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电话魔(第四节)

时间:2021-07-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森村诚一 点击:
电话魔(全文在线阅读)  >   第四节

  与对方通完电话后,心情也平静下来了。我想大概什么地方弄错了。从声音听地出来,对方相当生气。

  这也难怪,突然接到陌生人电话,说自己家里有杀人事件发生,任谁也会吓一跳,何况对方不肯说明身份,被认为是恶作剧也没话说。

  但是,那女人的声音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的确听见她喊“救命,我要被杀了!”那个男人自称Kamioka,以Kamioka发音的姓有神冈、上冈、纸冈等,下面的名字也不晓得。我翻了一下电话簿,看到上面光是神冈的姓就列了一大串,便作罢了。最后还是报上的电视节目栏解开了我的疑惑。

  我没有订阅报纸,想看的时候,就跟今天一样,在车站的贩卖店买。

  反正闲着无事,看看电视也好。打定主意,便取晚报来看上面的电视节目栏。

  今晚有推理影片《杀人执照》,演的是下集,上集在昨晚同一时间放映过了。一瞬间,我的脑子里似乎有什么闪过——

  就是这个。昨晚我打电话去的时候,对方正在看推理影片,而我听到的“救命!我要被杀了!”正是电视中女演员喊的。

  当时,我被这句话吓呆了,因此一句也没吭。对方拿起电话后,听不到任何响音,以为是无聊电话,便将电话挂断。

  这么推测,虽然有点儿牵强,但也找不出其他更合理的解释。想通后,积压在胸口的那团抑郁,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我决定忘掉这件事,不能为了这事而丧失我那宝贝游戏。

  然而,自从发生这件事后,我无法再热衷于电话游戏。一想到万一拿起电话,又会听到“救命”的声音时,手指便僵硬起来。

  假如无法在心理上保待绝对优势,电话游戏还有什么意思呢?

  我失去了惟一的娱乐,又回到原先孤独的自闭生活。每天在寂寞中度过,觉得活着很没意思。

  有时上街买醉,偶尔也跟邂逅的男人上床。但是这么做,事后只能让我陷入更深的孤独中。

  这一阵子,我似乎有一种被人尾随的感觉。

  觉得背后经常有股不知是谁的视线跟踪着,而且是种含有恶意的、带刺的视线。

  可是回头看时,并没发现什么人在尾随。我有时突然跑进百货公司,钻入电梯上上下下好几次,或者故意多换乘几次电车,有时则挑人少的路走,然后突然折回。

  还是没有发现什么人在尾随。但是那种感觉却依然持续着。

  我很害怕,却又无计可施。如果告诉警察的话,肯定不会被理睬;找医生的话,不外乎被诊断为神经衰弱。

  为了忘掉恐怖感,我喝酒愈喝愈多。东京真是个便利的地方,不愁找不到便宜的酒吧。

  我跟“中冈”便是在酒吧认识的。有一天在酒吧柜台喝酒时,中冈就坐在我的旁边。

  记不清楚是谁先开口的,或许是中冈吧。

  中冈是我欣赏的那一类型的男人。

  最吸引我的奠过于他那知识型的气质,谈吐也很成熟。在与我逢场作戏的男人中,他是最高级的一位。此后不知能否再与这样的男人相逢,恐怕再也碰不到了吧。

  我对他一见钟情。中冈喝了很多酒,似乎也有什么心事。

  我们踉踉跄跄地拥着出门时,酒吧己快打烨了。坐在凳子上喝的时候,还没啥感觉,等到一站起来,才发觉真喝了不少。大概是被中冈一再敬酒,不知不觉中便喝过了头——

  我今晚不想回家——

  我也是——

  我们去什么地方吧!——

  我才不让你回家呢!

  两人变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接看,好像是坐上一辆汽车。

  我醉得如腾云驾雾般,极是舒畅,平常那种被人跟踪的恐怖感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随着车身的震动,我的意识愈来愈模糊。

  当我醒古来时,震动已经停止。车子停了。这儿好象是荒郊野外。

  中冈正以清澈的眼神注视着斜卧在车座上的我。他喝的酒量与我差不多,甚至比我还多,却没半点酒醉的摸样。

  “这儿是哪里?”

  我问。

  “我也不知道。”

  中冈微笑着摇头。他的脸在远方微弱光线的照射下,显得有点冷酷。

  我用朦胧醉眼望望四周,黑漆漆的荒野中,偶尔夹杂着一闪一亮的远处灯火。雨,正在下着。

  “好冷喔,快带我去暖和的地方吧!”

  不仅是冷,黑漆漆的荒野也令我心寒。

  “咦?司机呢?”

  我现在才发觉驾驶座上空着。

  “这又不是出租车。”

  他不只是脸,连声音都很清醒。

  “那么,是谁开车的?”

  “是我。”

  “喋?你不是也醉了吗?”

  我吓了一跳。如果是他开车的话,醉得那么厉害,岂不很危险?

  “我根本没醉。”

  “你不是也喝了很多吗?”

  “我喝的都是果汁、咖啡。”

  难道中冈的醉态都是装出来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感觉背背凉飓飓的。

  已经被酒精麻痹了的脑子里,渐渐地浑现出一个轮廓,虽不很清楚,但隐约晓得那是个不怀好意的轮廓。

  “我证明给你看看我一点儿也没醉。”

  中冈说着,便伸出杀手掐住我的喉咙……

  “别开玩笑了。快带我去暖和的地方吧!好不容易喝醉,都快醒了。”

  “这不是开玩笑。”

  中冈微笑着,加重了手指的力量。看样子,他似乎不是在开玩笑。恐怖感自我体内深处急涌而上。

  “你不死,我的日了就不好过。”

  他整张脸都在笑,除了眼晴。那只眼睛冷得像把锐利的凶器。

  我呻吟着,突然发觉那只眼睹仿佛在什么地方见过。想起来了,这不正是最近老在我背后尾随的人的眼睛吗?

  手指的力量愈来愈强。

  “为……为什么要杀我?”

  我边拼命挣扎边问。

  “不明白吗?谁叫你那么好奇。”

  “什……什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