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压抑、冰冷、高度类型化,安德鲁·海格的新尝试

时间:2021-07-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风之影 点击:

  今年直至目前为止,正式上映的影片中,英、美电影界都普遍欠缺艺术电影导演的“重磅之作”。与之相对的,倒是剧集的声量越来越大、好作品层出不穷,几乎每个月都有多部高分剧集亮相。其中,曾经是电影节、颁奖季常客的导演安德鲁·海格与巴里·詹金斯,更是端出了自己最新的剧集作品。

北海鲸梦

  五月播出的《地下铁道》,以极为震慑人心的视听与叙事手法,完成了一部堪称是当代美剧史上“新经典”式的杰作。而另一边,安德鲁·海格也不示弱,他在新剧《北海鲸梦》里完成着自己宏大的野心。

  《北海鲸梦》改编自伊恩·麦奎尔的同名小说,聚焦于1859年北极冰海里,一艘捕鲸船上的奸杀案与人心斗争。其题材容易令人联系至《荒野猎人》与《黑暗之心》,但安德鲁·海格在改编上显然拥有着自己的鲜明角度。

  本剧总计4集,分别是3集1小时+1集90分钟。这样的长度大致相当于两部电影,不长不短,既能以充足的篇幅刻画人物群像,同时又能保持叙事的简约高效。就其观感而言,几乎与电影的形制无异,是典型的“影集”式创作。

  《北海鲸梦》的故事围绕杰克·奥康奈尔饰演的萨姆纳医生展开。

  他曾是一名在印度饱受战争痛苦,同时“声名狼藉”的战地医生。后来回到英格兰,在偶然的际遇下成为了捕鲸船上的医生。由于见识了太多的死亡与为之抱有的愧疚,他只能依赖超量的麻醉药浑噩度日,此次登船某种程度上也是为了逃离过去的恐惧。

  在18-19世纪的英国,捕鲸行业是最为重要的行业之一。一只鲸鱼的脂肪往往能成为当时的十吨燃料,其他部位也都能物尽其用,渗入日常生活中的各行各业。

  但在剧集发生的1859年,石油的发现让捕鲸生意日渐衰落,同时鲸鱼的数量也因为此前的过度捕杀而迅速减少。以至于捕鲸船只能一路北上,深入北极蛮荒的极地冰海里,才能寻觅到鲸鱼的踪迹。

  与此同时,蒸汽轮船也已开始流行,传统的捕鲸船到了淘汰的边缘。萨姆纳医生踏上的捕鲸之旅,其实是一趟不折不扣的通向地狱的旅程。

  曾经失败的船长与大副,与船主勾结,准备在适当的时机制造一场“极地沉船事件”,让这艘将要被淘汰的船“被自然淘汰”,从而骗取巨额的保险金。

  科林·法瑞尔饰演的鱼叉手达拉克斯,则是一个为了钱财而罔顾人伦的恶人。他冷血而又残酷,在开船前夜犯下伤害抢劫的罪行,又与另一位船员密谋未来让萨姆纳医生遭遇“非自然死亡”,从而抢走他的戒指。

  这群人心怀鬼胎,倒是在捕猎上拥有好运。

  然而,在接连捕获到海豹与鲸鱼之时,船上却发生了一起恶行的奸杀案:青年船童约瑟夫的尸体被发现在了甲板的木桶里。约瑟夫在死前两天,找萨姆纳医生治疗自己的肛肠。他被船上的一个男人强奸了,并因此染上性病,但他却不肯说出那个人的名字。很多人都有嫌疑,包括企图息事宁人的船长与大副,也包括恶人达拉克斯以及其他船员。

  经过验尸后发现,约瑟夫的死因是遭人掐死。船上谣言四起,一位同志身份的木匠被不由分说地视为凶手——即使他干净、没有性病与打斗伤痕,甚至因为旧伤而没有掐死人该有的力气。

  然而,达拉克斯却站出来造谣:他亲眼看到这位木匠曾与约瑟夫交谈;再加上同志的身份,导致木匠被指控为凶手。

  真凶仍旧逍遥法外,下一个受害者也许就快要出现;而所有人的祸心也都尚未展开,这艘船的地狱之旅才刚刚开始。萨姆纳医生必须要直面过往的恐惧与当下的痛苦,一次次被打入命运的深渊,被迫在这片冰海里进行着令人窒息的、残酷的斗争。

  之所以称《北海鲸梦》是安德鲁?海格导演的野心之作,不仅在于他这次企图创作出一部宏大、复杂、处于极地极端环境下、融合诸多要素的“历史冒险悬疑群像剧”;更在于他没有抛弃自己鲜明的作者性,在经典戏剧模式下,仍旧夹杂了自己反戏剧化、琐碎而诗意的私人化叙事,充满情绪特征的镜头语言。

  同时,又没有让这些成为剧集戏剧性的掣肘,近乎完美地平衡了两种本不相融的叙事体系。

  安德鲁?海格是一位英国70后导演,他并不高产,作品(剧集《寻》、《周末时光》、《45周年》、《赛马皮特》)也并不高调,如此活到“年近半百”。也许在有些观众眼中,即使放在英国,他也算不得是“引人注目”的导演。但如果深入观看过他的电影,就能发现它们的出色。

  海格的风格,通常是在短时间内对人物进行白描,最大化地突出人物琐碎私密的细节,以简单的情节获得一种独特的戏剧冲突:微弱的、突发瞬间的、私密的,却又是人物在日常流动中迎来自身命运倾覆的决定性时刻。

  这一点在《45周年》里表现得尤其突出。女主凯特在婚姻到达45周年之际,发现自己的丈夫爱的并不是自己,而是50年前因山难去世的前女友的“幽灵”:一些信件与照片。这部电影的绝大多数生活流描摹都很精彩,但最精彩的无疑是两处:

  凯特“自欺欺人”地认为自己已经处理好了婚姻问题,恢复回了以往的生活,但起夜的她却突然目击到丈夫在阁楼上翻看旧物。又一夜,她在起夜时摸着阁楼的楼梯,唯有沉默。窗外雨声淅沥,仿佛作为一个注脚。

  四十五周年婚姻纪念宴来临之际,一曲“Happy Together”,杰夫一篇满口“娶你是这辈子最好决定”的演讲稿,一曲共舞,蓝色的灯光打到了凯特的身上,她却选择把手甩开,欲哭无泪。

  如果没有意外的起夜、目击,如果前女友的尸体没有“重见天日”,凯特的生活仍旧能保持美满与稳定。而只是如此平常的一个行动,却让她再也无法在看到阁楼时内心安宁,因为她无法不意识到——自己的人生建立在彻头彻尾的谎言之上,美满实则只是岁月虚幻的泡沫。而一切又是这么偶然。

  类似的镜头语言、叙事手法,在《北海鲸梦》这样的历史题材类型剧中得到了沿用:人物仍旧是一个情感上的边缘者,萨姆纳医生始终以游魂的姿态反观自己生活的现状,并始终保持着孤独的痛苦。

  在首集的尾声,伴随着萨姆纳医生稍带诗意的“日志体独白”,是船只靠住冰原的声音与海豹的嘶哑声——“没有理由,正是天才之处;不合逻辑,近乎白痴之举;也许生活无法被迷惑,也无法因喋喋不休而屈服;而是应该以一个人能做到的任何方式,生存、度过下去。”

  萨姆纳医生学着和其他船员那样,去捕杀海豚。然而血腥的气息与意料之外的溺水,在死亡的威胁前,他再次回想起了印度战场里因他而死的小男孩,那男孩甚至带着血污穿越到了冰川之上。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