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天黑以后(第十五章)(3)

时间:2021-04-1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村上春树 点击:


    “电视?什么节目?”

    “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例如面带微笑手拿有奖问答节目的商品给大家看,就是那样的东西。节目已经播完,眼下不再去了。另外还演过几个小广告,搬家公司啦什么的。”

    “肯定人长得漂亮。”

    “大家都那么说,和我一点也不像。”

    “如果可能,我也很想生得那么漂亮,哪怕一回也好。”说着,蟋蟀短叹一声。

    略一迟疑,玛丽道出秘密似的说:“说来奇怪……睡眠中的姐姐的确漂亮,可能比平时要漂亮,简直像水晶似的,连我这个妹妹都吃惊。”

    “像睡美人。”

    “是的。”

    “有人接了吻顿时醒来。”蟋蟀说。

    “碰巧的话。”

    两人沉默了一阵子。蟋蟀依然手拿电视遥控器无目的地摆弄着。远处响起救护车的警笛声。

    “嗳,你可相信轮回?”

    玛丽摇头:“大概不信,我想。”

    “就是说认为没有来世?”

    “那种事没往深处想过,觉得好像没理由认为有来世。”

    “就是说死了以后,下面就只有无了?”

    “基本那样认为。”玛丽说。

    “我嘛,认为轮回那样的东西应该是有的,或者莫如说如果没有那太可怕了。因为我理解不了无是怎么一个东西,理解不了,也想像不来。”

    “无就是绝对的什么也没有,没什么必要理解和想像的吧。”

    “不过,万一有坚决要求理解和想像的那种无怎么办?你没有死过的吧?那东西不实际死一回怕是弄不明白。”

    “那的确是那样的……”

    “每次想起这个,都吓得一阵紧似一阵。”蟋蟀说,“光想想都喘不过气,身体缩成一团。那一来,相信轮回还算叫人好受些。无论下次转世为多么可怕的东西,至少能够具体想像它的样子,比如变成马的自己啦变成蜗牛的自己啦。就算下次也不中用,还可以再赌下一次机会。”

    “可我还是觉得死了什么也没有自然些。”玛丽说。

    “那怕是因为你精神上坚强吧?”

    “我?”

    蟋蟀点头:“看上去你好像很有主见。”

    玛丽摇头道:“不是那样的,谈不上有什么主见。小时候怎么都没有自信心,总是战战兢兢的,所以在学校也常受欺负,时不时成为被人欺负的对象。那时候的感觉还留在自己心中,做梦也常梦见。”

    “可还是花时间一点一点把那东西努力克服掉了吧,把当时不快的记忆?”

    “一点一点。”玛丽说,然后点了下头,“一点一点。我是那一类型,是个努力的人。”

    “一个人孜孜矻矻做着什么,像森林里的铁匠一样?”

    “是的。”

    “我觉得能做到这一点是很了不起的。”

    “指努力?”

    “能够努力。”

    “即使别无长处?”

    蟋蟀一声不响地微笑着。

    玛丽思考蟋蟀的话,然后说道:“慢慢花时间一点一滴建造属于自己的世界——那样的体验是有的。一个人进入那里,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放松下来。但是,不得不特意建造那样的世界本身即意味我是个容易受伤的弱者,对吧?而且,即便是那个世界,在世人看来也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世界,就像纸壳箱搭的小屋,稍微大些的风一吹,就不知被吹去哪里了……”

    “有恋人?”蟋蟀问。

    玛丽略一摇头。

    蟋蟀说:“莫非还是处女?”

    玛丽脸红了,轻轻点头说:“是的。”

    “好事,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嗯。”

    “没碰上喜欢的人?”蟋蟀问。

    “有相处的人,可是……”

    “进展到一定程度,但没喜欢到最后一步。”

    “是的,”玛丽说,“好奇心自然是有的,但怎么也产生不了那样的心情……说不明白。”

    “那也不碍事的,没有那样的心情,用不着勉强。不瞒你说,以前我同相当多的男人睡过。说到底,是因为害怕。不给谁抱着就害怕,人家提出要求时没有明确说不,如此而已。那种睡法,一点好处也没有,只会使活着的意义一点点磨损掉。我说的意思可明白?”

    “好像。”

    “还有,等你找到地道的好人,我想那时你会比现在更有自信。做事不要半途而废,世上有的事只能一个人做,有的事只能两个人做。关键是把两方面结合起来。”

    玛丽点头。

    蟋蟀用小手指搔耳垂。“我是已经晚了,遗憾。”

    “嗳,蟋蟀。”玛丽以郑重的语声说。

    “嗯?”

    “但愿能巧妙逃脱。”

    “时不时觉得像是在和自己的影子赛跑。”蟋蟀说,“再快跑快逃掉,也不可能彻底甩脱,因为自己的影子是甩不掉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