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家人见色生奸

时间:2021-04-0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李春芳 点击:
海公案(全文在线阅读)>  第十回 家人见色生奸

  却说严二忽然一眼看见元春,如此美貌,真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不觉神魂飞越,呆了半晌,遂把怒气全消,反怒为喜,便道:“贤母女请起,这不干你们的事,我自与这老狗算账!”仇氏道:“二先生,且息雷霆之怒,容我母女一言。拙夫为着钱粮催迫,不得已向二先生告贷,得蒙救援,已感激不浅。起初本想如限归还,孰料天不从人,偏偏这老者又患起病来,连豆腐也磨不得,半月来坐在家,睡在床的。百凡需费,典尽衣衫,这两天连吃的也没了。心中实在为着这项银子,只是有心无力,惊悚不安。故欲哀求恩宽一线,乞二先生再宽限一月,必当加利奉还的。”说罢又要跪将下去。(原夹注:奴才恃主权势,重利放债,逼勒凶恶。阅此,令人殊堪发指。)严二用手挥令起来,说道:“你的言语还带着三分道理。

  也罢,看在你母女面上,暂且宽缓,展限一月。只是此际他又病着,没银医治,做不得生意,哪里赚钱还我呢?自古道:‘为人须到底。’也罢,我这里尚有几两散碎银子,只索兴与了你罢。可将来医治,早日做回生意,免得临时又要累你母女呢。”说毕,频以目看元春。

  元春被他看得慌了,低着头走进里面去了。仇氏却不敢受这项银子,呼之不应,又赶不上,只得权将银子收贮,告戒老儿切勿浪费了,又要费一番张罗。老儿看见如此光景,因念严二初时这般狠恶,如今却这般好意,真是令人猜摸不着。只是身子困乏得很,也管不得许多,走到床上睡下不表。再说仇氏对元春道:“这位严爷,甚屑古怪的气性,起先就如狼似虎一般,令人不敢犯颜。不知怎的,后来这样好说话,又把银子相助我们,真是令人不解。”元春道:“母亲,我看这严二蛇头鼠眼,大非善良之辈。且看他适间言语行为,可以知其大概矣。故意卖弄他的好处,特将些银子在你我面前卖好,却又把个天大的情分卖在我们身上,这却是歹意。其居心实不在十两银子呢!”仇氏道:“这也不要管他。只是欠他的还他就是,理他做什么!”

  不说仇氏母女猜疑,再说那严二见了元春,就满腔私欲,恨不得登时把元春抱在怀中,与她作乐。只碍着她的母亲、父亲在旁,不敢启言,故将计就计,竟把一个绝大的情分,卖在他们母女身上,故意将银买好。一路上思慕不已。及至回来,呆呆的在门房里坐,连饭也不要吃了,便走上床去。合眼便见这美人在前,把他的心猿意马,拴系不住。自思:“我于今有了个啖饭之处,幸而弄得如此大财,也算得人生一大快事,只是不曾娶过妻子。我若得这老儿的女儿为妻,也不枉了我严二这番经营了。只是我的年纪老了,他的女儿,我看她不上十六岁,怎肯嫁我?我看这也是虚想的了。”一回又想道:“我将重金为聘,谅张老头子这个穷鬼决不会不肯的。

  一百两不肯,我便加几倍,不怕他不肯。”再复又回思:“我混了大半世,不知费了多少心血,受了多少苦楚,才有今日。怎么为着一个女子,便把雪花白的银子轻易花去?到底是银子好。”那悭吝之心生了,就把爱美的念头抛下。谁知不一刻,那邪念复起,又想道:“有了银子,没有悦人的妻,也是枉然的,我好歹都要弄她到手,才得我心愿了。”却不舍得银子,便翻来覆去的,在床上思量妙策。忽然想起一条计策,说道:“是了,是了!”连忙爬起身来,将张老儿的借券取来,详细审视,看到那一十两这个“一”字,不觉拍掌笑道:“谁想我这个妻子,却在这‘一’字上头呢!”拿起笔来,改了一个“五”字,便是五十两。笑道:“五十两加上十两利息,一个月便是六十两,若隔得三个月不去催他,这就可以难着他了。”主意已定,把借券收好,便上床去睡。从此竟将这一项事情暂时按下,以至美人的心事也权时收拾,专待他日用计。正是:放下一星火,能烧万仞山!暂将严二之事按下,又表那张老儿之病,心事略宽,渐渐的便觉愈了,惟是恐怕严二前来逼债。不想过了一月,亦不见他来,自己放心不下,故意前往严府中来。见严二此际却大不相同,不特不提及银子,而且加倍相敬,又请他吃饭饮酒。这老儿却尚未解其意,只道他行好发财的人物,不计较这些零星小债,千恩万谢的去了。

  回来对妻女说知,仇氏喜欢不过,说道:“这该是我们尚有几分采气,不致被逼,看来他也不上心这些银子的。如今且将铺子开张,做回生意,倘得有些利息,大家省俭了些,还他就是。”元春叹道:“母亲可谓知其一,而不知其二也。父亲一时之错误,借了他的银子,故彼得以此挟制于我。先日汹汹到门,动辄白眼相加,父亲虽有千言,而怒终莫解;及儿与母亲一出,向彼哀恳,而严二则双目注儿,不曾转睛,复又以眼角调情。儿非不知者,惟是既在矮檐之下,非低头莫过。故不得已立母之后,以冀能为父宽解。岂料奴才心胆早早现于形色,目视儿而言。临行又特以金帛弃掷娘侧,恣意卖弄,实怀不善之心也。故儿特早归房,诚亦杜渐防微之意。今彼不来索债,反而厚待于父,其意何为,母亲知否?”仇氏道:“你却有这一番议论。但我未审其实,你可为我详言之。”元春道:“母亲诚长者。父亲欠他的银子,两月未与他半丝之息,况当日也曾责备严词。今何前倨后恭,其意可想。儿实不欲言,今不得已为母亲言之。这严氏之反怨为德者,实为儿也。”(原夹注:小儿女一副聪明,早已窥破奸奴心胆。故元春独能不为严二所挟,此其预有明断。令读者如见一青年垂髫女郎活跃纸上,至令听者如闻其声。的是妙笔至文。)仇氏道:“你何由知之?”

  元春道:“娘勿多言,时至即见。”仇氏也不细究,只知终日帮着丈夫做活而已。光阴迅速,日月如梭,又早过了两月。张老儿此际也积得有些银子,只虑不敷十两之数,自思倘若二先生到来,我尽将所有付之,谅亦原情。不期再过两月,亦不闻严二讨债消息。

  张老儿只当他忘怀了,满心欢喜,只顾竭力营生。直过了七个月头,每见严二不来,心中安稳,此际已无一些萦念,安心乐意,只顾生意。

  忽一日,有媒婆李三妈来到。仇氏接入,问其来意。李三妈先自作了一番寒温之语,次言及儿大当婚,女大当嫁之事。

  仇氏道:“我家命中无儿,只有一女,今年已是一十五岁了,尚未婚配人家。倘奶奶不弃,俯为执柯,俾小女得个吃饭之处,终身安乐,亦感大德无既矣。”李三妈道:“你我也不是富贵人家,养下女儿,巴不得她立时长大,好打发她一条好路,顾盼爹娘。只‘配婚’两字却说不得的。”仇氏道:“男女相匹,理之当然,怎说这话?”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