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施辣手药犯灭口供

时间:2021-06-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李春芳 点击:
海公案(全文在线阅读)>  第四十二回 施辣手药犯灭口供

  却说当下陈春被捉,口称是张后、太子所使,又供冯保所荐,侍卫等即将缘由奏闻。帝沉吟未答,自思:“青宫索来仁慈,未必敢行此不轨之事,况且太子年纪尚幼,又无别个兄弟,恐致别立,此事却有疑难之处。”又思:“张皇后并无亲眷在京,且已正位昭阳,未必有此。”故特发下三法司会勘实情具覆。

  此刻众侍卫得了旨意,即时将陈春拥簇到廷尉衙内收管,听候三法司提讯。严嵩早已知道,故意不出。及人至报陈春行剌皇上,今奉旨着三法司并太师会勘,严嵩故作惊愕之色道:“岂有此理,可曾究出主使之人否?”从者道:“事关内院主使,案情重大,故特旨命太师会勘!”严嵩即时吩咐打轿,来到法司衙门,那三法司早已在此等候。你道三法司是谁?就是这三位:刑部尚书赵文华,太常寺正聊张居正,兵部给事中都察院监察御史胡正道。

  当下三人见了严嵩,各各见礼。赵、张二人自是一党,自然会意,惟胡正道不与同心。当时严嵩对三人道:“此案情节重大,三位大人当如何审判?”赵文华道:“此乃内院之事,你我自当秉公研讯。”随即升堂。

  少顷,将陈春提到,当堂跪下。严嵩问道:“你是哪里人氏?”陈春道:“小的是山东青州人氏,姓陈名春。”严嵩道:“是山东青州,怎么在这里犯事呢?”陈春道:“只因小的来京贸易,折了本钱,无可生计,就在大街上卖拳为生。”严嵩道:“你既是流落的人,怎么反与内监相识?”陈春道:“那冯公公与小的本不相识,只因小的在街上卖拳,冯公公看见小的生得魁伟,两胁有力,蒙他唤到酒楼谈心,说起无依之苦。蒙冯公公施济,认为相知,与了我一百两银子,在大街上寻了一个旅店住下,不时将些酒肉来与小的畅饮。彼此往来,共有半载,遂成莫逆之交。前月冯公公偶然与小的说起:‘欲做官否?’小的道:‘世上谁不欲富贵?’冯公公便向小的说道:‘你欲要富贵,但只肯依我一件,即便立可得官。’此际小的便问他有甚事务。冯公公道:‘如今正宫皇后与太子意欲寻一个有胆有识的人,去行刺皇上,若是事成之后,可做大官。’此时小的哪里便敢应承。冯公公道:‘只管去做,自有我与太子担承。’再三相求。小的看见他如此恳切,又有恩惠于小的身上,只得依允。次日,冯公公便领小的到东宫去见太子。蒙太子赏金帛酒饭,并蒙太子当面吩咐,许小的做一将军职衔,此际小的不合应允。过了几日,太子复召小的进宫商议,他说皇上一连数日不曾御殿,明日届当朔望之期,必然御殿,随令小的身怀利刃,藏在复道,待等驾到突出行刺。小的应允,蒙太子赏刀一把,黄金二十锭,并以酒食相馈。而小的既感太子与冯公公之深恩,虽赴汤蹈火,自无不允。继蒙娘娘召小的进昭阳正院,特赐以金珠翡翠等物。所以小的不得已,随时就从冯公公到复道中藏躲。及见圣驾,此时小的事出不已,即便趋前行凶是真。

  求列位大人开恩则个。”

  严嵩大怒,拍案骂道:“皇宫内院,岂是别人进得去的?

  难道宫门外都没有人守的么?且问你,你是昨夜进宫,还是预早进宫的?”陈春道:“小的是前月初九,蒙冯公公带进宫去,直住到此时的。”严嵩怒道:“皇后贤淑,太子仁孝,天下共知。你何妄思诬捏,以卸己罪?可即从实招来,如有半句支吾,我这里刑法重得狠呢!”陈春道:“小的今日既已被获,哪敢说谎?

