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催贡献折服安南

时间:2021-07-0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李春芳 点击:
海公案(全文在线阅读)>  第四十五回 催贡献折服安南

  话说海瑞带领着海安、沈充二人,一路望着安南而来,按下不表。

  再说那安南国番王黎梦龙,乘着父遗社稷,自称继王,有自大之意。往昔每年遣使到天朝进贡方物一次,自这黎梦龙登位以来,便欲妄自称雄,起初十三年还遣官进贡,后来三年竟不来贡。其时有丞相何坤奏道:“伏见国家以来,皆与天朝通好。今圣上欲自尊大,三年不贡,天朝必然见罪,窃料不久当有问罪之师临境矣。”

  黎梦龙道:“孤自蒙祖宗遗下社稷,复赖上天庇眷,物阜民丰,更兼邻国皆惧孤威,莫不前来结好。全赖卿等同心协辅,兵精粮足,即使不贡,天朝谅亦无奈我何!孤不忍久居人下,自非池中之物,卿勿复言。”何坤见梦龙立此心意,也不再言,出而叹曰:“仅得弹丸之地,而遽欲自大,故激大国,是犹欲以卵敌石,安得不破哉!”

  不说何坤嗟叹,再说海瑞与海安、沈充二人,一路兼程而来,到粤西由贵州一路兼程进发,直至南宁。此际,那郡守指挥忽然惊讶,只道他为甚的复来,俱向海瑞问安。海瑞道:“在下来此非为别事,只因安南国三年不贡,奉圣旨到彼催贡,经临贵境,搅扰不安。”指挥道:“大人差竣未几,何以又出远差?”刚峰道:“食君之禄,当报君之恩,何分劳逸?”即欲出关而去。指挥道:“大人车骑到此,岂有一宵不宿即便出关的道理?不佞稍备一杯之敬,伏乞大人赏脸!”刚峰说道:“既蒙大人厚意,只得叨扰了。”是夜宿于关内。

  次日,指挥点了一百名精兵,护送刚峰前去。刚峰道:“不敢相烦。我有二仆服侍足矣。只要十数名挑夫,很够了。”指挥道:“虽然如此,实不放心。今大人既实不欲多人相从,在下只拨三十名,以听驱策,如何?”海瑞见他情意殷殷,只得应允。指挥便选了三十名悍兵相随,亲与郡属官员相送至关外十里,方才作别。犹自千声珍重,万句叮咛。

  海瑞既出了南关,不远就是安南地界了。沈充道:“老爷且在这里驻扎,待小的先到里面说知番王,叫他前来迎接,方才体面呢。”刚峰道:“此去须要小心,必要早早的回信。”沈充应诺了,即望安南城关而来。

  走了二个时辰,已到番城。沈充才得入城,便有许多旧相识问安询好。沈充此时都不暇应接,只顾望着皇殿而来。这日恰好是十五望日,诸番官文武俱到殿上朝贺。这继王对着诸臣办事,故此坐得许久,尚未退朝。沈充恰是走熟的道路,一直而进。那些侍卫都晓得他是继王的家奴,没一个不向他致意询问寒温的,所以并无阻拦。

  沈充一直走到大殿,正见诸臣侍立两旁,继王当中端坐。

  沈充即便趋至案前,俯伏道:“奴才沈充叩见,愿大王千岁!”

