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造离宫袁李筹谋 保御驾英雄比武

时间:2021-07-2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陈汝衡 点击:
说唐全传(全文在线阅读)>  第三十三回 造离宫袁李筹谋 保御驾英雄比武

  再说麻叔谋败兵到李密处,李密大惊,一面上本启奏,一面差总管朱灿前去,监督开河。开近曹州地方,曹州城外三十里有一村,名曰宋义村。村中有一员外,家私巨万,佣工之人,不计其数。此人姓孟名海公,就是尚义的母舅,前年尚义潼关救了秦琼,就投奔此处。那孟海公家中有一个先生,名唤白顺,足智多谋,才能文武,能识阴阳。孟海公有三个妻房,十分厉害。第一个叫做马赛飞,善用二十四口柳叶飞刀,第二个叫做黑夫人,第三个叫做白夫人,都是有本领的。那孟海公心怀不轨,私置盔甲刀枪,蓄养不法之人。恰好他父母及祖宗的坟墓,是在开河的道路上。孟海公知道这事,就四出打点,想花掉一些银子,使督工的人稍改路线,可以保全祖坟。不料督工的人收受了他的银子,等到开近坟边,却推说朝廷制定路线,任何人不能徇情更改。就把孟海公的祖宗坟墓,发掘一空,并盗去了棺中珍宝。孟海公一时大怒,点齐家丁,与三个妻子,外甥尚义,反入曹州,杀了守将,自称宋义王,封尚义为元帅,白顺为军师。那李密开成了河,自去复旨,自此天下反者甚多,且将最厉害者说明。

  瓦岗程咬金称混世魔王

  相州高谈圣称白御王

  苏洲沈法兴称上梁王

  山后刘武周称定阳王

  济宁王溥称知世王

  济南唐璧称济南王

  湖广雷大鹏称楚王

  江陵萧铣称大梁王

  河北李子通称寿州王

  鲁州徐元朗称净泰王 武林李执称净梁王

  楚州高士达称楚越王

  明州张称金称齐王

  幽州铁木耳称北汉王 夏州高士远称夏明王

  沙陀罗于突殿称英王

  陈州吴可宣称勇南王

  曹州孟海公称宋义王 共有十八路反王。还有六十四处烟尘,为首的是杜伏威、张善相、薛举,其余按下不表。 且说唐公李渊,得旨限三个月,要造一所晋阳宫,如何造得及?心中不悦,便与四个儿子计议。此时唐公有四子,长建成、次世民、三元吉、四元霸。这李元霸年方十二岁,生得尖嘴缩腮,面如病鬼,骨瘦如柴,力大无穷。两柄铁鎚,其重有八百斤,坐一骑万里云,天下无敌,在大隋称第一条好汉。当下唐公说道:“这旨意,一定是宇文化及的奸计。造不成只说违旨要杀,造成又说私造王殿,也要杀。我想起总是一个死,不如不造,大家落得一个快活吧。”李元霸道:“爹爹不要心焦,那个狗皇帝若来,待我一铁鎚就打死了。爹爹你做了皇帝就是了!”唐公大喝一声:“唗,小畜生住口!”话未毕,忽家将来报道:“府尹袁天罡、县尉李淳风要见。”唐公闻言,忙出外厅。袁天罡、李淳风早在厅上,施礼后分宾上坐定。袁天罡道:“闻圣上有旨下来,要千岁三个月造一所晋阳宫,为何不造?”唐公长叹一声道:“我想造也是死,不造也是死,所以不造。”袁天罡道:“千岁差矣!圣上要千岁造殿,却并未说出宫殿大小,何不赶紧招集民夫,造起一座宫来。只须多多铺陈金玉,不必计较宫殿房屋多寡。圣上见了,自然没有话说。”唐公听罢点首,下令即着袁天罡、李淳风二人为监造官,多集民夫,限三月以内造起一所精致的晋阳官来。

