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白夜行(第十二章)(9)

时间:2021-02-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东野圭吾 点击:


  一成挺直了背脊,呼出一口长气。“谁被杀了?”

  “恕难奉告。”笹垣两手一摊。

  “这个案子和她……唐泽雪穗小姐有关?”

  “我现在只能说,她可能是关键人物。”

  “可是……”一成发现了一件重要的事,“十八年,命案的时效已经过了。”

  “是啊。”

  “可您还在继续追查?”

  警察拿起烟盒,探入手指抽出第二根烟。第一根是什么时候摁熄的,一成浑然未觉。笹垣用打火机点了烟,动作比点燃第一根时慢得多,怕是刻意为之。

  “这就像长篇小说。故事是十八年前开始的,但到现在还没有结束。要结束,就得回到开头的地方。大概就是这样。”

  “可以请您告诉我整个故事一”

  “先不要吧,”笹垣笑了,烟从他嘴里冒了出来,“要是讲起这十八年的事,有多少时间都不够。”

  “那么,下次可以请您告诉我吗?等您有空的时候。”

  “也好。”警察正面迎着他的目光,吸着烟点头,表情已经恢复先前的严肃,“下次找时间慢慢聊吧。”

  一成想拿茶杯,发现已空了,便缩回手,一看,链垣的茶也喝光了。

  “我再请他们倒茶。”

  “不,不用了。筱冢先生,方便让我问几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

  “我想请你告诉我,你委托今枝先生调查唐泽雪穗小姐的真正理由。”

  “这您已经知道了,没有什么真假可言。当亲人考虑结婚时,调查对方的背景,这种事很常见。”

  “的确很常见,尤其是对像筱冢先生堂兄弟这样必须继承庞大家业的人来说更不足为奇。但是,如果委托是出自双亲,我能理解,但堂弟私下聘请侦探调查,倒是没听过。”

  “就算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妥吧?”

  “还有一些事情不合常理。说起来,你调查唐泽雪穗这件事本身就很奇特。你和高宫先生是老朋友,而她是你这位老友的前妻。再说到更久之前,听说你们在大学社交舞社是一起练习的同伴。也就是说,不用调查,你对唐泽雪穗应该已经有了相当程度的认识,为什么还要聘请侦探?”

  笹垣的语调不知不觉提高了不少,一成不禁暗自庆幸自己选用了这里。

  “刚才,我提及她时都没有加称呼,直呼其名。”笹垣仿佛在确认一成的反应般,慢条斯理地说,“但是,怎么样?筱冢先生,你也不觉得有什么不自然,对吧?我想你听在耳里并不觉得突兀。”

  “不知道……您是怎么说的,我并未留意。”

  “你对于直呼她的名字这件事,应该不介意。至于原因,筱冢先生,因为你自己也是这样。”说着,笹垣拍拍提包,“要再听一次刚才那卷带子吗?你是这么说的:关于唐泽雪穗的调查,后来怎么样了?请与我联系。”

  一成想解释,因为她以前是社团的学妹,那是习惯,但笹垣在他出声前便开口:“你连名带姓的语气里,有一种难以形容的高度警戒。说实话,我听到这段录音时,一下就听出来了,这就是警察的直觉。我当时就想,有必要找这位筱冢先生谈谈。”警察在烟灰缸里摁熄了第二根烟。接着,身子向前倾,双手撑在茶几上。“请你说实话,你委托今枝先生调查的真正用意是什么?”

  笹垣的眼光还是一样犀利,却没有胁迫威逼的意味,甚至令人感到一种包容。一成想,也许在审讯室里和嫌犯面对面时,他就是利用这种气势。而且,一成明白了这位警察今天来找他的主要目的就在于此,唐泽雪穗要和谁结婚恐怕无关紧要。

  “笹垣先生,您只说中了一半。”

  “哦,”笹垣抿起嘴,“那我想先请教说错的那部分。”

  “我委托今枝先生调查她,纯粹是为了我堂兄。如果我堂兄不想和她结婚,那么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度过了什么样的人生,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哦。那么,我说中的部分是……”

  “我对她的确特别有戒心。”

  “哈哈!”笹垣靠回沙发,凝视一成,“原因呢?”

  “极度主观而模糊,可以吗?”

  “没关系,我最喜欢这种含混不清的说法。”笸垣笑了。

  一成将委托今枝时所作的说明几乎原封不动地告诉了笹垣。例如在金钱方面,他感到唐泽雪穗背后有股看不到的力量,而且对她产生一种印象,感觉她身边的人都会遭遇某些不幸。一成说着,也认为这些想法实在是既主观又模糊,但笹垣却抽着第三根烟,认真地听着。

  “你说的我明白了。谢谢。”笹垣一边摁熄手上的烟,一边低下头致意。

  “您不认为这是无聊的妄想?”

  “哪里的话!”笹垣像是要赶走什么似的挥手,“说实在的,筱冢先生看得这么透彻,让我颇为惊讶。你这么年轻却有这种眼光,真了不起。”

  “透彻……您这么认为?”

  “是,”笹垣点点头,“你看穿了唐泽雪穗那女人的本质。一般人都没有你这么好的眼力,就连我也一样,有好长一段时间,根本什么都看不见。”

  “您是说,我的直觉没错?”

  “没错,”笹垣说,“和那女人扯上关系,绝对不会有好事:这是我调查了十八年所得到的结论。”

  “真想让我堂兄见见笹垣先生。”

  “我也希望有机会当面劝他。但我想他一定听不进去。老实说,能够和我这么开诚布公谈这件事的,你还是第一个。”

  “真想找到确切的证据,所以我很期待今枝的调查。”一成松开盘在胸前的双手,换了姿势。

  “今枝先生给过你什么程度的报告?”

  “刚着手调查后不久,他向我报告过她在股票交易方面的成果。”

  唐泽雪穗真正喜欢的是你——今枝对他说的这句话,他决定按下不表。

  “我猜,”笹垣低声说,“今枝先生很可能查到了什么。”

  “您这话有什么根据?”

  笹垣点点头。“昨天,我稍稍查看了今枝先生的事务所,与唐泽雪穗有关的资料全部消失了,一张照丘都留下。”

  “啊!”一成睁大了眼睛,“这就表示……”

  “以目前状况来说,今枝先生不可能不向筱冢先生通报一声就不知去向。这样一来,能想到的最可能的答案只有一个——有人造成今枝先生失踪。说得更清楚一点,那个人害怕今枝先生的调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