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蒯伍江息夫传·传·汉书(6)

时间:2021-07-2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班固 点击:

  淮南王又问: “山东如果发生变乱,汉朝一定派大将军率兵控制山东,您觉得大将军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伍被说:“我的好友黄义,曾跟随大将军讨伐匈奴,他说大将军礼遇士大夫,爱护士卒,人们都愿为他效力。他骑马上下山,驰骋如飞,有这样过人的才能,又多次带兵打仗,熟悉军事,不容易对付。另外,谒者曹梁出使长安回来,说大将军号令严明,作战勇敢,常常身先士卒;士兵都休息了, 自己才休息;挖井得到水,才敢喝;罢兵回师,士兵都已过河,自己才过。皇太后赐给他的金钱,他都赏赐给部下。即使古代的名将也不会比他更强。”淮南王说:“蓼太子智谋过人,天下无双,非凡人可比,他认为汉朝廷的公卿列侯们都不过如同弥猴戴帽,徒有其表罢了。”伍被说:“衹有先刺杀大将军,才能起事。”

  淮南王又问伍被说: “您认为吴国起兵不对吗?”伍被说: “是不对。吴王被赐号为刘氏祭酒,又被赐给几杖,可以不入朝参见天子,统治四个郡的百姓,土地方圆几千里,采山中矿石冶铜铸钱,煮海水而制盐,砍伐江陵的树木而造船,国家富裕,人丁兴旺,赠送珍宝而贿赂诸侯,与七国联合,统兵西进,结果却兵败于大梁,又败于狐父,落荒而逃。被越人俘获,死在丹徒,身首分家,命亡国灭,这是莫大的惩罚。以吴国的兵强人众而不能成功,这是为什么呢?实在是由于违背天意、民心而又不合时机。”淮南王说: “男子一言既出,虽死无悔。况且吴国怎么知道如何反叛?汉朝将领一天经过成皋的有四十多人。现在我派缓先扼守成皋口,周被发颖川郡的军队挡住辗辕、伊阙的通道,陈定发南阳郡的军队据守武关。河南郡太守衹能控制洛阳,有什么值得忧虑的?然而在此以北还有临晋关、河东郡、上党郡与河内郡、赵国交界处的几条溪谷可以通行。人们都说‘断绝成皋的通道,就会隔绝天下’。我要占据三川I的险要之处,招集天下的精兵,您认为怎么样?”伍被说:“我衹看到这样做的灾祸,没有看见它的福分。”