  再说炀帝留次子代王侑守长安,封无敌将军宇文成都为保驾将军,带了萧后和三宫六院,并宇文化及一班近臣,起驾往太原而来,唐公率文武官员迎入太原。炀帝进了新造的晋阳宫,见宫殿房屋不多,却造得十分齐整,心中欢喜,宇文化及在侧边道:“主公所怀之事,难道忘了?”炀帝点头下旨道:“李渊私造宫殿,心谋不轨,绑下斩了。”唐公分辩道:“臣奉旨起造,焉敢有私?”炀帝喝道:“你既无私,焉有不及三个月,造得这样宫殿,一定是先造下的。”竟把唐公绑了出去。此时世民在午门外,见父亲绑出来,忙去击鼓。太监拿他上朝来,炀帝一见,忙问:“你是何人?”世民道:“臣李渊次子世民见驾,愿我皇万岁万万岁。”炀帝道:“你到此何干?”世民道:“臣特来为父亲辩冤。”炀帝道:“你父私造王殿,有何可辩?”世民道:“臣父是奉旨造的,圣上若说没有这样快,新旧可辩的。万岁可下旨,起出铁钉来看。若是旧的,钉子一定俱锈;若是新的,自然不锈。”炀帝即下旨起出钉来一看,果是新的,遂赦李渊。

  李渊进朝谢恩,炀帝问道:“有几个儿子?”唐公道:“臣有四子:长子建成,这个就是次子世民,三子元吉,四子元霸。”炀帝道:“卿可为朕召三子来。”唐公领旨召到三人,俯伏在地。炀帝道:“平身。”四子分立两旁。炀帝看三子皆不及世民,遂说道:“朕欲将卿次子世民,承继为子,不知卿意若何?”唐公谢恩。世民拜了炀帝,炀帝即封世民为秦王。

  唐公道:“如今贼盗丛生,陛下驾幸扬州,不知何人保驾?”炀帝道:“有无敌将军宇文成都保驾。”李元霸在旁笑道:“那一个是无敌将军?请出来看看。”只见班中闪出宇文成都道:“在下便是。”元霸一看,又笑道:“这就叫无敌将军!恐未必然!”成都怒道:“若有能敌的,你可寻一个来。”元霸道:“不必去寻,只我就是。”成都笑道:“你这样的孩子,只消我一个指头,就断送你命了。”炀帝道:“既出大言,必有本事,二卿可便交交手看。”元霸道:“臣用一条臂膊挺直在此,若推得动,扳得下,就算他做无敌将军。”说毕,即挺直臂膊过来。成都大怒,赶上来一把扯住元霸的手,用力一扯,好似蜻蜒摇石柱一般,莫想动得分毫。

  元霸把手一扫,成都扑通翻筋斗,仰后一交。成都爬起来道:“你这是练就的,不算好汉。我见午门外那个金狮子,约有三千斤重,若举得起,便算好汉。”元霸道:“你先去举。”成都忙走出午门,一手托着腰,一手抵住狮子脚,就举起来,一步一步走到殿上,又举出去,放在原处,复回身进来道:“你可去举来。”元霸也走出午门,左手提起左边狮子,右手握起右边狮子,一齐举起,走到殿上。炀帝与众臣看了,皆说真是天神。元霸在殿上,把两手举上举下十数遍,依旧举出午门,把两个狮子放好了,复走入来。成都道:“我不与你赌力,明日与你下教场比武艺,胜的方为好汉。”元霸道:“说得有理。”当下百官散朝,各各回府,化及与成都计议,暗差五百名有本事家将,吩咐:“明日得胜便罢,若不得胜,你们一齐上前,把他杀死。”家将们领命,不表。

  且说炀帝次日带了文武官员,下教场,百官朝见毕,炀帝下旨。令李元霸与宇文成都比武。二人领旨,下演武厅,各各上马。宇文成都立在左边,李元霸立在右边。成都大喝道:“李元霸快来纳命。”遂举起流金铛,向前当的一铛,李元霸把鎚往上一架,当的一声,把流金铛打在一边。成都叫过:“这孩子好家伙!”举起流金档,又是一铛,那元霸又把鎚一架,将流金铛几乎打断,震得成都双手流血,回马便走。元霸一马赶来,伸手夹背心一把提过马,炀帝见成都被擒,怕伤了性命,忙传旨放了。宇文化及大叫道:“圣上有旨,李公子快快放手。”元霸暗想:“我当年在后花园中学习武艺,师父紫阳真人曾吩咐我,不可伤了使流金铛的性命。”又闻有旨,遂把他望空一抛。不知死活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