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天黑以后(第十三章)

时间:2021-04-0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村上春树 点击:
天黑以后(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4:09

    玛丽和高桥并坐在夜深人静的公园的两架秋千上。高桥看着玛丽的侧脸,表情似乎在说“难以理解”。刚才的交谈仍在继续。

    “不想醒来?”

    玛丽一言不发。

    “怎么回事呢?”他问。

    玛丽似乎很难下定决心,默默注视脚下。她还没有完成谈这件事的准备。

    “……嗳,不稍稍走走?”玛丽提议。

    “好,走走吧,走走是好事。慢走路,多喝水。”

    “什么呀,那是?”

    “我的人生座右铭:慢走路,多喝水!”

    玛丽看高桥的脸。奇妙的座右铭。但她没有发表感想,也没问。她下了秋千开始移步,高桥跟在后面。两人走出公园,朝明亮的地方走去。

    “还返回‘斯卡伊拉库’?”高桥问。

    玛丽摇头:“在餐馆里静静看书也好像挺辛苦的。”

    “觉得可以理解。”

    “如果可能,想再去一次‘阿尔法城’。”

    “送你去好了,反正在练习的地方附近。”

    “阿薰说什么时候去都可以,不添麻烦的?”玛丽说。

    高桥摇头道:“她嘴巴不晓人,但人很正直,既然说什么时候去都可以,就是什么时候去都可以,不妨照单全受。”

    “唔。”

    “况且那地方这个时间闲得不得了,你去玩她肯定欢喜。”

    “你还要去乐队练习吧?”

    高桥觑一眼表:“因为今天是最后一次参加通宵练习了,打算再加把劲来个小高潮。”

    两人折回街上的中心部位。终究已经到了这个时间,马路上几乎没有行人的身影。凌晨四时,都市最为冷清的时刻。路上散乱地扔着各种各样的东西:易拉罐啤酒空罐、被踩过的报纸、变形的纸壳箱、塑料瓶、香烟头、汽车尾灯碎片、单只劳动手套、哪里的优惠券,还有呕吐物。一只脏兮兮的大猫一个劲儿嗅着垃圾袋的气味,企图趁老鼠们尚未生拉硬扯之时、天亮后凶猛的乌鸦们飞来觅食之前确保自己的份额。霓虹灯已熄灭大半,通宵营业的便利店的灯光开始显得耀眼。停放的汽车的雨刷上胡乱挟着好几张广告传单。附近干线公路不间断地传来大卡车驶过的声音。对卡车司机来说,路面空空荡荡的现在正是最能快跑的时间段。玛丽把红袜队帽拉得低低的,双手插进运动夹克口袋里。并肩走起来,两人之间有相当大的身高差。

    “为什么戴红袜队帽?”高桥问。

    “别人给的。”玛丽说。

    “就是说并不是什么红袜队球迷。”

    “棒球一无所知。”

    “我对棒球也不太感兴趣。相对说来,更是个足球迷。”高桥说,“对了,你姐姐的事,刚才的话。”

    “唔。”

    “我不大明白,就是说浅井爱丽完全沉睡不醒?”高桥问。

    玛丽以仰视的姿势对他说:“对不起,这话我不愿意这么边走边说,事情有点微妙。”

    “明白了。”

    “说点别的。”

    “别的什么?”

    “什么都行。说说你。”玛丽说。

    “我?”

    “嗯,关于你自己。”

    高桥思索片刻。

    “想不出开心的话题。”

    “没关系,即使不开心。”

    “母亲在我七岁时死了。”他说,“乳腺癌。发现得晚,发现到死只有三个月时间,转眼之间。发展太快,连正经接受治疗的时间都没有。那段时间父亲一直在监狱里,刚才也说了。”

    玛丽再次仰视高桥。

    “你七岁时母亲得乳腺癌死了,那期间父亲关在监狱里?”

    “是那样的。”高桥说。

    “就是说你孤苦伶仃?”

    “正是。父亲因欺诈罪被捕,判了两年。传销,但手法似乎很不地道,欺诈金额又相当大,加上年轻时参加过学生运动组织,那时就被捕过几次,所以没能获准缓刑。被怀疑为组织筹集资金,但实际上没有关系。还记得跟着母亲去探监的情形,很冷的地方啊!父亲入狱半年后,母亲的乳腺癌发现了,当即住院、总之就是说我成了暂时的孤儿。父亲入狱,母亲住院。”

    “那期间谁照顾你了?”

    “后来听说,住院费和生活费是父亲的父母家垫的。父亲和老家关系不好,长期处于绝交状态,但毕竟不能对七岁孩子的死活不管。亲戚里有位阿姨好像老大不情愿似的隔天来一次。左邻右舍也轮流照顾,洗衣服、买东西、送饭、我家那里当时还是平民区,这或许值得庆幸——那一带近邻的因素还在发挥作用。不过大部分事情好像是我一个人做的。自己做简单的饭菜,自己收拾好了上学……但记不很清楚了,好像是别人身上发生的事似的。”

    “父亲什么时候出来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