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白夜行(第十二章)(8)

时间:2021-02-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东野圭吾 点击:


  一成轻轻咬住牙根,他怎么知道?

  “也难怪你会提高警觉,但我想请你诚实回答。我并不是从今枝先生那里打听到你的。问题是,今枝先生失踪了。”

  “什么!”一成不由得失声惊呼,“真的吗?”

  “正是。”

  “什么时候的事?”

  “唔,这个……”笹垣抓了抓白发斑斑的脑袋,“还不明确。但听说上个月二十日,他曾打电话给高宫先生,说希望当天或次日碰面。高宫先生回答次日可以,今枝先生说会再打电话联系。但第二天他却没有打电话给高宫先生。”

  “这么说,从二十日或二十一日之后就失踪了……”

  “目前看来是如此。”

  “怎么会?”一成双手抱胸,不自觉地沉吟,“他怎么会失踪……”

  “其实,我在那之前不久见过他。”笹垣说,“那时为了调查一起案子,有事向他请教。后来,我想再和他联系,打了好几次电话都没人接。我觉得很奇怪,昨天来到东京,就到他的事务所去了一趟。”

  “没有人?”

  笹垣点点头。“我看了他的信箱,积了不少邮件。我觉得有问题,就请管理员开了门。”

  “屋里什么状况?”一成把上半身凑过来。

  “很正常,没有发生过打斗的痕迹。我通知了管区警察局,但是照现在这个情况,他们可能不会积极寻找。”

  “他是自行消失的吗?”

  “也许是。但是,”笹垣搓了搓下巴,“我认为这个可能性极低。”

  “这么说……”

  “我认为,说今枝先生出事了应该更合理。”

  一成咽了一口唾沫,但喉咙仍又干又渴。他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茶。“他会不会接下了什么危险的委托?”

  “问题就在这里。”笹垣再度伸手进内袋,“呃,可以抽烟吗?”

  “哦,请。”他把放在茶几一端的不锈钢烟灰缸移到笹垣面前。

  笹垣拿出一盒Hilite.看着白底蓝字的包装,一成想,这年头抽这种烟可真少见。

  警察手指夹着烟,吐出乳白色的浓雾。“照我上次与今枝先生碰面时的感觉,最近他主要的工作是调查一名女子。这女子是谁,筱冢先生,你应当知道吧?”

  一直到上一瞬间,笹垣的眼神甚至令人以为他是个老实人,这时却突然射出爬虫类般混浊的光芒。他的视线似乎要黏糊糊地往一成的身上爬。

  一成感觉到,这时候装傻也没有意义,而他将造成这种感觉的原因解释为所谓警察的气势。

  他缓缓点头。“不错。”

  笹垣点点头,仿佛在说很好,将烟灰抖人烟灰缸中。“委托他调查唐泽雪穗小姐的……就是你?”

  一成不答反问:“您说,您是从高宫那里听说我的,我实在不明白您怎么能从那里得出这种联想?”

  “这一点都不难,你不必放在心上。”

  “但若您不解释清楚……”

  “你就难以奉告?”

  “是。”一成点头。对面前这个想必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警察,再怎么投以凶狠的眼神多半也没有任何效果,但至少要直视着他。

  笹垣露出笑容,抽了一口烟。“由于某种缘故,我也对唐泽雪穗这个女子产生浓厚的兴趣。但是,我发觉最近有人四处打听她的事情。是何方神圣所为,我自然感到好奇。所以,我便去找唐泽雪穗小姐的前夫高宫先生。我就是在那时知道今枝先生。高宫先生说,有人和唐泽雪穗小姐论及婚嫁,男方的家人委托今枝先生对她进行调查。”

  一成想起,今枝说过他已将事情如实告诉高宫。

  “然后呢?”他催警察说下去。

  只见笹垣把身边的旧提包放在膝上,拉开拉链,从中拿出一台小录音机。他露出别有含意的笑容,把录音机放在桌上,按了播音键。

  首先传出来的是“哔”的信号和杂音,接着是说话声。“……呃,我是筱冢。关于唐泽雪穗的调查,后来怎么样了?请与我联系。”

  笹垣按下停止键,直接把录音机收进提包。“这是我昨天从今枝先生的电话里调出来的。筱冢先生,这段话是你说的吧?”

  “的确,本月初,我是在录音机里留下了这段话。”一成叹息着回答。这时和警察争论隐私权也没有意义。

  “听了这段话,我再次和高宫先生联络,问他认不认识筱冢先生。”

  “他当场就把我告诉你了?”

  “正是。”笸垣点点头,“跟我刚才说的一样,没花多少工夫。”

  “的确,一点也没错,是不难。”

  “那么我再次请教,是你委托调查唐泽雪穗小姐的吧?”

  “是。”一成点头回答。

  “和她论及婚嫁的是……”

  “我亲戚。只不过婚事还没有决定,只是当事人个人的希望。”

  “可以请教这位亲戚的姓名吗?”笹垣打开记事本,拿好笔。

  “您有必要知道吗?”

  “这就很难说了。警察这种人,不管什么事情,都想了解一下。如果你不肯告诉我,我会去四处打听,直到问清是谁想和唐泽雪穗小姐结婚。”

  一成的嘴变形了。如果他真的这么做,自己可吃不消。“是我堂兄筱冢康晴。”

  笹垣在记事本上写好,问道:“他也在这家公司工作吧?”

  听到一成回答他是常务董事,老警察睁大了眼睛,头部微微晃动,然后把这件事一并记下。

  “有几件事我不太明白,可以请教吗?”一成说。

  “请说,但能不能回答我不能保证。”

  “您刚才说,您因为某个缘故,对唐泽雪穗小姐有兴趣。请问是什么缘故?”

  笹垣闻言露出苦笑,拍了两下后脑勺。“很遗憾,这一点我现在无法说明。”

  “因为调查上必须保密吗?”

  “你可以这么解释,不过最大的理由,是因为不确定的部分太多,现阶段实在不能明言。再怎么说,相关案件距今已将近十八年了。”

  “十八年……”一成在脑海里想象这个字眼代表的时间长短。这么遥远的过去,究竟发生了什么?“这起十八年前的案子,是哪一类?这也不能透露吗?”

  老练的警察脸上露出犹豫之色。几秒后,他眨了眨眼,回答:“命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