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白夜行(第十二章)(15)

时间:2021-02-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东野圭吾 点击:


  “不通知学生时代的朋友吗?”

  “哦……我想不必了,因为现在几乎已没有来往。”

  “社交舞社的人呢?”

  一成的问题让雪穗瞬间睁大了双眼,仿佛被触动了心灵死角。但她立刻恢复平常的表情,轻轻点头。“嗯,我想不必特地通知。”

  “好的。”搭乘新干线时,一成曾在记事本上写下好几则葬礼的准备事项,他将其中“联系学生时代的朋友”一则划掉。

  “唉,我真是的,竟然连茶都没有端给筱冢先生。”雪穗匆忙站起,“咖啡可以吗?还是要喝冷饮?”

  “不用费心了。”

  “对不起,我太漫不经心了。也有啤酒。”

  “我喝茶就好。有没有凉的?”

  “有乌龙茶。”说着,她离开了房间。

  一落单,一成便从椅子上站起,环视室内。房间被布置成西式的,却在一角放着传统的茶具柜,但这款家具也与整个房间相当协调。

  看来极为坚固的木制书架上,并排放着茶道与插花的相关书籍,也掺杂了初中参考书和钢琴初级教本等等,当是雪穗用过的。一成想,她也曾在这个客厅读书,钢琴可能在别的房间。

  他打开与进房纸门相对的隔扇,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廊沿,角落里堆着旧杂志。

  他站在廊沿上望着庭院,虽然不大,但植株和颇富野趣的石灯笼营造出素雅的和风庭院气氛。原本可能由草皮覆盖的地方已经令人遗憾地全被杂草占据。年过七旬的老人要让这个庭院维持美观,想必实在困难。

  他面前摆着许多小盆栽,几乎都是仙人掌,有许多呈球状。

  “院子很见不得人吧?完全没有整理。”声音从后面传来。雪穗端着摆了玻璃杯的托盘站在那里。

  “稍微整理一下就会像以前一样漂亮了。比如那个灯笼,真的很不错。”

  “可是已经没有人来欣赏了。”雪穗把装了乌龙茶的玻璃杯放在桌上。

  “这栋房子你有什么打算?”

  “不知道,我还没有想到这里。”她露出悲伤的笑容。

  “啊……也是。”

  “不过,我不想卖掉,也不想拆……”她把手放在纸门框上,怜爱地抚摸着上面的小小伤痕,然后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抬头看往一成,“筱冢先生,真的很谢谢你,我还以为你不会来。”

  “为什么?”

  “因为……”雪穗先垂下眼睛,又再次抬起,眼眶泛红,珠泪欲滴,“筱冢先生讨厌我呀。”

  一成一惊,要掩饰内心的波动并不容易。“我怎么会讨厌你?”

  “这我就不知道了。也许你对我和诚离婚不满,也许还有别的缘故。只是我确实感觉到,你躲着我,讨厌我。”

  “你想太多了,没这回事。”一成摇摇头。

  “真的吗?我能相信你这句话吗?”她向他靠近一步,两个人相距咫尺。

  “我没有理由讨厌你啊。”

  “哦。”雪穗闭上眼睛,仿佛由衷感到安心般舒了一口气。甜美的香味瞬间麻痹了一成的神经。她睁开眼睛,已经不再泛红了,难以言喻的深色虹膜想吸住他的心。

  他移开目光,稍微拉开些距离。在她身边会产生一种错觉,似乎会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牢牢抓住。

  “你母亲,”他看着庭院说,“一定很喜欢仙人掌。”

  “跟这个院子很不协调吧?不过,妈妈一直很喜欢,种了很多又分送给别人。”

  “这些仙人掌以后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虽然不太需要照顾,但总不能就这样放着不管。”

  “只好送人了。”

  “是啊。筱冢先生,你对盆栽有兴趣吗?”

  “不了,谢谢。”

  “哦。”她露出浅浅的笑容,转身面向院子蹲下,“这些孩子真可怜,没主人了。”

  话音刚落,她的肩膀便开始微微颤抖,不久,颤抖加剧,她全身都在晃动,发出呜咽声。“孤零零的,不止它们,我也无依无靠了……”

  她哽咽的呢喃大大撼动了一成,他站在雪穗身后,将右手放在她摇晃的肩上。她将白皙的手叠了上来。好冷的手。他感觉到她的颤抖趋于平缓。

  突然间,连自己都无法说明的感情从心底泉涌而出,简直像是封印在内心深处的东西获得了释放,甚至连他都不知道自己拥有这样的感情。这份感情逐渐转变为冲动,他的眼睛注视着雪穗雪白的脖子。

  正当他的心防就要瓦解的那一刹那,电话响了。他回过神来,抽回放在她肩上的手。

  她似乎有所迟疑般静静地等了几秒钟,随即迅速起身。电话在矮脚桌上。

  “喂,哦,淳子,你到了?……哦,一定很累,辛苦你了。不好意思,可以麻烦你带着丧服去我说的地方吗?你上了出租车以后,先……”

  一成愣愣地听着她明朗的声音。

  7

  葬礼会场位于五楼。一出电梯便是一个类似摄影棚的空间,祭坛已布置好,开始排列铁椅。

  那个叫广田淳子的年轻女子业已抵达,她从东京带来了雪穗与滨本夏美的丧服,滨本夏美已换装完毕。

  “我去换衣服。”雪穗接过丧服,消失在休息室里。

  一成坐在椅上,望着祭坛。雪穗曾吩咐:“钱不是问题,要做得体面一点,不要委屈了母亲。”一成看不出眼前的祭坛和一般的有何不同。回想起在唐泽家的事,一成就捏了一把冷汗。要是那时电话没有响,他一定会从雪穗身后紧紧抱住她。为什么会有那种心情,他自己也不明白。分明已经再三告诫自己,必须对她提高警觉,但那一刻,他却完全卸下了心防。

  他警告自己,一定要小心唐泽雪穗,不能臣服于她的魔力。然而另一方面,他开始产生一个念头,认为自己也许对她产生了天大的误会。她的眼泪,她的颤抖,实在不像作假。她看到仙人掌而呜咽的身影,与过去一成对她的印象截然不同。她的本质……

  一成想,她的本质刚才不就显现出来了吗?会不会是因为自己向来对此不加正视,才会在心里塑造出一个扭曲的形象?反而是高宫诚和康晴从一开始就看到了她的原貌?

  视野的一角有东西在移动,一成往那个方向望去,恰好看到换上西式丧服的雪穗缓缓靠近。

  一朵黑玫瑰,他想。他从未见过如此绚丽、光芒如此夺目的女子。一身黑衣更凸显出雪穗的魅力。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