  此是确言,求爷详察。”赵文华在旁插嘴道:“不肯招认,就要用刑。你还是招不招?”陈春道:“小的一概都是真言,再没一毫谎诬的了。”赵文华道:“不打如何肯招?”吩咐下去:“重打四十大板,看他招不招?”左右答应,一声险喝,如鹰拿虎捉一般,把陈春簇下。

  此时陈春只道勉强过便可以过去,也不言语,随着众人下阶,被众人按在地下,叫声“行杖”!赵文华吩咐:“取头号板子,与我重打!”左右即将头号板子重重打将下去。五板之后,陈春就不能叫喊了,打到四十板之后,竟不能动弹,几致失声。

  赵文华晚令以冷水浇其面。少顷,方才醒来。陈春此时虽则复苏,然痛极心迷,不知人事矣。文华叱令复拖上堂来,又问:“到底此是外边甚么人主使呢?快些说来!不然,复使三木矣。”

  陈春只是昏昏沉沉,不闻上面说话,又恐再用极刑,只得点头,以冀免打。严嵩道:“此人句句确供,似无遁饰,亦不必苛求根株矣。”立即吩咐左右,仍带往廷尉处收管,听候再讯。胡正道在旁说道:“如此供词,岂足凭信?当细心鞫之,方能澈其泾渭。”严嵩道:“彼已昏去,容当再讯。”于是各各散去。是日,严嵩回府,即请赵文华、张居正二人过府商议。严嵩道:“今日虽然陈春这般口供,且看胡正道之言,似不深信的言语。倘若再究真情,如何是好?”居正道:“这却容易,今夜杀之以灭其口,则可以无忧矣!”严嵩道:“怎的能够杀他?

  还望赐教。”居正道:“待座下今晚自往狱中杀之,明日敬来覆命就是。”严嵩致谢道:“全仗驾上。”

  居正即便拜辞而出,回到府中,令家人立即办下酒席一桌,以便应用。旋又令家人到外边,取了毒药为末,然后将酒席抬了出来,居正已暗将毒药搅在酒内,旋着人抬到刑部狱中而来。

  时赵文华早已在狱门等候,居正一到,即便开门放入。来到狱中仓神亭上,提出了陈春。居正道:“你怎的受了这般的苦楚,自己放心,我自有处。”陈春道:“小的有死无异,老爷再休见疑。”居正道:“这个我自有主,却念着你自到此地,未尝不饱衣足食。如今困在牢里,只恐茶饭不敷,今待办些酒饭在此,你可饱餐,且莫愁闷。”命从人将酒饭抬到陈春面前,说:“见你向日是穿吃惯的,如今在狱,诸事掣肘,我恐怕你饿了,所以把些酒饭来与你吃了。一面放开心事,不过旬日之问,便可以了局的了。”陈春叩谢讫,文华令人将他的刑具松了,等他好去吃酒吃饭。那陈春哪里得知就里,遂放开量大嚼一顿。此时酒饭肉餍,好生快活,竟自睡了。张居正、赵文华一齐来到相府回覆,自不必说。再说那张皇后正在深宫,忽见冯保气喘喘的急奔而来,说道:“祸事到了!”张后是个受过惊恐的人,听了这一句说话,吓得魂不附体,急问道:“到底为着甚么?快些说来。”冯保道:“如天大事,难道娘娘还不知道么?”张后道:“我在这深宫内院,知道甚么来?有话快说,免得狐疑!”冯保道:“今早圣驾在娘娘这里出宫,刚出到复道,突遇刺客走来,幸喜侍卫官捉住。这人姓陈名春,乃是山东青州人氏,供称曾与奴才相好,因而娘娘、太子与伊相议,教他伺便弑君,一一说出。如今皇上将这陈春发往三法司会勘去了。但不知究是何人所使,致累内院,此特来报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