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守护孩子的幸福

时间:2021-06-1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张文质 点击:
守护孩子的幸福
 
  女儿张格嫣予小学读了3所学校,她读初中一年级第一学期时,我也曾试图为她转学,后来发现难度太大,还有,其实也没有任何学校可以转,所有的学校都太相似了。
 
  我坚决不为成绩批评孩子,坚决不为面子、金钱、焦虑而站到应试教育那一边去,坚决不参与到伤害孩子健康、对未来的期待和自信心的行列中去。有时候我也会坚忍地想到,总之孩子肯定会长大的,我们处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历史时刻,只能接受与承受。作为父亲,我理解自己的无奈,却怎么也无法认同这样的历史的合法性。
 
  有一次,女儿回家,一进屋就号啕大哭。女儿只说因为她弄丢了一份作业,被老师叫到办公室,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却怎么也不肯说。初三之后,女儿对在班上发生的事情这样说:“不要再问了,我不想再一次受到伤害。”
 
  我知道她在长大,但是对这样的长大我怀着深深的愧疚。我知道自己不能保障孩子足够的睡眠,也无法保障孩子因为学习成绩不佳、表现不符合要求时,不受到羞辱与伤害。
 
  我时常生活在巨大的困惑之中。单独和孩子吃饭时,我对她说:“你要尽量多吃点,吃好点,有时间就多睡会儿,这样你才能和应试教育作长期的斗争!”
 
  我还时常对孩子说:“你也要理解老师的难处,她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教育的失败与难堪是所有人都要承受的,更重要的是你要学会承受,变得更坚强。”
 
  张格嫣予的天分首先表现在她的写作能力上:小学六年级时,她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书《在夜空中飞翔的精灵》;初二时,她获得了首届全球华文写作大奖赛“最具潜质”奖,是获奖者中年纪最小的一个,获奖小说《被诅咒的游戏》也正式出版。
 
  然而,在应试教育的体制之下,这些天赋对她而言,并没有带来多少喜悦。她初中的三任班主任,对她的天分都颇不以为然,其中一位班主任这样评述:“整天写写写,到时可能连大学都考不上,还得靠父母养着!”
 
  也曾经有人问我:“你倡导生命化教育,现在孩子如果因为‘过于生命化’而考不上更好的高中,你会怎么办?”
 
  我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尽量减轻孩子的痛苦,我总是告诉她:“不要害怕,爸爸会有办法,要是能考上一所一类高中当然好,考不上也不要紧,我们可以到一所好一点的学校寄读。爸爸妈妈都是从乡下的中学读出来的,重要的是你对自己始终要有自信!”
 
  现在,我最感欣慰的是孩子的“痛感”相当微弱,不管有多痛苦,她哭过之后马上笑容灿烂。我深信坚强、乐观、善良一定会成为她一生中最大的财富,时间会证明这一点。
 
  有一次女儿考试没考好,她对妈妈说:“你们都没有骂我,我心里感觉真好!”女儿的话让我既欣慰,又有几分酸楚。
 
  在这样一个价值观混乱、教育目标极其窄化的时代,爱孩子,坚定地站在孩子身后,竭尽全力让孩子的童年能过得更幸福、美好,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
 
  对儿童残暴、缺乏慈爱的教育,让儿童失去天真、幻想和自信心的教育,绝对不是“理想的教育”。我们呼唤好的教育,就是呼唤对每个生命个体权利的尊重。我明白,教育的不幸绝不仅仅是它自身的不幸。变革之路,从来就不是从教育内部开始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