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傀儡主人(第六章)

时间:2021-07-2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海因莱因 点击:
傀儡主人(全文在线阅读)  >   第六章

我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吐出来了。一想到从衣阿华回来的一路上,在一辆封闭的车里,那东西就在我身后爬,我的胃就受不了。我不是个爱呕吐的人――有一次,我在上水道中躲了四天――可这种东西!你不知道见到一个会对你产生多大影响,除非你亲眼见到,并且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我强忍着恶心,说道:“我们看看怎么把这东西弄下来。也许还能救活贾维斯。”
  我并没有真这么想;我内心深处预感到,任何人,只要被这东西附体,他就毁了,永远毁了。我想我有点迷信的想法,觉得这东西“吞噬灵魂”――当然,我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老头子挥手让我们靠后,“别再提贾维斯了!”
  “可是――”
  “别唠叨了!如果他能救活,时间稍长一点也没关系。在任何情况下――”他突然停了下来,我也没有再说什么。我知道他的意思。个人至上的原则在已经不适用于贾维斯了。我们是可以牺牲的,而美国人民则不能。
  原谅我上面的话吧。我喜欢贾维斯。
  老头子握着手枪,小心谨慎地继续观察不省人事的特工和他背上的东西。他对玛丽说:“让总统出现在屏幕上,特号0007。”
  玛丽走向他的办公桌,照办了。我听见她对着隔音式听筒说话,但我的注意力仍然集中在寄生虫上。
  寄生虫一动不动,没有离开它的寄主,而是缓缓地博动,令人厌恶的波纹向四周蔓延开来。
  片刻后,玛丽报告说:“联系不上他,先生。他的一个助手在屏幕上。”
  “哪个助手?”
  “麦克多诺先生。”
  老头子有点不愿意见他,我也一样。麦克多诺是一个特工,也是个讨人喜欢的人,他很有礼貌,对任何事情都有自己的看法。总统用他充当缓冲垫的角色。
  老头子大吼大叫,甚至没有打开听筒的隔音功能。
  不,总统不在。不,消息传不到他那里。不,麦克多诺先生没有越权;总统曾明确表示,老头子不在特殊名单上――当然,其实并不存在这样一个名单,麦克多诺先生自然也不会承认有这个名单。对,他很乐意安排预约;无论如何,他愿意把老头子挤进去,说话算话。下个星期五怎么样?今天?完全不可能。明天?同样不可能。
  老头子关掉屏幕,我以为他马上要中风了。可过了一会儿,他深深地吸了两口气,面部放松了。他步履沉重地朝我们走过来,说道:“戴夫,悄悄到下面大厅里,,请格雷夫斯博士进来。你们其他人保持距离,提高警惕。”
  不一会儿,生物实验室的主任进来了,进来的时候还擦着双手。
  “博士,”老头子说,“这里有一个还没死的。”
  格雷夫斯看看贾维斯,然后更仔细地观察贾维斯的背。“有意思。”他说,“太奇特了。”他单腿跪下来。
  “靠后。”
  格雷夫斯抬头看着他,“可我必须有机会――”完全是讲道理的语气。
  “机会,机会个屁!听着――我让你研究这东西,这不错,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目的。首先,你必须让这东西活着。第二,你不能让它跑了。第三,你必须保护好你自己。”
  格雷夫斯露出微笑,“我不害怕这东西。我――”
  “害怕这东西!这是命令。”
  “我认为,我们把它从寄主身上摘除之后,必须安装一个保育箱来养着它。上一个标本是死的,我们没有多少机会来研究其物质成分和化学性质,但有一点是显而易见的,这东西需要氧气。你把那一个闷死了。不要误会我的意思,不是空气中的氧,而是寄主身上的氧。也许一条大狗就足够了。”
  “不行。”老头子严厉地说,“留在原处。”
  “啊?”格雷夫斯满脸惊讶,“这个人是志愿者吗?”
  老头子没有回答。格雷夫斯继续说道:“人体实验的参与者必须是志愿者。你知道的,这是职业道德。”
  这些搞科学的墨守成规,从不敢越过雷池半步。老头子让自己冷静下来,细言细语地说:“格雷夫斯博士,只要是我部署的任务,这个部门的每一个特工都是志愿者。请执行我的命令。找张担架来,把贾维斯弄出去。要小心。”
  他们把贾维斯推走之后,老头子让我们解散了。戴维森、玛丽和我要去休息室喝上一杯,也许四杯。我们需要喝一点。戴维森还在颤抖。
  第一杯酒喝下去之后情况没有好转,我说:“你看,戴夫,我和你一样,也对那些姑娘感到难过――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你解脱出来吧;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很可怕吗?”玛丽问。
  “相当可怕。我不知道我们杀了多少,也许是六个,也许是十几个。没有时间谨慎行事。我们没有向人开枪,至少,我们的目的不是杀人。我们是向寄生虫开枪。”我转向戴维森,“这你明白吗?”
  他似乎振作了一点。“是这样。它们不是人。”他接着说道,“如果工作需要,我想我能对自己的亲兄弟开枪。可这些东西,不是人。你向它们开枪,可它们还是向你扑来。它们不――”他停了下来。
  我能感觉到的只有怜悯。过了一会儿,他起身去门诊部去打针,以消除他的痛苦。
  玛丽和我又谈了一会儿,想找出答案,但并没有什么结果。随后她说她困了,到女宿舍去休息。
  老头子已经下令所有人员当晚都睡在办公地点,因此,喝了一杯睡前酒,我去了侧楼的男宿舍,钻进睡袋。
  我并没有立刻入睡:我能听到我们上方的城市低沉的隆隆声。我一直在想,如果处于得梅因目前的状态,这座城市会是什么样子。
  警报惊醒了我。我跌跌撞撞穿上衣服,警报声渐渐消失了。接着,内部通讯系统传来老头子高声叫喊的声音,“防毒气、防辐射程序!密封所有地方――所有人员到会议室集中。行动!”
  身为外勤特工,我没有本地任务,是一个额外人员。我从生活区缓缓走下隧道,来到办公区。老头子在大厅里,一脸冷酷。我想问他出了什么事,但是那里还有比我先来的十几个工作人员、特工、速记员和其他人员,我想我还是不问的好。过了一会儿,老头子派我到值勤的卫兵那里去拿进门记录。
  老头子亲自点了名。很明显,目前所有签了名的活人都来到了会议室,从老头子年迈的私人秘书海因丝小姐到部门休息室的服务员,所有人都到了,除了值勤的卫兵和贾维斯。记录错不了;我们记录每个人的出人情况,比银行记录货币流通的情况还要严格。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