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渣男的古今差异

时间:2021-06-0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慕容素衣 点击:

  在蒲松龄的原著小说《聊斋志异||葛巾》中,男主常大用从洛阳跑到山东曹州借住在官宦人家欣赏牡丹,整日注视幼芽,作一百首怀牡丹诗。这种痴物男子古今罕见,也因此获得牡丹报恩,幻化人形,收获了富贵与爱情。但是最终因为知道妻子是花妖所变,起了猜疑,又落得妻离子散,懊悔不已。
 
奇花记
 
  电影改编做了大幅度调整,男主更名常在田,一听就是和经世致用联系在一起,身份也成了书生。进京赶考,考中后功名却被人顶替去做官,自己沦落街头。身不由己之下入赘相府,抛弃家乡私定终身的恋人。终又因为良心不安,回到故里,寻找昔日恋人。
 
  进京赶考的书生,一定会在路上遇见姑娘。这种爱情叙事几乎占据了古典小说的半壁江山,可无论放在那个朝代,大家就是爱看。这里面有对荣华富贵的追求,有少年人闯荡江湖的冒险与传奇,有敢于为爱奉献的妹子。现实中的爱情与富贵总是不同步,有爱情的时候想富贵,有富贵的时候,爱情又跑了,戏剧冲突和命运起伏也有了。
 
  这两种男人都是渣,但诠释了两种伦理观念,在蒲松龄眼里,既是真爱,又何必在乎是人是妖,可这人世间的种种道德束缚却让常大用跨不过这个心理门槛。电影中的常在田,作为书生去进京赶考,是追求现代人孜孜以求的功名富贵,为了栖身京城只能抛弃过往,这是所有“北漂”、“沪漂”、杭漂”、“深漂”、“港漂”都会面对的精神困境。更现实的是,少年人初到京城,不免被欺被骗,往往使尽浑身解数还要被世态炎凉千刀万剐。一如电影中所展示的,考上被顶替,风霜大雪无片瓦遮头。不管你在哪漂过,看到这段一定心有戚戚。在公司被算计,在单位被孤立,被本地人嘲笑,各种心酸往事。电影中的男主,为了活下去也为了出人头地,写下一纸休书给昔日恋人。男主在灯光下各种不舍与难过,提笔下字泪千行,有么有自己告别往昔删微信的样子?
 
  幸福两件事,功名和爱情,功名对男主有多重要,好比出人头地之于北漂,股票分红之于沪漂杭漂-----
 
  这里也是渣男的起源,弹幕里满屏都是在骂。可是有了富贵,又会想要找回爱情。常大用也好,常在田也好,面对失去,都有悔恨。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影片开头,茅子俊饰演的男主在回乡的路上,一脸怀念又有一点生无可恋。怀念的是过去爱情的美好,生无可恋的是自己抛弃昔日恋人,不知对方是否愿意见自己一面。他不知道的是,自己将要见到的是已经逝去的爱人所幻化的妖。这就像男生若干年后参加同学聚会,当年的那个心心念念的女同学,如今已经身材走形成了孩子他妈。相见不如怀念,可是内心的折磨还是想再见,哪怕是一面。
 
  常在田渣嘛,如果说他渣,我们每个人都有这样渣的时候,为了前途利益等等,伤害自己最爱的人,却又在得到以后想要弥补。
 
  蒲松龄老爷子的鞭靼深入肌理,如果是真爱,其他什么劳什子的杂碎都不重要。也许这正是聊斋故事经久流传的原因,富贵太迷人,失去爱情才明白它更重要。原因各不同,但其实古今渣男,都是一样。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