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傀儡主人(第二章)

时间:2021-07-1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海因莱因 点击:
傀儡主人(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章

  “最近看过新闻吗?”老头子继续说道。
  我摇摇头。这问题真傻――我在休假呢。
  “你该看看。”他建议说,“新闻里有不少事儿很有意思。算了。十七小时――”他看看自己的指表,说,“――二十三分钟以前,一艘不明飞船在衣阿华州的格林内尔附近着陆了。型号未知。大致呈碟状,直径约一百五十英尺。来源未知,但――”
  “他们找出飞船的运行轨迹了吗?”我插话说。
  “他们没有。”他顿了一会儿,“这里有一张贝塔空间站拍摄的飞碟着陆后的照片。”
  我看看照片,递给玛丽。
  照片不清晰,是那种从五千英里高空远距离拍摄的照片。大树看上去像苔癣……一团云彩的阴影挡住了照片最关键的部位。一个灰色的圆状物,可能是碟形宇宙飞船,也可能是个储油罐。或者一座水库。
  玛丽把照片递过来。我说:“我看像个野外布道的帐篷。我们还知道些什么?”
  “一无所知。”
  “一无所知!十七小时之后?那儿应该已经挤满了特工,多得都快溢出来了!”
  “啊,是啊。有倒是有,两个本来就在那儿,又增派了四个。他们没有发回情报。我不喜欢损失特工,特别是在一无所获的情况下。”
  直到现在,我还没有停下来想想:老头子为什么亲自出马冒险。看上去不像冒险,但我突然意识到形势一定非常严峻,老头子甘愿用自己的智慧来减少组织的损失――因为他就是这个部门。没有哪个认识他的人会怀疑他的勇气,但他们也不怀疑他的常识。他知道自己的价值,不会鲁莽行事,除非他真正相信这项工作至关重要,而且需要他用自己的技巧亲自处理。
  我突然感到一阵恐惧。一般情况下,特工有责任保住自己的小命,这样才能完成任务,把情报送回去。在这次任务中,老头子是必须平安返回的人,其次是玛丽。我是第三位,可牺牲者,价值相当于一只回形针。这我可不喜欢。
  “一个特工发回了报告,但不是完整的报告。”老头子接着说。“他扮成一个漫不经心的旁观者。他通过电话汇报说。那东西肯定是一艘飞船,但他不能确定其动力形式。这些情况不重要,新闻播报里也有。他随后汇报说飞船打开了,他打算走得更近一点,穿过警戒线。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它们过来了,它们是小生物,大约――’说到这里,通讯便告中断。”
  “小人?”
  “他说的是‘生物’。”
  “有周边报告吗?”
  “太多了。得梅因立体电视台报道了飞碟着陆,还派了一个机动小组去现场直播。他们传送过来的画面都是远距离的,从空中拍摄的。画面什么都说明不了,只是一个碟状物。接着,在大约两个小时的时间里,既没有画面,也没有消息,后来才传来后续报道和新的新闻侧重点。”
  老头子闭上了嘴。我说:“后续报道是怎么说的?”
  “整件事是一场恶作剧。所谓‘飞船’,是农场的两个小伙子在离家不远的树林里用金属板和塑料做的,是个骗局。虚假报道源于一个播音员。此人幽默感过剩,判断力不足,他指使小伙子们捏造了这条新闻。他被解雇了,这一次‘外太空的入侵’于是成了个笑话。”
  我不安地挪动身体。“原来是恶作剧――可我们损失了六个人。我们这是去找他们吗?”
  “不,我们是不会找到他们的。我们要去弄清楚,为什么这张照片的三角定位――”他举起从空间站拍摄的远距离照片,“――和新闻报道不完全相符。还有,得梅因立体电视台为什么有一段时间中断了广播。”
  玛丽第一次开口说话:“我想和那两个农场小伙子谈谈。”
  我驾车沿格林内尔一侧在路上开了五英里,我们开始寻找麦可莱恩农场――新闻报道点出了捣蛋鬼的名字:文森特和乔治?麦可莱恩。那地方并不难找。三岔路口有一块很大的标牌,上面写着:通往飞船。从标牌外观看是专业人员制作的。不久就能看到公路两旁停放着各种两栖车、地面车和三栖车。麦可莱恩农场的拐角处有几个匆匆忙忙搭建起来的售货亭,出售冷饮和礼品。一位州警正在指挥交通。
  “停下。”老头子指示说,“咱也瞧瞧热闹?”
  “说得对,查理叔叔。”我附和说。
  老头子跳下车,手里摇晃着手杖,几乎看不出他是瘸子。我递给玛丽一只手,把她扶出来。她紧紧偎着我,抬头看着我,装出一副笨头笨脑的淑女样子。“好哥哥,你劲儿可真大。”
  我装出洋洋得意的样子,心里直想扇她一耳光。她这一套把戏称为“小可怜”,是一个特工,而且是老头子手下的特工使出来的。这是真正的扮猪吃老虎。
  “查理叔叔”四下里兴奋地和人交谈,絮絮叨叨地把州警烦得要死,一个劲儿地把自己的看法强加给别人,随后又在一个售货亭买了几枝雪茄。总而言之,给人一种外出度假的有钱傻瓜的印象。他回到我们身边,朝那位州警晃了晃手中的雪茄。“那位警督说这完全是一场闹剧,亲爱的――孩子们想出来的恶作剧。咱们走吧?”
  玛丽有点失望,“没有宇宙飞船?”
  “倒是有一艘飞船,如果你愿意那么叫的话。”警察说,“跟着那些笨蛋,你就能看见了。还有,是‘警长’,不是‘警督’。”“查理叔叔”硬塞给他一枝雪茄,然后我们就出发了。
  穿过一片草地,进入树林。进门要花一美元,许多潜在的笨蛋于是就此止步,拐回来了。
  穿过树林的小路很荒凉。我小心翼翼地向前走,真希望我脑袋后面安装的是眼睛,而不是电话。按照情况介绍的说法,六个特工走下这条路,没有一个回来的。我可不想让这个数字变成九。
  查理叔叔和妹妹走在前面,玛丽像个傻瓜一样喋喋不休,不知怎么搞的,竟然让自己显得比旅程开始时更矮,更小。我们来到一片空地,“飞船”就在那里。
  大小挺像那么回事,一百多英尺宽,是用薄金属和塑料板拼起来的,上面喷了一层铝合金。大致是两个巨大的糕点盘扣在一起的形状。除此之外,它跟其他任何东西都没什么相似之处。可玛丽还是尖叫起来,“哎呀,太让人兴奋了。”
  一个十八九岁的小青年,脸上长满青春痘和褪不了的雀斑,从这个大怪物顶上的一个类似舱口的东西里探出脑袋。“想看看里面吗?”他喊道。
  想进去的话,每个人得再加五十美分。查理叔叔付了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