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别再等来日方长

时间:2021-06-2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于丹 点击:

别再等来日方长
  一
 
  在成长过程中,总有些猝不及防的变故让人扼腕喟叹:有时候,没有赶紧完成的心愿,一转眼就来不及了。
 
  刚在大学当班主任时,我不小心把脚崴了,去宣武医院一检查,右踝两根骨头骨折了。
 
  骨科张主任带着医生来检查,对我说:“可以用保守疗法,也可以开刀。用保守疗法可以少受点儿罪,但会有后遗症,关节可能会松动。”
 
  我说:“那可不行,我左腿膝关节受过伤,就仗着这条右腿呢,您还是给我开刀吧。”
 
  他有些诧异:“我很少见到这么主动要求开刀的病人。但是,要开刀得排到下周了。”
 
  我说:“等到下周还得两三天,骨碴儿就不如现在了,争取今天就开吧。”
 
  “那谁签手术同意书?得等你家人来。”
 
  “不用,我自己签字。”
 
  签完字,张主任对医生说:“这姑娘的手术我来做。”
 
  他的手细长而舒展,是我记忆中最漂亮的男人的手。我说:“张主任,您的手不弹钢琴太可惜了。”他笑:“所以我拿手术刀。”
 
  做手术时,麻药有些过量,张主任问:“你还清醒吗?”
 
  “清醒。不信我给你背李白的詩。”
 
  “那就背《静夜思》吧。”
 
  “那怎么行!我背《蜀道难》!”所有人都哭笑不得。
 
  术后那个星期是张主任值班,他每天来看我,和我闲聊几句。
 
  换药时,我惊讶地发现,刀口没有缝合的痕迹,我问张主任:“这是黏上的吗?”
 
  张主任说:“你这么活泼的一个人,我不能让你有一道难看的疤痕,就用羊肠线给你做了内缝合,伤口好了,线就被人体吸收了。我给你打了两枚钉子,可以让骨头长得像没断过一样。但你一年后要来找我,把钉子取出来。”
 
  等到出院,我们已经成为朋友。他告诉我:“你知道吗,我不是那周值班,我是调的班。那一周,表面上你是我的病人,其实跟你聊天时,你是我的医生,你的乐观也是可以治病的。”
 
  忙忙碌碌间3年过去了,他一直提醒我:“得赶紧把钉子取出来。”有一次他来我家聊天,说:“下次我给你带一棵巴西木,屋里不能没有植物。”
 
  我送他走后,忽然他又推开门,探身进来说了一句:“你这次回来,我就给你取钉子,不然来不及了。”
 
  可那段时间我一直在出差,我还寻思:“有什么来不及的,钉子又不会生锈。”
 
  当时,我父亲在宣武医院住院。
 
  4天后,我从南京回来,去医院看爸爸。我和爱人骑着自行车,很远就看见医院门口全是人,根本进不去,我们只好从后门进了医院。
 
  
 
  正是吃饭时间,爸爸欲言又止:“我跟你说件事。”妈妈马上打岔:“你赶紧吃饭,孩子刚回来。”后来爸爸又想说话,妈妈说:“你让孩子歇口气。”
 
  再后来,爸爸没加铺垫,说:“张主任殉职了。”
 
  我蒙了:“您说什么?”
 
  爸爸说:“医院门口都是送他的人。”
 
  我震惊,继而想起他留给我的最后的话:“你这次回来,我就给你取钉子,不然来不及了。”
 
  出了医院,夕阳西下,不远处国华商场门口熙熙攘攘。在交错的车流中,我推着车站在马路中间,痛哭失声,车水马龙都在暮色里模糊不清。
 
  我一直记得他的手,钢琴家一样的手,这双手,给我做了不留疤痕的缝合。因为他,我家里一直养着巴西木。二
 
  就在张主任去世的那4天里,我出差去了南京。在那里,我得知另一个人去世的消息……1993年,我写过一篇报告文学《中国公交忧思录》,为此走访了十几个城市考察当地的公交系统。南京当时是全国公交系统的一个典范,所以我去的第一站是南京。
 
  那是夏天,南京像火炉一样炙热。我找到南京公交总公司,书记是一名复员军人,非常豪爽,晚饭一上桌就拉着我喝酒。两杯下去,我晕乎乎的,总经理耿耿进来了。
 
  儒雅的耿总和我握手:“我叫耿耿。”我趁着酒劲儿开了句玩笑:“耿耿于怀的耿耿吗?”他说:“不,忠心耿耿的耿耿。”
 
  耿总坐下来,拦住了给我敬酒的人们,静静地和我聊天。他说:“明天我陪你去坐公交车。现在,南京市民出门,去任何地方倒两趟车都能到达,而且等车不超过5分钟。”
 
  第二天,我和耿总在新街口开始坐公交车。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他说起自己和父亲最喜欢陶渊明,那一刻,周围似乎安静清凉了许多。
 
  我们也去过一些很安静的地方,我问耿总:“‘潮打空城寂寞回’的那段石头城墙在哪里?”耿总就带着我到处寻找,最后找到了,那一段石头墙比千年之前更寂寞。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