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人在诗途(2)

时间:2021-03-2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袁小茶 点击:
 
  结果接到某人担心的电话:“袁小姐!你一个姑娘,不怕碰到色狼吗……”
 
  后来这个人,便成了我的男朋友。
 
  这里要提醒独身女性,做文化旅行一定要注意安全。别看我天天嘚瑟各种“说走就走的囧途”,其实背后做了超详细的攻略。对于“荒山野岭”“古人墓”这样的地方,我提前都会反复查路线、看地图,并询问当地朋友,甚至细致到对“从合作汽车南站换到合作汽车北站可以打出租车去,两块钱就够了”这样的细节都是反复确认过的。
 
  钟离国免签
 
  一个本硕七年读外交学的学长打电话给我:“人呢?”
 
  “我在钟离国呢。”
 
  “钟离国?”
 
  “对啊,现在对中国免签了。”
 
  “哦……我……我都没听过……”
 
  “哈哈哈哈,我逗你的!你带一本《庄子》,免签!”
 
  ……
 
  我就这么欠打地把一个读外交学的学长给蒙了。
 
  钟离国还真是个“国”——春秋战国时的诸侯国之一,就在现在的安徽凤阳。听过庄子和惠子的“濠梁观鱼”吧?特有名的那段“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就发生在钟离国。
 
  读了这么久的《庄子·秋水》,总得看看庄子他老人家的鱼啊。
 
  凤阳很小,先要坐火车到安徽滁州,然后从滁州坐大巴到凤阳。在凤阳钟鼓楼附近,找了个茶铺。这里茶叶倒是真便宜,因为安徽产茶。
 
  我和茶铺老板娘聊着天,聊着这个当年庄子和惠子“子非鱼”“子非我”吵架的地方。
 
  直到两年后,我特别偶然地给小表妹讲起陶潜诗:“少时壮且厉,抚剑独行游……路边两高坟,伯牙与庄周。”
 
  “伯牙与庄周是什么意思,姐?”
 
  “伯牙的坟,说的是俞伯牙摔琴谢子期——子期死了,伯牙就不再弹琴了。庄周的坟,说的是庄子和惠子——惠子死了,庄子感叹说,‘世无可语者’,也就是感叹再没人能跟自己吵架了。陶渊明未必真见过这两座坟,只是就此感慨:知音死了,再没人能听懂自己说话了。后来孟浩然有一首诗说的也是这个意思——‘欲寻芳草去,惜与故人违。当路谁相假,知音世所稀。’对了,‘高山流水’的典故,就发生在现在的湖北武汉,龟山脚下有古琴台……”
 
  讲着讲着,越讲脑子越乱,蒙太奇一样闪过庄子和惠子的“濠梁观鱼”,闪过“钟离国”破破烂烂的出租车,闪过在孟浩然墓前看一件旗袍时的心情,闪过拜访古琴台时的五味杂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