  后来汉朝逮捕淮南王的孙子刘建,收监审讯。淮南王害怕阴谋泄露,就对伍被说: “事已至此,我要趁机发兵。天下百姓劳苦已久,诸侯多有过失,都心中不安,我率兵西进,一定会有响应我的;如果没有响应的,我就回头攻取衡山国。形势所迫,我不得不起兵。”伍被说:“攻取衡山国而进击庐江郡,占有寻阳县的船只,坚守下雉城,驻兵于九江岸边,断绝豫章的入口,沿江设置强劲的弓弩,以防南郡出兵,束面保住会稽部,南面与强劲的越国结交,在江、淮之间凭险抵抗,能够坚持一年半载,却看不到有什么好结果。”淮南王说:“左吴、趟贤、朱骄如都认为十有八九会成功,惟独您认为结果不妙,为什么?”伍被说:“大王您的亲信大臣中平素能指挥兵众的,都已被天子下令收入狱中,剩下的都没什么用处了。”淮南王说:“陈胜、吴广没有立锥之地,百人之众,兴起于大泽乡,振臂一呼,天下响应,西进到戏而有兵众达一百二十万。现在我的国家虽小,能参军打仗的人也有二十万,您凭什么说我起兵有祸无福?”伍被说:“我不敢逃避伍子胥因尽忠而受到的诛杀,希望大王您不要像吴王那样听信谗言。从前秦朝无道,残害天下,诛杀儒生,焚烧《诗》、《书》,毁灭圣人的业绩,废弃礼义,专用刑罚,把沿海一带的粮食转运到西河。那时,男子努力耕作还不够提供军粮,女子尽力纺织还不够做衣服之用。派蒙恬修筑长城,东西绵延几千里。常有几十万士兵在外风餐露宿,战死和受折磨而死的不可胜数,横尸遍野,流血千里。这时百姓精疲力竭,十家中有五家想作乱。又派徐福入海求仙药,带着大量珍宝,三千名童男童女,五谷的种子和各种工匠出发。徐福找到地势平坦、水源丰富的地方,在那裹称王建国,不再回来。这时百姓思念亲人,悲痛欲绝,十家之中有六家想作乱。又派尉佗翻过五岭,攻打百越,尉佗知道中原地区劳苦不堪,就留在南越称王。出去的人都不回来,百姓离心瓦解,十家之中有,tc家想作乱。带领成千上万的车马巡游天下,修建阿房宫,征收沉重的赋税,征发贫苦的百姓去戍边。父亲不能保护儿子,哥哥不能保护弟弟,政令苛暴,刑罚残酷,百姓都伸颈远望,侧耳捆听,仰天悲叹,捶胸而怨恨君主,十家有八家想作乱。有人对高祖皇帝说:‘时机成熟了。’高祖皇帝说: ‘等一下,圣人应当在东南方兴起。’不到一年,陈胜、吴广大呼,刘邦、项羽一起附和,天下响应,这是说乘秦之间隙,在秦即将灭亡时而动,百姓归心,就像久旱而盼望喜雨,所以高祖能兴起于军队行列之中,而成就帝王之功业。现在您衹看到高祖皇帝得天下fm~l;容易,难道就惟独没有看见近世吴、楚叛乱的结果吗?当今皇上统治天下,整齐全国政令,普爱众生,广施恩德,口虽没有说话,声威已如惊雷;令虽没有发出,教化之行却迅速如有神助。心有所想,威力就能震动千里之外;百姓赞同皇上,就像影之随形、响之应声。而大将军的才能又非章邯、杨熊可比。大王举陈胜、吴广的例子,我认为错了。况且大王您的军队还不到吴、楚军队的十分之一,天下又比秦时安宁万倍。希望您采纳我的建议。我听说箕子经过故国的都城时心裹难过,就创作了《麦秀》之歌,为商纣王不信用王子比干的规劝而痛心。所以孟子说,纣王贵为天子,死时竞不如一个平民百姓。这是说纣早已自绝于天下,并不是到临死的时候上天才不保佑他。现在我也暗自为大王您抛弃拥有千辆战车的君位而悲伤,天子将赐给您绝命之书,让您先于群臣而死在束宫。”伍被于是涕泪纵横地站起来。

  后来淮南王又召见伍被问道:“如果像您所说的那样,就不能凭侥幸而成功吗?”伍被说:“实在不得已的话,我有一条愚计。”淮南王问:“什么计策?”伍被说:“现在诸侯对朝廷无二:心,百姓对朝廷无怨气。朔方郡地广土肥,迁居到那裹的百姓不足以充实其地。可以伪造丞相、御史的上奏文书,请求迁徙郡国豪强、耐罪以上而遇赦的犯人,以及家产五十万以上的人,把他们的家属都迁到朔方郡,多多派遣钟甲士卒去催促他们按期迁徙。又伪造皇帝命令左、右都司空和上林、中都官收捕罪犯的诏书,逮捕诸侯太子及其亲幸大臣。这样,就会使百姓怨恨,诸侯恐惧,随即派辩士去劝说诸侯谋反,或许能侥幸成功。”淮南王说:“这样做是可行的,尽管如此,我认为不至于做到这地步,衹要我直接发兵就行了。”后来谋反之事被朝廷发觉,伍被就到官府自首,供出与淮南王谋反的情况就是这样。天子认为伍被平时的话多称颂汉朝之美,想不杀他。张汤进言说:“伍被首先为淮南王策划谋反,罪大恶极,不能赦免。”伍被终于被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