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梅花A 确实就是你在扑克牌上看到的那些图案

时间:2021-05-1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乔斯坦·贾德 点击:
纸牌的秘密(全文在线阅读)    >   梅花A 确实就是你在扑克牌上看到的那些图案

  那一整个下午,我在花木蓊郁的庭园散步,突然看见远处有两个人。我高兴得跳起来。

  我得救了。说不定这儿是美洲某个地方。

  我迈步朝他们走过去,忽然想到,我跟他们在语言沟通上可能会有困难。我只会讲德语、英语和少许挪威话——后者是我在“玛莉亚”号船上当四年水手学来的。这座岛屿的居民讲的很可能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语言。

  我走近一瞧,发现这两个人正弯着腰,望着脚下那一小块田地。这时我才注意到他们的个子比我矮得多。难道他们是儿童吗?我走上前,看见他们正在挖掘一些植物的根,放进一个篮子里。他们忽然转过身子,抬起头来打量我。这两个人身材有点肥胖,身高还不到我的肩膀。他们有一头棕色的头发和油腻腻、赤褐色的皮肤。两个人都穿着同样款式的深蓝制服,惟一的区别是,其中一个人的袖子缝着三颗黑钮扣,而另一个却只有两颗扣子。

  “午安!”我操着英语向他们打招呼。

  两个矮子放下手里的工具,茫然瞪着我。

  “你们会讲英文吗?”我问道。

  他们摆摆手,摇摇头。

  灵机一动,我改用我的母语跟他们攀谈。制服上有三颗钮扣的人操着流利的德语回答:“你手头如果有三点以上,你就可以击败我们,但我们诚挚地恳求你不要这么做。”

  可想而知,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在大西洋一座荒凉的岛屿上,有人用我的母语跟我说话,而我竟然听不懂他在讲什么。“三点”到底指啥?“我误入贵地,完全没有恶意啊。”为了自身安全,我不得不这么说。

  “还好你没有恶意,否则国王会惩罚你的。”

  这儿有国王?我愣了愣。显然这座岛屿并不在北美洲。

  “我能不能觐见国王陛下?”我问道。

  制服有两颗钮扣的那个人,这时才加入我们的谈话。他问道:“你想觐见哪一位国王?”

  “你的朋友刚才不是说国王要惩罚我吗?’’我说。

  两颗钮扣的人回头望望三颗钮扣的人,压低嗓门说:“如我所料,此人不懂规则。”

  三颗钮扣的人仰起脸来看了看我。

  “这儿的国王,可不止一位。”他说。

  “哦,真的?那一共有几位国王呢?”

  两个矮子脸上露出不屑的神色。显然,他们在嗤笑我尽问一些愚蠢的问题。

  “每一组有一位国王。”两颗钮扣的人叹口气,回答我。

  我现在才注意到,他们的身材真的非常矮小,简直跟侏儒没什么两样,但五官和四肢的比例却和正常人相同。同时,我也怀疑,这两个小矮人心智是否有点迟钝。

  我原想问他们,他们所说的“组”究竟有几个,这样我就能查出岛上有几位国王,但转念一想,我决定暂时不提出这个问题。

  “最有权势的那位国王,尊姓大名是?”我问道。

  两个矮子互望一眼,摇摇头。

  “此人莫非想套我们的话?”两颗钮扣的矮子说。

  “不知道,”三颗钮扣的矮子回答。“但我们必须回答他提出的问题。”

  两颗钮扣的矮子伸出手来,拨掉停在他脸颊上的一只苍蝇,然后说:“根据这儿的规则,黑国王可以攻击红国王,而红国王视情况也可以展开反击。”

  “打打杀杀的,不是很野蛮吗?”我说。

  “这是我们的规则。”突然,我们听见远处发出砰然一声巨响,仿佛有一块玻璃被砸碎似的。两个矮子不约而同回过头去,望望传出噪音的那个地方。

  “白痴!”两颗钮扣的矮子咒骂起来。“他们做出来的东西,有一大半被砸掉了。”

  这时他们背对着我站着。我赫然看见,两颗钮扣的矮子背上画着两朵黑色的梅花。三颗钮扣的矮子背上,则画着三朵。这些梅花;就是我们的扑克牌上看到的图案。看来,两个矮子刚才说的那些话,里头一定蕴含有某种玄机。

  他们回转过身子面向我时,我决定取另一种策略。

  “岛上有很多居民吗?”我问道。

  两个矮子面面相觑,脸上一副茫然不解的神情。

  “他问得太多。”其中一个说。

  “唔,此人不懂礼貌。”另一个说。

  我心想,这段谈话说多糟糕就有多糟糕,因为我虽然听得懂他们说的每一个字,却弄不清楚他们的意思。我们若比手画脚,沟通效果说不定会好些。

  “岛上到底有多少人呀?”我开始感到不耐烦了。

  “你自己看吧!我们两个,一个是‘二’,一个是‘三’。”背上画着三朵梅花的矮子回答:“如果你需要眼镜,那你就得去找佛洛德,因为只有他知道怎样切割玻璃。”

  “你呢?你们到底有几个人?”另一个矮子问道。

  “只有我一个。”我回答。

  两个钮扣的矮子回头看到三个钮扣的矮子,忽然吹起口哨来。

  “他是一张爱司牌(Ace)!”他说。

  “那我们输定了,”另一个矮子惊惶失色。“连国王都会被他击败。”

  说着,他从内衣口袋掏出一只细小的瓶子,把嘴巴凑到瓶口上,喝一口里头装着的晶莹液体,然后将瓶子递给伙伴,让他也喝一口。

  “爱司不是一位女士吗?”三颗钮扣的矮子惊叹起来。

  “不一定是,”另一个矮子说。“王后是惟一永远保持女性身分的牌。这个家伙可能能来自另一副扑克牌。”

  “胡说!这儿只有一副牌,而爱司是个女的。”

  “也许你说得对,但他只需要四颗钮扣就能赢我们。”

  “赢我们是不成问题,但想赢我们国王,可就不容易啰。这家伙把我们两个给耍了。”

  两个矮子一面说一面喝瓶子的饮料,喝着喝着,眼皮渐渐沉重起来。突然,两颗钮扣的矮子浑身开始痉挛抽搐。他抬起头来直直瞪着我,说道:“金鱼不会泄漏岛上的秘密,可是小圆面包书会。”

  两个矮子往地上一躺,嘴里喃喃地念着:“大黄根……芒果……草莓……枣子……柠檬……椰子……香蕉……”

  他们说出一连串果子和各种浆果的名字,有些是我生平第一次听到的。念着念着,他们翻了个身,趴在地上呼呼大睡起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