之类,都得到了幸福,没有缺遣。而夷狄乃是习俗不同的地区,辽远隔绝,是流放叛逆的场所,那里车船不通,人迹罕车。政治和教化尚未推行,前代遗留的懿美风尚还没显露,接纳它则在边境上触犯澧义,抛弃它则野蛮横行,肆意杀害他们的君主,颠倒君臣地位,尊卑等级?昆乱,父兄无罪被杀,孤儿沦为奴隶,被抓被抢被关押的人们哭号泣涕。内向中原而怨,说:‘听说中原有最美的仁政,德政多而恩惠广,人们没有不合适的处所,今日为何偏偏遗弃了我!’踮起脚跟想念,犹如枯萎干旱的草木渴望下雨,即使凶狠暴烈的人也会为此垂下眼泪,何况当今皇上圣明,又怎能停止开通夷狄?所以向北面派出军队讨伐强悍的匈奴,向南面派遣急驰的使者责问强劲的南越。派使者四面宣谕恩德,西夷和西南夷二方的君长像鱼集上流,希望得到爵号的有几亿个。因此才以沬水、若水为关隘,拿胖舸作边界,疏通去囊山的道路,在孙水的源头架桥,开创道德的通路,流传仁义的传统,将要广泛地施行恩惠,安抚和驾驭远方,使疏远者不被关闭,昏暗处有光明照耀,用以平息这儿的战事,停止那儿的征讨。远近一体,中外安康,不是也快乐吗?救助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尊奉皇帝的美德,扭转末世的衰颓,继承周代开国君主的事业,这就是天子的当务之急。百姓虽然劳苦,又怎么可以停止呢?

  “况且帝王的事业本来就是从忧患开始而以安乐告终的。既然如此,那么天命的征兆,全在这裹。将要增泰山之封,加梁父之惮,使车上的鸾铃和协叮当作响,让音乐和歌颂之声张扬,上与五帝同高大,下登三王之上。观看者没看到手指,谛听者没听见声音,好像焦明鸟已经翱翔在辽阔的天空,而张纲捕鸟的入仍在注视着湖泽一样。可悲啊!”

  于是各位大夫茫然丧失了他们来时所抱的期望和进见时要陈述的意见,感叹地一道称颂说:“确实啊汉朝的恩德,这正是我们所希望听到的。百姓虽然劳倦,请让我们以身作则,走在百姓的前面。”精神怅惘而移足后退,过了一会儿而告辞退出。

  自那以后,有人上书告发相如出使时接受别人给予的金钱,被免去了官职。过了一年多,又被召见任为郎官。

  相如口吃却擅长写文章。经常患消渴病。与卓氏结亲,财产丰饶。因此他担任官职,不曾愿意参与公卿和国家之事,托言有病闲居家中,不羡慕官职爵位。曾经跟随皇上到长杨宫打猎。这时天子正喜欢亲自击杀熊、野猪,驱马追逐野兽,相如上疏劝谏。疏文写道:我听说有的人类型相同而能力不同,所以论力气称乌获,讲敏捷言庆忌,谈勇猛数孟贲和夏育。我愚昧,私下认为人确实有这种情形,兽类也应该如此。如今陛下喜爱登上险要的地方,射击猛兽,突然遇上特别厉害的野兽,在意料不到的地方使马受惊,冒犯您清道的副车,乘舆来不及旋转车辕,侍卫没机会施展技巧,纵然有乌获、逢蒙那样的技艺,才能得不到发挥,就连枯朽的树木都可以成为祸害了。就像胡人越人起兵于京城,而羌人、夷人也很接近,难道不危险吗?即使绝对安全无灾祸发生,然而这原本不是天子所应接近的地方啊。况且警戒行人,随后前进,中断道路,驱车而行,也时常出现衔在马121中的铁勒和横木折断的事件。何况在繁茂的草丛中经过,到荒丘上奔驰,眼前有猎获野兽的快乐,内心没有应付意外事变的防备,恐怕灾祸也是不难发生的了!看轻帝王的尊位不以平安为乐事,而以行进在万一有危险的道路上为欢乐,我认为陛下不要这样做。大概明察的人能远见尚未萌芽的事物,聪明的人能在尚无形迹的情况下避开灾祸,灾祸本来大多隐藏在不易察觉的地方,发生在人们疏忽大意的时候。所以俗谚说: “家中积累千金,不在屋檐垂瓦下坐。”造话虽然说的是小事,却可以用来比喻大事。我希望陛下能留心详审这些话。皇上认为写得好。返回时路过宜春宫,相如献赋,用以哀悯秦二世行为的失误。他的辞写道: 登上倾斜不乎的长山坡,一并进入宫殿重重嵯峨,凭临曲江弯弯的码头,远望南山层层参差。高耸的深山如此绵长,相通山谷深不可及。水流湍急倏息永逝,注入水遏广阔的地域。观众树茂密成荫,看竹子片片成林。东奔流过土山,北渡浅流激石。欲停还停,凭吊二世。作事不谨慎,导致亡国失势;听信谗言不醒悟,宗庙被灭绝。唉呀!没有操行的入主,坟墓被污秽没有人修整,魂灵没有去处,没有人供奉。相如被任命为孝文园令。天子赞美子虚之事以后,相如见皇上喜爱仙道,于是说: “上林之事并不够美,还有华丽的。我曾经写作《大人赋》,尚未完成,请允许我写成献上。”相如认为传说的诸仙术士居住在山泽之间,形体容貌甚瘦,这不像是帝王的仙意,于是便写成《大人赋》。他的赋写道:世上有天子在中州,广宅万里却不能停留。悲伤世俗如此狭隘,离开它轻装而远游。车驾红旗飘舞踏上白色的霓,载着云气向上浮。建格泽星的光柱作长长的旗竿,系拢光芒作旌旗的旄。垂挂著作旬始星旌旗的流苏,拖着光尾的彗星作旌旗上装饰的羽毛。那旗帜随风翻摇拽杖,又猗昵而招摇。拿来天搀、天枪星让它们作旌旗,披裹着弯弯的虹做的彩绸。红霭杳渺而氲氤,应气动而风涌云浮。驾飞龙乘象车行走逶迤,驱赤龙青虬游行蜿蜒。昂首曲颈恣意表现着骄傲,上下起伏腾挪翻卷。忽而凝步而静伫,忽而翘首释放着尊严。进退踱步辗转相随,左顾右盼奔走相倚。纠缠着叫嚣着践踏着,不知道为什么又驰跃如狂蛟。吐气间火闪电过,朗朗雾除豁然云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