  继王开目看见是沈充,不觉喜动颜色,敕赐平身。问道:“沈充,你自别寡人,一去数载,今日却记得回来看看孤么?”沈充道:“奴才自从叩别龙颜,扶父骸骨归葬,幸借大王福庇,一路风和浪静,直抵家乡。葬父之后,即欲回来服侍大王。谁想天不从人,一病三年,终然落魄,不知受了多少奔驰,流到京城。幸遇兵部侍郎海大人收落。又幸海大人钦奉圣旨,前来催贡,小的思念大王厚恩,故特前来请安。”继王道:“什么海大人?”沈充道:“是天朝的官员,现为兵部侍郎。钦奉圣旨,前来我国催贡的。”继王道:“如今现在哪里?”沈充道:“他现在郊外十里坡扎下,特请大王前去迎接圣旨。这位海大人就如宋朝的包龙图一般的人品性情,皇上十分喜爱他的,所以特旨命他前来。”继王道:“当朝有名的,只有一个严太师。怎么不令他来,却令这人到此?”沈充道:“严太师见了这海侍郎,犹如蛇见硫磺一般。”继王道:“为甚么缘故?”沈充道:“只因这位海大人,生来性情耿直,只知有公,不谙徇私,不避权贵。他自出身做知县之时,便敢公然盘查国公的赃款。及至升进京城,做了一个司员,他又奏劾严太师。后来太师有罪,皇上发他在彼衙过堂应卯,这位海爷竟敢将太师行杖。即此两般,这就是个不避权贵,概可见矣。此人乃是天朝一个真正之臣也。”继王道:“他来我国何意?”沈充道:“不过与大王相见,要催贡物而已。”继王道:“孤王不去接他,你且代孤请他进来相见,孤王殿下立等就是。”

  沈充应诺,辞了继王,即便飞奔来见刚峰,备将言语说知。

  刚峰怒道:“梦龙何物,擅敢抗旨,敢不出郊迎接?”沈充道:“老爷且请息怒,耐着些性儿,到了那里,却以硬对硬,彼即喜也。”刚峰道:“原来他是这般性的。”遂与海安、沈充飞马而来,一路昂然而入。继王自沈充出去之后,即令帐下武士百人,各带宝剑,分列两行,自殿下直至阶下。又将大鼎一只,下堆红炭数十斤,鼎内注了沸油,方请瑞入见。海瑞竟昂然而入。看见阶下武士百余人,各各手按刀鞘,怒目而视,海瑞全不以为意,只顾上走。但见当中坐着一人,你道他是怎生打扮?

  头带鹿皮雉尾冠,身穿锦络绣龙蟠。

  狮蛮宝带腰间系,粉底皂靴绿线盘。

  两眉恰似残扫把,双眼浑似铜铃悬。

  一部落腮似胡草,鹰钩大鼻胆难圆。刚峰见了,长揖不拜。继王道:“刚峰见孤,焉敢不拜?”

  刚峰笑道:“岂不闻大国之臣不拜下邦之主耶?”继王道:“孤自定疆界,数年来未曾与你国通问,你今来此,莫非要作刺客耶?你亦有孤之武士足备否?”海瑞笑道:“大王只知好武,不知修文,不十年而国中之人皆目不识丁矣!社稷不亡,其可得乎?”继王怒道:“我国文修武备,你何得言此?”刚峰笑道:“大王以‘文修武备’四字来哄何人耶?”继王道:“孤且举其一二与你知道:丞相何坤,侍中江元,翰院劳孔,皆有济世之才,非书生之见,数黑论黄,口有千言,聊无一策,弄章摘句,抱膝长吟者。比武则有瓮都督、齐总兵、王游府、张全镇等,皆有万人不敌之勇,熟谙兵略,何谓无人?”刚峰道:“大王之文臣武将,只能在此恐吓番愚则可,若以之临敌,则恐不战而逃矣。瑞乃一介之使来到,而大王动辄百十余人,设鼎以待,则修文备武之度可知矣。”

  继王听了不觉赧颜,即下殿谢曰:“寡人有犯尊严,幸勿见罪!”遂请海瑞上坐,问道:“先生远辱敝邦,有何见教?”

  海瑞道:“久闻大王仁义卓识,素仰盛名,惟恨无由得瞻龙颜。

  今瑞有幸,奉使而至,得睹光仪,殊慰鄙念。我天子向有俾于大国,而大国亦时修好贡,臣服抒诚。今已隔绝三年矣,故寡君以大王为不敬,如楚之不贡包茅,无以悬之之法。待命瑞在大国催征,伏乞大王察之。早日预备贡物,俾瑞回朝复命,则不胜幸甚矣!”继王道:“孤三年不贡者,盖别有意也。今先生乃天朝直臣,不远而来,孤不忍拂先生之意。且权屈旬日,待孤饬令侍臣,赶紧商议,备办贡物,遗使赍表,一同先生回朝请罪就是。”刚峰再拜谢之。继王即宣丞相何坤设宴光禄寺,相陪于刚峰。饭毕,送瑞于馆驿安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