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母亲(下卷 第9章)

时间:2021-06-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高尔基 点击:
母亲(全文在线阅读) >  下卷 第9章

    有一次,向来都非常准的尼古拉回家却晚了很多。

    一进家门,连外套都不顾不上脱,便兴奋而激动地搓着双手,急急忙忙地说:

    “尼洛夫娜,今天有一个同志从狱里逃出来了。可是那是谁的呢?我还没有打听出来……”

    母亲的心立刻就激动起来,身子晃了一晃,赶忙在椅子上坐下,低声问:

    “会不会是巴沙?”

    “也有这种可能。”尼古拉耸耸肩膀,说道。“可是怎样帮助他躲藏起来呢?现在到哪儿去找他呢?我方才在街上各处走了一遍,心里想,或许可以碰到他?这当然是很笨的,可是总得想个办法才好呀!我再去走一趟……”

    “我也去!”母亲高喊了一声。

    “您到叶戈尔那里去,或话他能知道点消息。”尼古拉边说边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她包了头巾,心里充满了希望,也紧跟着出了门。眼前有点发花,心脏跳得很快,双腿几乎要跑起来。

    她只顾低头朝前,周围的东西一样也看不见。

    “等我到了那边,也许他正在那里!”这种希望好像电光一样在她心里闪着,有力地推动着她。

    天气很热,她累得喘不过气来。

    等她走到叶戈住屋的楼梯口时,她再也没有气力往上迈步了。于是,她就站住了,回头望了一望,不觉惊奇地低声叫喊了一句,同时把眼睛闭了一下,——她仿佛看见尼古拉·维索夫希诃夫站在门口,两手插在衣袋里。可是,当她重新张开眼睛时,却一个人影儿也没有了……

    “或许是心理作用!”她心里想着,一边拾级而上,一边留神细听动静。

    下面的院子里有缓慢的、不很清楚的脚步声。

    于是,她机警地在楼梯转弯的地方站住,弯下腰来往下一看,她又看见一张麻脸在对着她微笑。

    “尼古拉!尼古拉……”母亲欢呼起来了,跑下去迎他。

    可是她的心中却一下子失望起来,倍感难受。

    “你走你的!你走你的!”他小心的摇着手低声说。

    她便疾步往上走,推门跨进了叶戈尔的房间。她一眼看见叶戈尔躺在沙发上,就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尼古拉……从监狱里逃出来了!”

    “哪一个尼古拉?”叶戈尔腾的一下子抬起头来,慌展望针问。“那里有两个尼古拉……”

    “维索夫希诃夫……到这儿来了!……”

    “好极了!”

    这当口儿,他已经走进了房间,回头反锁上了门,然后摘下帽子,摸着头发,脸上挂着笑。

    叶戈尔从沙发上坐起来,摇着头,急切地说:

    “请过来吧……”

    尼古拉满脸带着微笑走到母亲身边,和她握了握手:

    “要是不看见你,——我简直想回监狱里去了!城里连一个熟人也没有,回到乡下,立刻就会被抓住。我一面走,一面想,真傻!为什么要逃出来呢?正这个时候,忽然看见了尼洛夫娜在路上跑呢!我就跟着进来了……”

    “你是怎么跑出来的?”母亲问。

    他很拘束地坐在沙发边上,不好意思地耸着肩膀,说:

    “完全是偶然的!我在散步,有几个犯人在打一个看守。那里有一个宪兵出身的看守,因为偷了东西被降下来了。那家伙专门做暗探,告密,弄得大家走投无路!这会子大家在打他,闹得一团糟。看守们都害怕起来,跑来跑去,嘴里吹着警笛。我一看——牢门开着,外面就是城里的空地。我就不慌不忙地走了出来。……好像做梦一样。走了一会儿之后,才算明白过来了,——到什么地方去呢?回头一看,——牢门已经关上了……”

    “唔!”叶戈尔说。“先生,那您就该回转身去,客客气气地敲敲门,请他们放您进去。您就说,对不起,我有点舍不得走呢……”

    “嗳嗳,”尼古拉苦笑着说,“那不就太傻了!不过这样对于同志们总是很不好的,——对谁都没有说一声。……我走着,看见有群人在替小孩子出丧,我就跟着棺材,低垂了头,对谁也不看一眼。后来我在墓场上坐了一会儿,让风一吹,脑子里想起了一件事……”

    “只想起一件?”叶戈尔问着又叹了口气,随后又添了一句:“脑子里未免太空了!”

    维它夫希诃夫把头猛摇了一下,一点也不生气地笑了起来。

    “不,现在我的脑袋不再是像以前那样空空的了。可是,叶戈尔·伊凡诺维奇,你却老是在生病……”

    “每个人都做他所能够做的事!”叶戈尔一边咳嗽,一边回答他。“好,好,讲下去!”

    “后来,我走进博物馆。在里面转了一圈,参观了一番,心里直盘算着该怎么办,我到哪里去呢?自己甚至生起自己的气来。同时,肚子又饿得要命!我在大街上,胡毛地走着,心里很不高兴。……我觉得,警察好像在盯着每一个人看。我心里想,我的这副尊容,是再也逃不过法庭的!……突然,尼洛夫娜从对面跑了过来,我赶快避开了,跟在她后面,一就是这样,完了!”

    “可是,我怎么没有看见你呀?”母亲带着抱歉的口吻说。她对维索夫希诃夫细看了一下,觉得他好像比从前容易接近了。

    “同志们一定在担忧……”尼古拉搔着头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