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黑利安

时间:2021-08-1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特拉克尔 点击:
 
当神思寂寞的时候
沿着夏日黄色的墙边
美妙的是阳光下的漫游。
草丛中沙沙作响的脚步声;而潘神的儿子
总在灰暗的大理石中熟眠。
 
傍晚我们常在阳台上品味棕色的酒。
枝叶中的桃子隐约红光闪烁;
温柔的奏鸣曲,欢乐的笑声。
 
夜的寂静多么美丽。
黑暗的平原上
我们邂逅牧人和苍白的星星。
 
秋日来临
淡雅的纯净在树林中若隐若现。
寂然无忧,我们走过红色的墙
圆圆的眼睛追寻着鸟儿的行踪。
暮气氤氲时白色的水注入墓穴的骨灰盒。
 
天国栖息在无叶的枝头。
农夫纯洁的手奉上面包和红酒
而在阳光灿烂的大厅里,果实静静成熟。
 
哦,高贵死者的面容何其严肃。
诚然,正义的直觉使灵魂快意。
 
荒芜的花园里迫人心魄的静默,
当年轻的见习修士加冠棕色的叶环,
他的呼吸纳入冰凉的黄金。
 
双手触及幽蓝碧水的年龄,
仿佛当凄冷的夜晚轻抚姐妹苍白的脸颊。
 
走过友好的小屋,和谐而轻柔,
那里有孤独和槭木的吵闹,
或画眉鸟的宛转低鸣。
 
黑暗中的人因飘忽朦胧而美丽,
他木然地挥动手臂
眼珠在紫色的洞穴中无声地转动。
 
当黑色的十一月毁难
晚祷的陌生人消声匿影,
枯朽的枝头下,满是麻疯的墙那边,
神圣的兄弟曾经过这里,
深陷入他幻觉中温和的弦乐拨奏,
 
唉,晚风的止息何其寂寞。
漆树的黑暗里低下垂垂欲死的头。
 
战栗心寒,这样的种族末日。
此刻观望者的眼睛
充满他的星星的金光。
 
傍晚的钟声沉入寂静,不再轰鸣,
广场边黑色的围墙早已垮掉,
死去的战士还在高声祈祷。
 
一个黯然的天使
儿子
  步入祖先空荡荡的房间。
 
远方的姐妹已是白头老妪。
深夜,回廊柱下的熟眠者目睹
她们被悲哀的朝圣者队伍送回。
 
啊,她们枯冷的头发粘满粪便和蛆虫,
当他脚闪银光地静静站立,
姐妹们僵尸般走出四壁徒空的房间。
 
啊你们,灼热夜雨中的诗篇,
当仆人手持荨麻张开温柔的双眼,
接骨木未成熟的果子
讶然垂向空虚的坟墓。
 
轻轻地,泛黄的月亮
滚动着掠过年轻人狂热的队伍,
紧跟冬日的静默。
 
崇高的命运追思基德隆山溪,
那里的雪松,娇弱的被造者,
在父亲蓝色的眉毛下舒展,
一个牧羊人深夜驱赶他的群畜越过野地。
或者是熟眠中惊呼,
当金属制的天使在丛林中鞭挞人们,
炽热的铁烤架销熔了圣徒的肉身。
 
土屋周围陈列紫红的美酒,
枯黄的稻草堆轻轻鸣响,
蜜蜂的采集,鹤的飞翔。
黄昏时复活者们邂逅在石阶上。
 
黑色的水映射麻疯病人的面容;
或者他们开启粪迹斑斑的落地窗,
迎接自蔷薇色的小山吹来的香风。
 
那些摸索着穿过夜街的纤柔女孩,
能否找到爱恋着的牧人?
星期六的小屋里荡起温柔的歌声。
 
让这只歌追忆那个少年吧,
追忆他的疯狂,白眉及他的消逝,
追忆蓝光中张开眼睛的腐烂者。
呜呼,这样的重逢何其悲伤!
 
漆黑的小屋里幻觉的层梯,
敞开的大门下老人的幽灵,
当黑利安的灵魂凝视柔光镜中的自己,
从他的头上飘下了雪花和麻疯。
 
星星,和灯光白色的人影
已在墙边消融。
 
墓中的骨骸走下楼梯,
小山旁折断的十字架默默无言,
紫红的晚风,散布檀香雾的甜蜜。
 
啊你们,黑漆的口中破碎的双眼,
当孙子在温和的疯狂里
孤独地思索更黑暗的末日,
顶空寂静的上帝合上蓝色的眼睑。
 
译者:pyrrho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